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 介入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**裸地在打脸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本就有些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还请给老夫一点面子。”董正的脸色难看,他实在没想到柳溪河会如此强势。不过这也是他自己挑起的事端,无缘无故提什么宗主的儿子也一样,难道只是想显示下自己的公正么?

    可不管怎样,话既已经说了,董正要是因柳溪河的介入而放弃,那他的颜面就要丢尽了。

    “董叔,你还是先处置了杨师叔的儿子,再来向我讨要面子也不迟。”柳溪河的态度依旧强硬,可最终还是留了些余地。

    董正瞥了眼昏迷中的杨道雄,冷哼道:“这就不劳三少爷费心,还是把人交给我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没有说完,也不好继续往下说,毕竟能不动手的话,还是不要动手为好。

    只是柳溪河却问道:“否则……否则如何?”

    董正双手紧握,不想再继续废话,直接探手向君临擒了去。

    曹义撇过了目光,故意不看这一幕,似有些准备要看热闹的意思。

    柳湘琪也十分镇定,但表露出的眼神却好像在期待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各自的盘算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董正探手擒来的瞬间,一道娇小的身影挡在了柳溪河的跟前,且看她不是念茹又会是谁?

    虽然念茹的实力很强,但再强也只不过是玄级境界,不可能是堂堂一宗护法的对手。

    强大的掌风弹射,只在轻轻挥手之间,念茹就被扇出十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柳溪河没有回头,依旧搀扶着君临向流木居走去,但他的眼神却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此子在宗门内厮杀,是老夫亲眼所见,你当真要袒护不成?”此刻,董正已是将手搭在了君临的肩头,“别忘了,你只是三少爷,还不是神木少宗主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提醒柳溪河么?

    看来董正是执意要和柳溪河过不去了,或许在出手擒拿的瞬间,或许在说那句话的时候,又或许一直都是这样,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柳溪河的心里很明白这点,不由轻讽一笑道:“有时候看到的,不一定是真的。就好像董护法你一样,一副大义凛然地为宗门着想,可实际里有什么目的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义的手也搭在了董正搭在君临肩头的手上,道:“董右护,这事还需要调查,我们且看大小姐和三少爷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全然是个误会,如果有什么要了解的,我只要知道,一定知无不言。”柳湘琪笑盈盈向流木居内部走去,道:“三弟,你二姐快回来了,不管怎么说,这夜杀也是紫木剑神殿梅笃的人,你还是少管闲事为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而已,就把麻烦踢给了紫木剑神殿,踢给了柳湘瑜。同样,这也是在试探董正是谁的人,是不是柳湘瑜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董正只是维护宗门利益的话,完全不必要把事闹得如此僵。

    柳溪河闻言后,很深邃地注视了董正一眼,但并没有从董正的脸色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道董正是二姐的人么?”柳溪河寻思道,“如果是二姐的人,可他为什么要放过杨道雄,非要这个夜杀不可?难道他是大姐的人?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局?”

    柳湘琪继续说道:“三弟,董叔毕竟是长辈,你就别小孩子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姐发话了,那我就给董叔一个面子,但这件事影响到了流木居的形象,董叔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交代?”柳溪河心想,不管这是谁做的局,眼前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顺着这个台阶而下,毕竟这个夜杀是剑神殿的人,跟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董正冷傲道:“不知三少爷想要怎样的交代?”说罢,已迫不及待地把君临控制在了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柳溪河向念茹飞出的方向望去,道:“董叔,要不这样,你就在流木居内进行审讯,等二姐来了,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董正微微皱眉,看了眼一脸事不关己的曹义后,不得已还是答应了下来。他知道,曹义一直在等机会,稍有不慎就会掉入对方的圈套里。虽然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很长,但是大部分的时间却在互相算计着。

    念茹再次护在了柳溪河的跟前,且听从柳溪河的吩咐,把董正带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空间。当然,曹义也跟了过去,带着杨道雄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柳溪河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柳湘琪笑答道:“你是我弟弟,我不帮你帮谁,再说董叔那句话也是在针对我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柳溪河苦笑道:“是啊,我是你弟弟。”说罢便朝着里面走去,身影却显得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柳湘琪沉默了许久,轻叹道:“是啊,你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只是以目前的状况来看,这样的姐弟情意是最容易被抛弃的东西。比起某些东西,任何的情意都在漫长的岁月中磨灭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没有人愿意去选择现在的路,或者说他们从一出生就没得选择,必须要按照已定的轨迹走下去,不择手段的走下去。

    有时候,每每想到这些,他们都会不断地怨恨。可越是怨恨,就越是陷得深,没有回头之路可走。

    因为等待他们的只有两条路,不是成就至高无上的荣耀,就是永远被镇压,直到死去。

    柳湘琪从伤感中走出,再次露出淡淡的微笑,道:“方芹姐,去把这件事闹大,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方芹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,领命道: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急光闪过,那是地境强者在快速移动,让人看不清轨迹。

    但,柳湘琪却十分清楚这人就是董正,挟持着夜杀和杨道雄从流木居闯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,曹义也出现在了流木居的门口,但他却没有追董正而去,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。

    柳湘琪追到门口,问道:“曹叔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曹义回答道:“黄劫子的儿子醒了,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皱眉深思,不解道:“是什么话让董叔这么匆忙离开?”

    曹义冷笑道:“是挺匆忙的,而且还是不顾一切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也跟着苦涩一笑,既然曹义不愿说,那就没必要再问第二遍。至于是什么话,到时去问杨道雄就可以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杨道雄是什么样的人,柳湘琪还是比较了解。能从他口里说出的话,必然不会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柳湘琪就越想知道事实的真相。还有的就是,曹义为什么会放弃去追董正,对杨道雄所说的话似乎毫无兴趣,却又不想让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