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 噬生蚁
    君临的痛叫可谓是撕心裂肺,令人闻之丧胆,狰狞的面容与颤抖的躯体,让人看之惊恐,在心底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阴影。

    杨道雄蜷缩在角落里,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腿间,不敢朝君临望上一眼。此刻的他早就没有了平日里的气势,眼中闪烁不定的只有恐惧,一心祈祷着董正将他遗忘,不要把用在君临身上的酷刑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杨贤侄,该轮到你了。”忽然,董正停下了对君临的处刑,转身向杨道雄走去,但他脸上的愤怒之意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杨道雄已恢复了听觉,且当董正的声音传进他耳中时,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,嘴里呼唤着“父亲”而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被别人知道堂堂黄木地流宫的少主在刑决堂被吓哭的话,那可就真要贻笑大方了。

    确实,杨道雄就是被吓哭的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冷笑道:“真不知是刑决堂的刑法太过于恐怖,还是他的意志力不堪一击?”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男人,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都不允许流泪,更不用说哭泣了。”对杨道雄的表现,董正甚是不耻,“流血不流泪,这是成为一个强者的必备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哭又如何,流泪又如何?”君临并不赞同董正的观点,“当真就成不了强者吗?”

    董正见杨道雄还在哭泣,便懒得理会,转而又近到君临的跟前,似笑非笑道:“那你想哭吗?”说罢,便将手中的精钢链搁置一旁,取出一袋莹白的小虫子,继续道:“我就给你成为强者的机会,让你哭个够。这是伴随神木而生的噬生蚁,它们会把你啃得连骨头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怕?”君临能够想象到那个画面,虽然有些恶心,但他相信区区几只白蚁还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,一个时辰后,你会是什么样子?”董正取出十只噬生蚁放在君临的伤口处,“当然,如果不想受这份罪,就乖乖把空间神通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?”君临感受到噬生蚁在啃食自己的血肉,“试试你能不能得到空间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。”董正十分自信,但就在这时,通信木令上传来一道讯息,让他立刻打晕了杨道雄,像拎死狗一样将其拎起,急匆匆离开了这个小空间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硬骨头的强者折在董正的手上,其主要手段就是这些噬生蚁。在那种真正生不如死的体验下,任何人都无法忍受,愿不惜一切代价寻求解脱,把自己所有的秘密全盘托出,只为早些死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,董正屡试不爽,至今还没有一人例外,然而,这次却遇上了君临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可别掉以轻心,这可是噬生蚁。”小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很是兴奋地看着君临受虐待。

    君临强忍着痛痒不作声,问道:“这噬生蚁是什么魔兽?”

    小虬却又回答道:“其实也不用怕,这些噬生蚁的血脉不纯,就是普通的白蚁,不过一只真正的噬生蚁能够吃掉一条龙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大惊,能吃掉一条龙?这是什么概念,那岂不是说噬生蚁能啃掉龙鳞和龙骨了么?

    小虬又继续道:“虽然这些白蚁的血脉不纯,但好歹是噬生蚁的种,还是要小心些,说不准还真能啃了你一块肉。”

    听着小虬这些话,君临不经意地咳地一声,道:“小虬,把这十只噬生蚁收进囚龙空间,我要用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。”说罢,一缕缕极阳龙炎从肌肤上燃起,把扎在四肢的四根木桩焚为灰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小虬已经把噬生蚁收进了囚龙空间,但它却不敢靠得太近,即便它口口声声说这只是普通的白蚁。

    君临把自己从刑架上放下,坐在董正先前坐的位置上,连声叹息道:“这董正够狠,为了一己之私,不知残害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整屋子的刑具,君临莫名有种冲动,想要把这些东西全部烧掉。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。最后也就是将刑架踹倒而已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在这个小空间里继续停留,却也没有跟在董正后面去流木居,而是回到了紫木剑神殿。

    不过,在杨道雄被董正带走的瞬间,小虬悄悄地点燃了潜伏在杨道雄血液里的极阳龙炎。

    此刻,极阳龙炎还没有彻底爆发,但也渐渐将杨道雄的血液沸腾了起来,犹如一颗被引爆的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然而,杨道雄已被董正吓傻,不再有半点清醒的意识,就连血液沸腾后带来的痛苦都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只见董正把杨道雄扔在流木居门口,转身便要离去,也不和杨劫等人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不如一起小酌几杯?”杨劫的语气极冷,他没有想到董正会把他儿子用精钢链捆绑,而且还扔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董正想要顺利离去,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。他刚一转身,便见一条条蔓藤编织成网,神不知鬼不觉笼罩而下。但董正没有退避,双手迎扣而上,硬是将蔓藤网撕出了一道口子。只是为时已晚,杨劫已是立在了董正的身前,手中端着一个酒杯,没有去顾及杨道雄分毫。

    董正冷笑道:“你不去看你儿子,拦我的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劫瞥了昏迷的杨道雄一眼,同时又被董正的话语激怒,道:“倘若我儿有半点差池,我就让你偿命,”

    董正闻言轻哼,讽道:“堂堂黄劫子,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有话,杨劫又岂能听不出来。在他看到杨道雄的第一眼起,就猜到了事情的发展,毕竟他是杨道雄的父亲。知子莫若父,杨道雄是什么样的德行,杨劫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但无论事情的真相是什么,这都是在**裸打他杨劫的人。

    “黄木脉主,你还要拦我的去路吗?”董正已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从君临得到空间神通。虽然是说一个时辰,但时间拖得越久,董正的心里就越不踏实。

    杨劫没有让开道路,但也没有对董正出手。毕竟是杨道雄犯错在先,董正只是依法执行,找不到任何出手的借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柳湘琪吩咐了几人把杨道雄抬进流木居,可当杨道雄脱离地面的瞬间,一道熊熊火焰一燃即逝,将杨道雄的血液耗得一干二净,只留下一层焦皮包着脆骨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杨劫竟没有察觉到半点异状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跟前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董正也震惊不已,好端端一个人为什么会自燃,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?他想不明白,但他知道这件事已和自己脱不了干系。此刻,他只想快些离开此处,从君临身上得到空间神通。

    显然,结果不可能如他所愿,杨劫的攻击已然逼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