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 左右护法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强者该有的态度。

    才不过两招而已,杨道雄就已表现得极不耐烦,口中扬言着要把君临碎尸万段,但却又迟迟没有再动手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,需要帮忙么?”柳湘琪的声音从流木居的顶楼传来。

    “师妹不必操心,你只管看着,看我是如何把这小子给擒住的。”杨道雄闻言后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柳湘琪微微笑道:“那我就等师兄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深吸了口气,缓缓平静了怒动的心情,紧握着拳头,向柳湘琪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眼看过去,他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发生着改变,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你……不可以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能动用那份力量。”萧远睁大眼睛看着,想要阻止杨道雄,但他的腿却偏偏不听使唤,连连退后,“大小姐,你快让杨师兄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皱着眉头,看来她也没有想到杨道雄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萧远见柳湘琪不应,索性也不再去管,拔腿就向流木居内部跑去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杨道雄全身被粗糙的树皮包裹住时,神情不禁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夜杀,我记住了这个名字,”此刻,杨道雄变成了一个大树怪,除了眼睛之外,就再也看不到半点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寄生图腾?”对杨道雄这个状况,君临想不到更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就此结束吧,”杨道雄向前奔跑了数步,双臂顿时便化着如树根般的触手向君临而伸延去,“劫木……双生破。”

    同时同步,地面上长出无数朵幼苗,在杨道雄强大的力量冲击下,疯狂的生长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兴奋不已,隐隐有种与穆羽战斗时的冲动,双手扣着龙之爪牙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只见幽冥鬼爪将袭来的触手寸寸湮灭,但君临的步伐最终还是被阻挡了下来,不仅是因为他的双脚被牢牢缠住,更多是杨道雄抵御住了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从地面上长出的树藤一点点将君临吞噬,且越蠕越紧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这是一种食人树,生命力极度顽强,你要是想彻底杀死他,就必须将其焚烧的半点不剩。”小虬有些幸灾乐祸,“不过,最好别动用极阳龙炎的力量,说不准就有某个强者在暗中看着这幕。”

    君临轻哼道:“我知道,区区一棵食人树,还不值得我动用阳炎之力。”说罢,便把幽冥之焰从手臂上蔓延至全身,持续加强着整个空间的温度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缠绕着君临身上的树藤在高温下松动了片刻,随后又紧紧回缩,越收越小。

    然而,君临却突然出现在杨道雄的身后,幽冥鬼爪朝其勾引贯穿而去,并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小心。”萧远见君临莫名地出现,不由大急道。

    杨道雄闻言一怔,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只能愕然地等待君临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且不说杨道雄会不会被君临所杀,但能连续伤杨道雄两次的力量,根本就容不得小觑。

    “宗门私斗,可知罪?”君临的幽冥鬼爪在杨道雄寸前停了下来,被一个人死死扣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君临心中震惊,回头看见一张甚是严肃的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道雄也被另一位强者所制服,恢复了正常之身。不过,他的气息却十分不稳,显然是遭到了那份力量的反噬。

    “董叔,曹叔。”柳湘琪从流木居内走出,只是走在他身边的人是一个男子,并不是方芹。

    “董叔,曹叔,什么风把你们二老吹到我流木居来了?”那个男子正是这家流木居的主人,名叫柳溪河,“念茹,在雅厢准备一桌两位叔叔爱吃的菜肴,另外把我的木灵酒也给拿上。”

    这位叫念茹的女子出现在门口,恭敬道: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们不是来吃饭的。”阻止君临的人叫董正,和那位曹叔曹义是神木宗的两大护法。

    曹义却笑道:“三少爷客气了,饭就不吃了,木灵酒倒是给我一坛。”

    柳溪河陪笑道:“那就听曹叔的。”

    董正说道:“曹义,那黄劫子的小崽子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曹义把杨道雄扔在地上,笑道:“死不了,不过这小子比他老子杨劫差远了,估计要躺个十天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黄劫子就是杨劫,是黄木地流宫的宫主,神木七脉主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君临被董正禁锢了行动,但嘴巴却仍可以说话。在听了这么久之后,当下便知这两个人的身份在神木宗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曹义见君临丝毫没有惧意,气定若闲的神态让他大感兴趣,不由笑道:“我叫曹义,是神木宗左护法。这位是董正,神木宗右护法。”

    董正漠然道:“不要说我,我还用不着你来介绍我。”

    曹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道:“你准备怎么处置这小子?”

    董正冷哼道:“同宗残杀,罪大恶极,交给邢决堂处置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闻言笑道:“曹叔,我想你们是误会了,这位师弟和杨师兄只是在切磋,还远没到同宗残杀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君临有些讶异,柳湘琪居然在帮自己求情。

    曹义似信非信道:“真的只是切磋?”

    不过,董正却有一百二十个不信,他可是亲眼看见杨道雄下了狠手,而君临差点就把杨道雄给杀了。

    曹义苦涩一笑,道:“既然只是切磋,那就得好好了解下情况,这到底什么样的切磋,会让人痛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董正哼道:“这有什么好了解的,无论如何,这事必须交给邢决堂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不错,这件事必须要交给邢决堂,杨道雄意图杀我,必须重罚。”

    董正见君临频频插嘴,不由微怒道:“闭嘴,这轮不上你插话。”说罢便将君临重重掷在地上。

    君临闷出一口气血,缓缓爬起,继续道:“你这是要偏袒杨道雄,只处罚我一人了?”

    董正说道:“是又怎样?”说罢便伸手向君临的头罩摘去,“我这就看看你是谁的弟子,是谁教得好徒弟。”

    然而,曹义却抓住了董正的手,阻止道:“何必牵扯到人家的师父,万一捞出什么大人物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董正冷哼道:“就算是宗主的儿子,也必须遵守神木宗的律法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经说出,柳溪河不禁尴尬地轻咳了一声,因为他就是神木宗主的儿子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一句话,也激起柳溪河的一丝反抗之意。

    “董叔,这人是我流木居请来的客人,还请你给个面子。”柳溪河不但敢说,而且还敢做,直接挡在董正的跟前,把君临扶起,并一步步向神木宗内走去,“曹叔,你不是想了解情况么?那就来雅厢一谈,我柳溪河自当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柳溪河这是一点也不给董正面子,众人也十分想知道这个神木宗右护法会怎样做?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