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3章 天赋与人品
    不过,林轻衡会选择君临为弟子,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,除了君临与自己的儿子有些相似之外,最主要还是因为君临有帮助他的潜力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收你为徒吗?”林轻衡把君临扶起,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林轻衡那双渴望的眼睛,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个答案,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,也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“之前说了那么多,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答案。”林轻衡重新躺回了藤椅上,望着外面的天空,“我要你夺回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君临丝毫不感到意外,同样也望着天空,点了点头道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林轻衡在这个仓库待了很长的时间,一步也没有迈出去过。但这不代表他不想出去,只是碍于梅元的束缚,失去了自由。

    林轻衡说道:“虽然你是来学习剑术的,但我不会教你剑术。至于为什么,我已经说过原因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紧皱,反问道:“不教我剑术,那你教我什么?”

    这可是剑神殿啊,要是在剑神殿学不到顶级的剑术,那传出去可就要被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只见林轻衡淡然一笑,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灵木递给君临,道:“你在上面滴一滴精血,我要测试你的资质,看看你适合修炼哪门法诀。”

    君临稍有些犹豫不定,但最终还是咬破了手指,在那块灵木上滴了精血。

    “这块灵木是我从灵禁殿借来的,能最大限度地检测图腾资质。”林轻衡看似有些紧张,目不转睛地盯在灵木上,可见他对君临抱有很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在那滴血彻底在灵木上不见踪迹后,一道强烈的光芒从中溢出,顿时之间,整个仓库的气流迅速转冷,笼罩上一层微薄的冰晶。

    林轻衡见状大惊,激动道:“极阴之木……居然会是极阴之木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看着君临的眼神就像一个乞丐捡到一只叫花鸡一样,恨不得藏在怀里,不让任何人发现。

    君临搔着脑袋,明知故问道:“不知有没有弟子适合修炼的法诀?”

    林轻衡欲言又止,无奈地摇了摇头道:“早知你有如此天赋,我就不收你为徒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不解道:“为什么?难道师父你教不了弟子么?”

    林轻衡苦笑道:“不是为师教不了你,而是极阴之木更适合修炼神木诀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师父,法诀固然重要,但修炼还是以人为主,况且我不认为师父的法诀就比神木诀要差。”

    林轻衡摇了摇头,道:“神木诀是七脉法诀的总诀,可以让你更大强度地提升极阴之木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君临沉思了片许,说道:“师父,那我就暂不修炼法诀,你教我几门图腾法技,或是木系神通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轻衡看上去左右为难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他见君临对神木诀心存幻想,不由地有些失望。毕竟他还不了解君临,不知道君临的秉性如何,生怕会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卑劣小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林轻衡见君临一直不卑不亢,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,所以才起了收其为徒的念头,可现在却因一句话,打乱他之前所有对君临的定论。

    君临见林轻衡一直犹豫不决,便轻声问道:“师父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林轻衡望着君临那张认真的脸,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儿子,道:“我在想……该教你些什么,我不能浪费你的天赋。”说罢,便取出君临留在这里的那柄刀,继续道:“我把这把刀重新打造了一下,熔炼了其中的杂质,所以就变细了许多,看上去更像一柄剑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就是有些轻,像是女人用的。”君临接过新刀挥舞了数下,“师父,我可不可以把这刀送人。”

    林轻衡好气不气道:“随便你,反正这刀是你的,只要你舍得,为师又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君临听出了其中暗藏的怒意,不由尴尬道:“师父,你什么时候教我图腾法技?”

    林轻衡却缓缓闭上了眼睛,有些不耐烦道:“到时候我自会教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学么?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我明天要和大师姐去祭奠她娘亲,我想学门法技防身。”

    林轻衡说道:“就算教了你,一晚上时间,你也掌握不了,还是等你回来再教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君临有些失望,不过他也觉得自己太过于心急。

    林轻衡摆了摆手,道:“你先回去准备,断魂谷还是很危险的,多带些丹药防身。”

    君临听到断魂谷这个名字,当下便知这是柳湘瑜娘亲遇害的地方,断魂二字也恰巧说明了此处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我就先回去准备,”君临从囚龙空间取出一壶满酒,紧接着就将那把刀别在腰间,并且拿走了林轻衡的那壶难喝的酒。

    林轻衡见君临不打招呼就换走了自己的酒,不禁有些愤怒,为自己先前收君临为徒的行为感到阵阵后悔。

    “极阴之木的资质,却没想到人品如此不堪,还以为他只是心高气傲,稍加调教就好,看来是我看走眼了。”林轻衡自言自语道,“也都怪我,怪我操之过急,没有调查清楚就收了他。不过还好,我还没有教他任何本事。”

    如果林轻衡的想法被君临得知的话,这次拜师的事肯定会到此结束。以君临的性格来说,他是不会谅解林轻衡的,更不会心平气和地解释。要是这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的话,做师徒的时间再久,也不可能会有太多的情分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的君临心里很高兴,有师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不管走到哪里,那个羁绊都仿佛会赋予一种无形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先别这么高兴,我看你那个便宜师父没有想教你法诀的意思。”小虬却在这个时候泼君临冷水,“明知道你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却什么都没有给你,就不怕你死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君临笑道:“我师父不是提醒我多带些丹药么?”

    小虬哼道:“总之本神觉得你那师父就是个卑鄙的小人,是想利用你帮他做事,而且他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有些不悦,道:“小虬,不许诋毁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小虬也颇怒道:“君临小子,到时被出卖了,可别想用我的力量自救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哼道:“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小虬大怒道:“人类都是卑鄙无耻的坏蛋,没有一个好东西,你小子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争辩可以说是家常便饭,但为了这种事而吵得像小孩子斗嘴一样,却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