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 生不如死
    虽然曹义没有追董正而去,但看其样子应该知道董正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柳湘琪也很清楚这些情况,只是她不知道曹义这样做的用意,对他有怎样的好处。

    不久过后,柳溪河领着念茹也来到了这里,望着夜空被乌云遮蔽的月亮,露出一缕微不可察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柳湘琪的观察力却十分敏锐,柳溪河的微弱笑容恰巧落进了她的眼帘,当下便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缘由。

    曹义是柳溪河的人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董右护挟持了杨道雄师侄,此事还是有必要和黄劫子解释一下。”此刻,曹义在柳溪河面前很是恭敬,没有再刻意隐藏下去,“此事还劳烦大小姐,向黄劫子师兄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笑道:“我想没这个必要,董叔只是公事公办,应该不会把杨师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曹义笑而不语,没有再劝说柳湘琪,因为他早预备了后手,否则这件事就无法进展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,说谁谁到,一个身着黄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流木居内,萧远维诺地站在他的身后,手中还捏着一块通木令,其上遍布着禁制。

    柳溪河顿时向前迎去,礼貌道:“杨师叔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显然,这个黄衣中年男子就是黄劫子杨劫,中等的身材,却给人一种很高大的错觉。

    其实柳溪河在看到那块木令后,立即便知杨劫是萧远通知而来的,因为这块木令就是柳溪河用灵禁手段制作的通信仪器。

    柳湘琪也有这样的通信仪器,自然知道杨劫的来因,不禁苦笑道:“杨师叔,你晚来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我什么时候来,都会晚他董正一步。”杨劫的脸色阴沉,却没有丝毫焦虑,显然是从萧远那里获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这一语似乎道出了隐藏的阴谋,让在场众人面色尴尬,一时不知说什么话是好。

    杨劫没有去询问董正的下落,反而向流木居内部走去,道:“三少爷,听说你这里的酒不错,给我来几坛。”

    看来杨劫是要在流木居等董正把杨道雄送回,而且他们之间似乎已经通了讯息,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    曹义见状一笑,迎上道:“杨兄,让小弟陪你喝上一杯,如何?”

    杨劫看都没看曹义一眼,就冷哼地一声道:“有胆就来,本座正愁没处宣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像要打架似的,让曹义不禁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虽然杨劫是神木七脉主之一,实力超群,但曹义和董正也是神木左右护法,掌控神木宗刑决堂,实力自然不会比神木七脉主要低。至于谁的实力要强上一些,那还需经过一场战斗来确定。

    曹义在朗声大笑中追上杨劫,气势丝毫不弱,根本就不惧。

    柳溪河淡淡一笑,向念茹递了个眼神,当下便见念茹消失在原处,去雅厢为曹杨二人准备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在雅厢享受美酒佳肴的同时,董正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其面前有各种残酷刑具,君临就被吊在刑架上,衣衫被鲜血染红,已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杨道雄的待遇就比君临好上百倍不止,尽管也被精钢链捆住了手脚,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。

    “夜杀?姓曹的狗东西还是有点学问。”董正说着就是一鞭子抽在了君临身上,“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,其实我也不想知道,你只要把隐藏夜间的暗杀术法交出来,我就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君临抬头望着董正,哼笑道:“这就是你对我执行刑决的目的?”

    董正没有否认,一本正经的脸色浮动着狠色,道:“不知道曹义有没有告诉过你,你所修炼的暗杀之术是我和他共同获得的奇遇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从夜杀的血液里获得这些记忆,想必曹义根本就没有将这些告知夜杀,而且在那些记忆里夜杀的暗杀之术也不是曹义赐予的,而是他自己从一个木缝里找到的。

    董正继续说道:“看你的样子,曹义只是把你当成了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理会,毕竟他不是夜杀,只是针对这暗杀之术起了些许兴趣,继而反问道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修炼了暗杀之术,你又没有修炼过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问了,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。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你。”董正哼笑道,“夜杀,人称夜间的暗杀王者,擅于隐藏在黑暗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一开始,我并不那么确定你修炼的就是我所说的暗杀之术,但看到你与杨道雄的那场战斗,你凭空出现在杨道雄身后,我就知道,一定就是你。”董正的眼中闪烁着贪婪**,“我也不妨告诉你,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暗杀之术,而是一种空间神通。”

    君临十分肯定董正是中了他人圈套,夜杀所修炼的是一门普通的暗杀之术,根本就不是什么空间神通。

    不过能把董正忽悠成这样,想必那个人就是曹义无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君临不禁问道:“既然是你和曹义的共同财富,为什么你没有修炼?”

    董正想到其中原因,便忍不住大怒,连续在君临身上抽了十下不止,道:“曹义那狗东西没有修炼空间神通的天赋,就制造出空间神通被人盗窃的假象,也不想让我修炼。”

    君临忍着疼痛不出声,冷哼道:“既然被盗,你又是如何知道这是门空间神通,就不怕是曹义欺骗你吗?”

    董正从座位上站起,露出阴邪之笑,道:“不管曹义那狗东西有没有欺骗我,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空间神通,那么你就必须把这门神通交出来,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也别想着利用空间神通逃脱,这个小黑屋的四周布满了灵禁之阵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用四根木桩钉住了君临的四肢,一根被火焰烧得通红的精钢链在董正手中舞动,鞭策在君临的身上,从上到下无一处不皮开肉绽,加上其速度之快,就好像掉进了绞肉机里一般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君临的双眼通红,但他仍然没有发出一声痛叫。

    然而,小虬懒洋洋趴在囚龙空间看着这一幕,激愤地摆了摆尾巴,道:“真是狡诈的人类,肉身明明就有龙之逆鳞的力量防护,还非要装作一副可怜模样,本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一道意识传进了囚龙空间,道:“小虬,这是真疼啊,我可不敢把龙之逆鳞暴露出来,只能用皮肉硬抗。”

    小虬鄙视道:“那你是活该,再说了,你都经历过极阳龙炎的焚体,区区伤痛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能忍受,但不代表我不痛。或许叫唤出来,会是另外一种感受。”君临无奈的声音在囚龙空间轻声荡漾,“小虬你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君临的惨痛叫声就响彻在整个小空间里,差点就把杨道雄给吓哭了,尽管董正屏蔽了杨道雄的听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