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2章 拜师普通人——剑十三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凄凉的现实。

    柳湘琪慢慢松开了君临的手,猛地端起桌上的一坛木灵酒灌进喉咙里,在一脸潮红之后,整个人便再次恢复到了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“后天清晨,我等着你们。”柳湘琪居然把一坛酒全部给喝光了,而且还抢在了柳湘瑜的前头离开,“不管你们来不来,我都会去祭奠姨娘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冷视着柳湘琪,紧握的拳头差点就把君临的手骨给捏碎。

    柳溪河望着此幕连连苦笑,他们三姐弟的情意已经被命运给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此期间没有人说话,可以说每个人都在屏住呼吸,即便是身为外人的君临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三弟,念茹怎么还不来,我肚里的馋虫都要跑出来了。”在柳湘琪离开后,柳湘瑜不但没有跟着离开,反而拉着君临重新坐到位置上,“抱歉了,君临师弟,陪我吃点?”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道:“有没有肉?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你以为神木宗是吃素的么?”

    虽然这话说的很有歧义,但也正好从里从外都回答了君临的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此刻念茹正领着几个服务生端着菜盘里走了进来,十道清一色的肉食菜肴摆着桌上,让君临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后天我们在宗门广场等你,”柳湘瑜吃饭的样子甚是雅致,尽管她看上去很迫切,“你知道的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去看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柳湘瑜和柳溪河是不是在掩饰悲伤,喝酒的时候把头抬得很高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,或许是吃了人家的嘴软,不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这十道菜肴基本上都被君临一个人给吃光了,最后更是鼓着肚皮一路连跌带撞地回到紫木剑神殿。

    次日,在寝间休息了一宿的君临,一大清早天刚微亮的时候,就来到了领装备的仓库。

    不过,仓库管理员林老比君临还早,躺坐在藤椅上吃着肉、喝着酒,一脸享受的样子却显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”林老随手向君临抛出刚喝了一口的酒袋,“比我预期的时间晚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君临接过酒袋闻了闻,道:“好普通的酒,不喝。”

    林老用目光扫了君临一眼,道:“这酒自然比不上木灵酒,但也不是谁都能够喝到的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后,又拿着酒袋闻了闻,且喝上了一口,道:“不好喝,味道有些怪。”

    林老脸色有些难堪,道:“你小子说话能不能委婉一些,尊重下前辈?”

    君临尴尬道:“这酒不错,有种特别的味道。”说罢,便又是灌了一口,可却是一脸嫌弃的样子,继续道:“前辈,这酒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话刚一说完,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从他丹田处涌起,蔓延至全身后又猛地爆开,犹如有万道剑气凌迟一般,由内而外。

    林老见君临一副难忍的样子,不禁笑道:“现在知道这酒的好处了吧?”

    君临在那种感觉渐渐散去后,近到林老丈远前,跪拜道:“前辈,请你教我剑术。”

    林老舔了舔满嘴油渍的嘴巴,轻叹道:“我不会教你剑术,我曾经承诺过,这辈子都不会再使用剑术,更不用谈教别人剑术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有些迷茫不解,问道:“那前辈你让我来,不是要收我为徒吗?”

    林老笑道:“谁说我叫你来是为收你为徒的,再说了,就算收你为徒,也不见得要教你剑术吧?”

    君临明白这句话的隐意,当下便连磕了三个响头,道:“谢前辈收我为徒。”

    林老从藤椅上站起,走到君临的跟前,严肃道:“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,而我凭什么要收你为徒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我想不出来是什么理由,毕竟我不是前辈你,前辈你也不是普通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老连声苦笑道:“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普通到只能待在这个地方,一直。”

    君临望着林老渐渐有些落寞神色,当知说再多也无益,只能静等答复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林老主动介绍起了自己,道:“我与梅元是师承一脉,他在剑道上是不世的奇才,而我就是个普通人,可我们的师父却将衣钵传给了我,其中就包括紫木剑神殿的脉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问师父为什么要传位给我,师父说梅元的心气太傲,一旦力量修炼到足够的境界,很有可能会颠覆整个神木宗,会杀光宗主一脉之人,谋篡宗主之位。起初我并不相信,但我也没有去怀疑师父的话。”

    君临等待着林老继续往下说,可林老却自己沉浸在了回忆中。

    林老继续说道:“后来,在一次任务中,梅元舍身救了我一命。那个时候他伤得很重,仿佛随时都会死去。他躺在我怀里对我说,他很害怕,他不想死,他还没有继承脉主之位,没有把宗门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不解,质问道:“如果梅元害怕了,为什么还要救前辈你?而且在临死前也不该说这些话,给人一种很虚伪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林老笑道:“是很虚伪,后来我才知道,师父和我的那次谈话被他知道了,那次也任务是梅元设下的局,就是为了让我不和他争夺脉主之位。如此一来,即便师父他老人家不想把位置传给梅元都不行,毕竟人家立了大功,为救同门师弟差点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君临并不是很明白当时的情况,总觉得梅元有点画蛇添足,难道就没有人看出来么?

    其实不然,君临之所以会这么想,完全是不了解梅元的为人。

    林老说道:“我还有个儿子,叫林忘尘,我本想把我的衣钵传给他的,但却在五年前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君临试探性问道:“是梅元害的?”

    林老点头道:“尘儿和二小姐从小青梅竹马,但梅笃也看上了二小姐。以至于他们三人一起出任务,最后只回来了他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据说梅笃是梅元从外面抱回来的,但很多人都说是梅元的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林老摇头道:“梅笃不是梅元的儿子,但梅笃却是梅元恋人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君临似懂非懂道:“那前辈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林老叹息道:“这关乎到梅元的隐秘,必要时我自会告诉你。现在,你还打算拜我为师么?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一笑道:“为什么不愿意,难道前辈你害怕梅元会对我下手么?”说罢,便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道:“师父,弟子还不知道你的尊号?”

    “为师姓林名轻衡,人送称号剑十三。”林老看着跪拜磕头的君临,眼中忍不住泛着泪花,一瞬间把君临当成了他的儿子——林忘尘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