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2章 夜的战场
    在君临看来,小虬说的话似乎对往常多了许多,而且还都是十分重要的隐秘。这一点也不像小虬的风格,其中必然牵扯到了一些埋藏在小虬心里的秘密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君临很疑惑地看着小虬的时候,那骄傲的龙头不觉间偏移了几分,眼中闪烁着各种光芒,是逃避,是心虚。

    可小虬就是只字不提,明明话已涌到了嘴边,却怎么也不肯低下骄傲的头颅。

    虽然君临不知道小虬在盘算什么,但他知道一定是有事相求,而且还是无法用交易来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的话,君临就索性不再搭理小虬,整了整漆黑的套装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的人不止夜杀一个,他们都还潜伏在外头,准备坐收渔利。”君临的气质和音色渐渐与夜杀相近,“你若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,就等我报了这个仇。”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往,小虬必然会大发雷霆,认为君临是在侮辱他,以他堂堂神境龙族的力量,怎么可能会需要区区人类的帮助?

    然而,此刻小虬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君临把门打开,一点也没有夜杀的作风,光明正大的从寝间门走出,直奔蛇蝎女和毒狼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蛇蝎女和毒狼距寝间有些距离,可在君临的速度之下,仅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夜杀,你把君临杀了?”蛇蝎**森一笑,道。

    毒狼没有说话,却是做好了随时厮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里面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冷笑道:“是真没人,还是你想独占了好处?”

    君临冷眼逼视了蛇蝎女一眼,轻哼道:“是又如何?”说罢,便从毒狼身边经过,一步一步,甚是警惕。

    毒狼的视线也一直在君临身上,忽听他朗声笑道:“蛇蝎女,我相信夜杀说的,里面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君临应该去找少殿主报仇了,我们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反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毒狼笑道:“打断手脚,扒光衣服吊起来,除了少殿主外,就还没有谁会用这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笑道:“那倒是,少殿主最喜欢扒人衣服了,尤其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可这句话说完后,君临和毒狼的目光已全部落在了蛇蝎女的身上,由上而下,那正是扒衣服的顺序。

    蛇蝎女知道他们的心思,但她却丝毫不在意,反而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去找少殿主。”说罢,便朝着君临所走的反方向而去,继续道:“这个时候,少殿主应该还在流木居。”

    君临迅速跟上蛇蝎女的脚步,道:“快些,黑夜是我们暗榜中人最好的战场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讽笑道:“是你夜杀最好的战场吧?”

    毒狼大笑道:“不错,这是属于我们的战场,谁要是敢在我们背后捣鬼,我就让他去见鬼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直白,就是讲给那些想要坐收渔利之人听的,让那几个人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君临和蛇蝎女对这些情况也心知肚明,但都没有放在心上,对自己的实力十分的自信。

    在君临三人的背影慢慢消失后,萧远从黑暗中现身而出,笑道:“真是三个可爱的家伙,就是实力不够,还是要靠我自己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萧师兄,我已经查探过了,里面没人。”苏明落在萧远身后,十分恭敬道。

    萧远说道:“你们三个去和他们玩玩,我先去流木居。”

    苏明的眼中冒出一股寒意,道:“是该让暗榜的人长点记性,不然他们还真以为自己的本事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萧远笑而不语,却在临行前留下了杀戮的目光。

    去流木居的路有很多条,但每条路都必须经过同一个地方,更何况流木居隶属橙木灵禁殿,君临等人要到流木居去,就必须要走出紫木剑神殿的大门。

    苏明三人不够在剑神殿内动手,以免碰上邢决堂的人巡逻,到时就真是百口莫辩,毕竟他们不是紫木剑神殿的弟子。

    等到君临三人达到那个必经之路时,正见苏明三人站在道路中央,一脸的凶神恶煞,嗜血的戾气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离神木七脉的距离是等同的,最为靠近这棵神树的躯干位置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里很少会有人经过,尤其是在这阴暗的黑夜里。

    君临走在蛇蝎女和毒狼的前头,在看到苏明三人时,脚下的步伐渐渐缓了下来,却并没有彻底停住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狂风摇曳着枝丫,带来浓浓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每一个都起了杀机,也包括君临。

    “我杀中间那个,另外两个交给你们。”君临很是直接,手中凝聚出漆黑的幽冥之焰,那是从苍冥天鳞鹰身上提取的本命之火。

    虽然幽冥之焰的温度很隐晦,但所充斥的力量却无比的狂暴。

    只见幽冥之焰凝成龙爪之状,在君临猛攻之下,不留余地般向苏明轰杀而去。

    对君临的攻击,苏明根本就不屑一顾,目光还落在自己活动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不过,这苏明确实是有些本事,在君临的攻击临近之际,一块厚木板在其身前立起,每每转动一下手指,那块木板就加厚一寸,直到将君临的手臂嵌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暗榜?只不过是一群不敢施展自身绝学的蠢材罢了。”苏明的嘴角露出轻蔑之笑,“自以为得到某些奇遇,学会一两式图腾技,就认为能敌得过神木宗传承数千年的底蕴么?”

    君临暗自吃惊,苏明这一手流木之术,比起蛇蝎女和毒狼施展的剑术强上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每个人在剑神殿领悟出的剑术都会有自己的特点,蛇蝎女和毒狼为妨暴露真实身份,对战君临时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。

    君临想明白了这点,不由自嘲一笑,自己的想法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夜杀,大名鼎鼎的暗杀之王,也不过如此。”苏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凶残,“从今夜起,你不会再看到新出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临听着苏明的言语,就知对象正要痛下杀手,当下便下手为强,用另一只手臂也同样扣着幽冥之焰围裹的龙之爪牙,将厚木撕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明正绕到君临的背后,紧握着拳头向其脑袋砸开。

    只是,苏明砸中的却是君临留下的一道残影。而君临的本尊正扣着龙之爪牙在苏明的背后,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幽冥之焰吞噬着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在苏明的胸前,一汪洋鲜血喷涌不止,此刻的他已是个没有心脏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苏明没有立即死去,但仅凭他玄境的修为,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,几乎是不可能的,除非有和君临相同的奇迹出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