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 赤燃媚
    如果只有一个门派的弟子出现在这里的话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可如今金玄门、天火教、风雷殿的弟子齐集于此,想来此事必然不会简单。先不说君临等人能不能从三大宗门手里脱逃。最重要的,还是得先弄清楚那三个人来断魂谷有什么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具体在做什么?”柳湘瑜皱眉沉思,“还有柳湘琪到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柳溪河回答道:“大姐没有经灵禁阵回去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冷哼道:“她是害怕我们会借别人的手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柳溪河十分清楚自己的二姐对大姐的怨恨有多深,只是他有时候会想,娘亲真的是被大姐害死的么?

    柳湘瑜继续道:“能探清对方的实力么?”

    柳溪河回答道:“都是玄境后期的实力,但他们的图腾属性很霸道,我们能战胜他们的概率很小。”

    确实,虽然柳湘瑜是七脉之首的大师姐,修行剑道之术,但说到底还是木属性之力,面对金、火、风雷等适合战斗的属性之力,可谓是完全地被克制。

    柳湘瑜心里也清楚这点,只是能待在这里的时间有限,那是必须要面临的局面。纵然他们想藏在这里躲避,却还会遭到结界无情的驱逐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已经用通信令通知了师尊,随后念茹会去引开他们,”念茹向柳溪河请示,“你和二小姐借助灵禁阵的力量坚持一会,等待支援。“

    柳溪河点了点头,面色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不过,念茹却还是不放心,担心柳溪河没有自己的保护,可能会遭到柳湘瑜的毒手。

    柳湘瑜察觉到了念茹的担忧,不由笑道:“你放心,我会保护好三弟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会让他有半点损伤。”

    念茹警告地望了柳湘瑜一眼,随后便不再犹豫,一个纵跃起身跳出了结界,直奔三大宗门弟子所在地而去。

    君临却不是很理解,还没有正式的战斗过,就凭属性相克的理论,就断定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,这也未免太差劲了些。

    就连念茹这样一个女子,都敢孤身面对三个玄境后期的高手,君临实在想不到柳湘瑜两姐弟是怎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他们能待在结界里的时间已用尽,瞬间的功夫就被强行逐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时候,念茹已经不在这里,气息也越来越微弱。要么是被灭杀至死,要么就是逃到了十里之外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总算出来了,我可是等了你们很久。”最先开口的往往都是女人,而且出口就是那种阴森至极,或者火热过头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天火教,赤燃媚?”柳湘瑜认出了这个女人,不由微微震惊。

    赤燃媚笑道:“柳二妹子,没想到你还记得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女子之间并不是交情,而是争风吃醋的矛盾,是因林忘尘而起。

    柳湘瑜冷静了下来,笑问道:“赤姐姐真会说笑,小妹哪敢忘记你啊,只是不知赤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赤燃媚说道:“等你们啊,我不是说过了么,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不知赤姐姐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赤燃媚露着蓄人无害的表情,道:“当然是请柳二妹子你去天火教,做我的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冷冷一笑,道:“要是我不去呢?”

    赤燃媚的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,道:“那可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君临不禁有些为这两女子着急,说那么多做什么,明明就是互相看不顺眼,直接开打就是了,至于说这么多没用的反话么?

    当然,柳湘瑜说这些是为了拖延些时间,等待神木宗的救援。那赤燃媚又是为了什么呢,难道也是拖延之计?

    君临四下扫视了一眼,在柳湘瑜耳边低声道:“他们只有赤燃媚一人,其他两个人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微喜,笑道:“赤姐姐,忘了告诉你,梅笃师弟和我说过,让我见到你时,带一句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赤燃媚听到梅笃这个名字后,脸上不禁有些动怒,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梅笃能有什么好话?”

    柳湘瑜一字一句道:“梅笃师弟说,赤姐姐不穿衣服的样子很诱人,他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,但绝对是柳湘瑜恶心赤燃媚而说的。

    赤燃媚性情火爆,听了这带有侮辱性的话后,再也忍耐不住,在手中燃烧一团火焰向柳湘瑜挥掌杀来。

    柳湘瑜祭出流光剑,直接就是迎刺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流光剑抵在火焰掌的掌心,一点点被火焰所吞噬着,慢慢向柳湘瑜的手臂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“元木……破锋杀。”随着柳湘瑜的话音落下,流光剑上的火焰被一道道剑气湮灭,紧接着,从流光剑上迸发出的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朝着赤燃媚的腋下、咽喉、眉心、心脏等要害射去。

    赤燃媚手臂微微吃痛,当下心中大急,知道自己一时冲动上了柳湘瑜的当。可如此果断的杀招,要是没有绝对的力量,根本就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而且,柳湘瑜已是对赤燃媚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不过,赤燃媚也是个厉害的主,该放弃时果断放弃,自断一只手臂为代价,拼着重伤之躯避过了危机。

    “柳湘瑜,你还是那么阴毒狠辣,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放过你。”赤燃媚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柳湘瑜没有继续和赤燃媚废话,直接冷喝了一声,道:“动手,先解决掉赤燃媚。”

    话语刚毕,柳溪河的身影已消失在了原处,施展出一道封闭的灵禁之阵将赤燃媚困在其中,以防她再次逃脱。

    刚刚失去一只手臂的赤燃媚实力大打折扣,面对柳湘瑜和柳溪河的联手攻击,明显是一拳难敌四手,渐渐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柳湘瑜的剑越来越快,强大的剑气切割着来袭的火焰之力,扭曲了空间的气流。

    君临却没有动手,因为以柳湘瑜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,即便没有任何人的援助,她也能在十个回合之内斩杀赤燃媚,更何况此刻还有柳溪河在一旁协助攻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同一时刻,两道强大的气息越来越接近这里,而且他们两姐弟的联手攻击居然还没有攻破赤燃媚的防御,真是让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,他们折回来了。”君临不分言说地就吼了这么一句,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柳湘瑜丝毫不为所动,手中的剑挥舞得更加疯狂,道:“杀了赤燃媚,用最快的速度杀了她,君临师弟,还不帮忙?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君临不得不动手,拔出别在腰间的木剑,用十分生硬的手法向赤燃媚刺了过去,尽管他很不情愿去围攻一个已经处在下风的女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