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灵木阵
    虽然君临被慕初晴救过,但君临却没有清楚地看过慕初晴的脸。

    如果就这样冒然闯进绿木药王谷去告知消息的话,不仅成功的可能性不大,而且还可能会耽搁去断魂谷的时间。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慕初晴,她也未必会相信,最好是让梅笃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就来个打草惊蛇,让宗门的女子自己害怕起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君临的计谋很简单,就是冒充梅笃的身份到各脉溜达了一圈,留下些风流的信物,做几件人心惶惶的下作之事。只是这计划虽好,但操作起来却是困难重重。先不说这人神共愤之举会不会引来地境强者出手,光是在女子的寝间里,就差点蹂躏得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那些女弟子们所爆发出来的能量,绝对是非同小可,让君临彻底改变了君临对女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然而,之所以会这样出现这种状况,实在是君临的行为突破了无耻的底线。为了达到最好的效率,君临竟然假戏真做,假借梅笃的形象扒光了所有女弟子的衣服,而且还说了一些极为恶心的话。

    当然,君临也趁机表达了梅笃对慕初晴和荀琴的觊觎,把自己听到的那些话全部讲诉了出来,而且那种淫邪的语气学得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件事不到天亮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神木宗,甚至传到了上面高层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翌日,也就是柳湘琪三姐弟约定的日子,君临不动声色地赶到了宗门广场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,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君临赶到集合地的时间,是他经过计算后的最佳出现时机。因为他知道此刻的宗门广场外,应该还悬挂着四具扒光衣服的尸体。

    柳湘琪和方芹来得最早,当她们来到这恶心的一幕后,立刻传讯给了刑决堂的人。随后在一盏茶的时间内,乔玺领着一队人马赶了过来,而且柳湘瑜、柳溪河和念茹也其列。

    当君临赶到时,四大金刚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,用黑色的幕布覆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姐,这是怎么回事?”君临打量了四具尸体一番,“是梅笃身边的四大金刚?”

    柳湘瑜惊疑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君临凝着神情,抬头扫视了眼整个广场,道:“是不是被挂了起来?”

    柳湘瑜没有继续问下去,而是承认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玺正命令刑决堂的弟子把四大金刚运回去,但在听到君临的话后,不由怀疑起了君临,直接责问道:“他们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君临轻哼一声,冷笑道:“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,容易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乔玺说道:“我昨日找过你,可你不在寝间,请问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君临的脸色微沉,道:“真把我当成罪人了么?”

    “乔玺,你留在宗门调查这件事,断魂谷就不用去了。”柳湘瑜立即打断了乔玺的问话,万一因此得罪了君临而聚不齐三块神木令的话,那可真就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乔玺闻言大惊,猛然跪倒在地,道:“属下万死,还请小姐让属下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摇头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必须要调查清楚,还有梅笃,要严密监视,不可让他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乔玺想要辩驳,但在柳湘瑜的强压之下,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柳湘瑜处理着这一切,柳湘琪和柳溪河没有插嘴半句,毕竟他们也担心君临会放弃去断魂谷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勿怪,乔玺师弟他负责整个宗门的安全,”柳湘瑜又微笑着对视着君临,“难免会考虑得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道:“理解,我也不是小气的人,不会去怪乔玺师兄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心话,想到什么说什么,没有掩饰,也没有故意去刁难和迎合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君临师弟海涵了。”只是乔玺听了这话后,心里极度不快,话语中隐隐有些咬牙切齿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,君临却跟着在断魂谷一行的队伍里,慢慢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断魂谷离神木宗的距离不是很远,但断魂谷是处在神木宗与风雷殿的交汇处,时常会有弟子厮杀的情况发生。况且断魂谷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危险性,慢慢地演变成了伪禁地,让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到了断魂谷后,你不要离我太远。”在距断魂谷只有半里地的时候,柳湘瑜眺望了远处一眼,不由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望着这一片萧条,遍地都是残枝碎岩的土地,不禁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你带了神木令么?”柳湘琪不知不觉地近到君临身边,“先给我吧,等祭奠完姨娘后,我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微微一惊,在注意柳湘瑜的表情变化后,从囚龙空间取出了神木令,交到了柳湘琪的手上。

    可这段过程中,除了念茹回头望了一眼后,柳湘瑜和柳溪河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清风吹拂,扑在脸上恍若刀割一般,让一行六人的脚步不约而同地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“小心,”念茹随手扔出几根木桩插在道路两旁,“除了我们,这里还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对于念茹扔出木桩,君临很是疑惑不解,柳湘瑜便简单解释了一下,原来念茹是在布置灵禁阵,用来做观察的耳目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威力。

    又见念茹手托着一块罗盘,仔细观察了一番,道:“我暂时还没侦察到他们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柳溪河说道:“应该是跑了,念茹,用灵木巡回阵为饵,暗中布置灵木天杀阵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灵木巡回和灵木天杀呢?

    不过,这次却没有人为君临解惑,因为柳湘瑜他们一个个都凝重的神色,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二姐,在灵禁阵里留一缕你的剑道真意。”柳溪河在念茹布置完毕后,又重新加固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湘瑜往灵禁阵的中心一站,手中很突兀地出现一柄紫色的流光剑。只见她用最常见的聚势动作,一手握剑,一手并起食指与中指,从剑刃一直抹到剑尖。片刻之后,随着柳湘瑜的秀发无风自动,一道剑光闪现,又慢慢消失于平静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哑然,很是无语道:“这样就留下了剑道真意?”

    这次,还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,所有人的神色依旧凝重无比,手中还都紧握着兵刃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搞什么名堂,到底还要不要去断魂谷?”君临差点就忍不住大叫起来,“不就是刮了一阵风么,是不是有人都还没有侦察到,就这样既是设防灵禁阵,又是留剑道真意的,有必要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