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 命有贵贱
    既然事情演变到了这个地步,君临也不好驳了荀凯的面子。

    其实拼杀起来的话,荀凯带领的刑决堂弟子根本就不够夜杀三人施展百招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能一网打尽,被刑决堂得知的话,夜杀三人就算藏得再深,也依旧逃不过刑决堂的死刑。在神木宗,刑决堂是万万不能得罪,更不能在发生厮杀之后,有漏网之鱼的存在。

    显然,夜杀三人还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快走,除了暗榜的人外,还有其他人潜伏。”荀凯和十数个刑决堂弟子把君临护在中间,警惕着四周道。

    “荀师兄,你应该不是凑巧经过这里吧?”君临早就知道还有人潜伏,但他却想不明白那些的人为什么还不出手。

    荀凯说道:“是乔玺师兄通知我们的,说有人要杀你,让我们务必把你安全送回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那荀师兄知道乔玺师兄去了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荀凯摇头道:“乔玺师兄的事,我们可不敢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乔玺师兄的所有要求,我们只管照做,从不过问。”也不知道是从谁的嘴里冒出这话,竟引得所有弟子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杀三人站在远处注视着君临等人离去,都迟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”蛇蝎**柔一笑,“他们想坐收渔翁之利,真是打了手好算盘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想等我们杀了刑决堂一伙人,再现身把我们给杀了,”毒狼冷哼笑道,“这样不但不会得罪刑决堂,而且还能得到必要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上去看看,然后在寻找机会,杀了君临。”夜杀很是果决,身形一闪便朝着君临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蛇蝎女和毒狼也跟着夜杀追上去后,萧远身后跟着三个玄境后期高手出现在了此处,很是玩味的望着那个回宗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萧师兄,我们为什么不把他们杀了?”说话的人叫苏明,是三人中最强之人。

    萧远淡然笑道:“现在把他们杀了,就不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杨师兄给我们的期限是在今日,我怕节外生枝。”苏明说道。

    萧远皱着眉头瞥了身后三人一眼,冷哼道:“你们认为,君临能活过今日?”

    但不管萧远有什么样的手段,君临已经在荀凯等人的保护下回到了神木宗,一路直奔紫木剑神殿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很平静,虽然有很多人暗中潜伏想要暗杀君临,但碍于刑决堂的威名,没有任何人敢动手,甚至是现身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紫木剑神殿,荀师兄你们就送到这里。”君临对着荀凯众人抱拳,以表谢意。

    荀凯却摆了摆手,摇头道:“我们还是送你回寝间,这路上可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君临不以为意一笑,心中很是无奈,既然荀凯要送,就让他送就是了。

    荀凯继续道:“君临师弟,千万别以为你已经安全了。虽然在神木宗规定不能残害同门,但凡事无绝对,否则要我们刑决堂做什么。何况你身上还有神木令,在神木宗,神木令就相当于是免死令,要是被他们得到,就算把你千刀万剐了,也可以用神木令换取生机。”

    君临笑道:“没想到神木令还有这等好处,不是说所提要求不能太过分么?”

    荀凯尴尬笑道:“命有贵贱,更何况是死人。”

    君临懂这句话,而且还深有体会过。

    当君临快回到寝间时,正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,指着寝间上方被吊杀的四个人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被打断了手脚,扒光了衣服,满身血渍地被掉在四金刚被吊过的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君临一眼就认出了这四人,虽然他们的脸被血渍模糊,但是薛忍他们无疑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幕,君临心中压抑不住的愤怒,紧紧扣着龙之爪牙的掌心慢慢燃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如果君临仅仅是愤怒的话,用不了片刻就能慢慢平复下来。但君临和薛忍四人已经产生了微妙的情谊,尽管不是太深厚,那也是相处了数日的室友。

    想着与薛忍他们首次见面的场景,想着他们与自己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,令君临的内心莫名涌上一阵哀伤,尤其是最后一次时的画面,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那一句句老大的称呼,一句句有意无意中表现出来的关心,皆是发自肺腑的真诚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你可别冲动,还想不想寻龙探宝了?”小虬并不是很焦急,甚至还有些看戏的意思,“本神不会把力量借你,你以后休想用到本神的力量,当然,本神可以随意借你的身体施展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是在提醒君临,但实际上那条龙是在炫耀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并不如小虬所想,君临也没有在意小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君临直接从小虬身上夺取了极阳龙炎的力量,根本就不需要经过小虬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难道……该死的碧河,为什么总要和我作对?”虽然小虬很是气愤,但他却很平静,没有发狂似的乱骂。

    “流木居?”君临深深吸了口气,把手中燃起的微弱火光熄灭,“荀师兄,能否送我去流木居?”

    此刻,荀凯正在处理薛忍四人的尸体,将他们放了下来,并用紫木宽布遮掩住。

    荀凯似乎知道些什么,却又不敢确定,直接摇头道:“不行,乔玺师兄没有下命令让我们带你去流木居,所以请君临师弟见谅。”

    君临紧紧咬着牙关,恨道:“打断手脚,扒光衣服吊起来,这仇不可不报。”

    荀凯眉头一皱,问道:“师弟知道是谁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他们是替我而死,会用这种残忍手段的人,除了梅笃,我想不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荀凯见君临情绪隐忍待发,便知他想找梅笃报仇,当下便劝解道:“君临师弟,这件事就交给邢决堂处理,我相信乔玺师兄和大师姐会有合理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冷笑道:“据说梅笃是紫木剑神殿殿主的儿子,不知是否是真的?”

    荀凯苦笑不语,又怎能听不出君临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虽然说邢决堂是代替神木宗执法的部门,但怎么也不可能为了薛忍他们去得罪一殿之主,区区四个黄级境界的弟子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确实,在这个世上很难做到众生平等,就好比荀凯之前所说的,命有贵贱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这件事是不是梅笃干的,我们尚未可知,还是等查清楚了再说。”荀凯继续劝说道。

    君临苦笑道:“罢了,这件事就交给邢决堂处理,替我好生安葬薛忍他们,可别让其他弟子都寒了心。”

    荀凯不由松了口气,只要君临在乔玺归来之前不出问题,那他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。

    只是对今日这事,荀凯也想了许多,要是自己被无故杀害的话,或许也是这样石沉大海,慢慢地遭人遗忘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