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9章 活有余罪
    如果不是碍于柳湘瑜的面子,恐怕仇视君临的弟子远不止杨道雄和梅笃几人。

    既然第一波的刺杀已经失败,那第二波自然就会立刻启动。

    杨道雄比梅笃先一步来到君临身边,其原因是梅笃不敢在柳湘瑜面前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可在杨道雄刚想对君临发难的时候,柳湘琪带着方芹从不远处走来,如弱柳般在风中荡起丝丝涟漪。

    “二妹,许久未见,一同去看看三弟吧?”柳湘琪经过君临身边,很优雅地点了点头,“我已经在流木居摆好酒席,你可要快些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的步伐很慢,但行云流水的动作却不带丝毫停滞。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我是打算与大姐一起去看看三弟,只是我与杨师兄还有要事商谈,可否等我改日?”

    柳湘琪没有停步,更没有答应柳湘瑜的要求,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湘瑜师妹和湘琪有约在先,那就让乔玺师弟陪我走一遭。”既然柳湘瑜有柳湘琪的牵制,杨道雄心里更是求之不得,“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那个消息是否属实,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梅笃闻言甚是不悦,插科打诨道:“湘瑜妹妹,你千万不要上当,杨道雄这家伙可没安什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而不语,她又何尝不知道杨道雄只是想支开自己,可杨道雄却给出一个让她无法拒绝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二妹,别的我就不多说了,我在流木居等你。”柳湘琪已经走了很远一段距离,“杨师兄,你也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似乎有些为难,道:“可我有事在身,这恐怕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柳湘琪淡淡一笑,最后却是方芹冷喝一声道:“让你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湘瑜师妹,我今日就不陪你去了。”杨道雄尴尬一笑,快步向柳湘琪追去。

    柳湘瑜顿时脸色一沉,飞身将杨道雄拦住,冷声道: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对着柳湘瑜耳边呢喃了一声,继续跟着柳湘琪而去。

    “乔玺,你把君临送回去。”说罢,柳湘瑜的身影已迈出了数丈之外,行色匆匆瞬间就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我们先回去。”乔玺见状心忧柳湘瑜,却又不得不听话把君临先送回。

    君临却说道:“乔玺师兄,我自己回去就好了,湘瑜师姐的安危重要。”

    乔玺说道:“我先送你回去。”说罢,便拉着君临的手飞速而走,继续道:“我知道杨道雄给出的是假消息,其目的就是分散我们,好对你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君临摇头道:“我根本就不足轻重,他们最终目的还是湘瑜师姐。他们不仅是不想让湘瑜师姐得到我身上的神木令,更想得到她的那枚神木令。”

    乔玺寻思片刻,心中忧虑更重,道:“那君临师弟小心,我先去将小姐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,目送着乔玺追寻柳湘瑜踪迹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君临还没有登上神木宗的大门,一路上的木板路曲曲折折,途中潜藏起来的杀手也都渐渐冒出了头。

    君临早就察觉到了危机在慢慢逼近,但他丝毫不惧,甚至还有些许的期待。

    说到底,在君临潜意识还有颗嗜杀的心。

    是杨道雄的人,还是梅笃的人?

    可无论是谁的人,都是扎扎实实的玄境中后期的实力。

    君临每走上一步,就向神木宗靠拢一寸,但同样也离危险近上一分。

    忽然,三个身着黑衣的蒙面人挡住了君临的去路,分不清他们的性别,更看不清他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把神木令交出来,然后离开神木宗,可饶你一死。”这声音很温雅,一点也不像拦道抢劫之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,莫要听他胡说,他杀的人比我们俩加起来都多。”这声音很温柔,但君临知道这绝对是个恶毒的女人,“不过,他杀过的人都很享受,不会留下太多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么多有意思么?”这是个粗犷的大汉,他没有过多的废话,拔剑就是一挥,道道剑气凛凛,向君临笼罩而杀,“要是说话能杀人,还握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临望着来袭的剑气,冷哼道:“你们是梅笃的人,他还真是片刻也等不及。”

    其实等不及的不是梅笃,而是这三人,他们分别就是夜杀、蛇蝎女、毒狼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刻意去躲这笼罩而来的剑气,只是很自然的挪动了下身躯,就不知不觉地避开了这勇猛的攻势。

    难道是攻击太弱?不,那是君临恰好闪到了剑气笼罩的安全区。

    “漏洞百出,你们不该学剑,”君临把毒狼与丁承钧相比,甚至是和离剑天比较,“这样的剑是杀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蛇蝎女没有施展剑气,直接是舞着剑向君临发动攻击,到头却被君临一剑给挑飞了剑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后,君临不由失望透顶,难道这就是紫木剑神殿的剑术么?

    如果仅是这种程度的话,拜师神木宗就没有了半点意义。

    “拿出你们的真本事,这点手段可不够看,”君临单手持剑,傲然指着夜杀三人,“千万不要把我当成新晋弟子,否则就是死了,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伤口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任谁听了也会不舒服,何况夜杀三人还是杀神榜中翘楚。杀神榜分暗榜与明榜,在整个神木宗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分量。

    但夜杀三人并没有被君临的话所激,反而与君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个时候,一群刑决堂的人正列阵而来,只要君临这边动手厮杀起来,刑决堂的人就会立刻过来。

    君临和夜杀三人一样,也在等待刑决堂的离去。

    “师弟,原来是你啊,我说怎么看着这样眼熟呢?”刑决堂的大部队还没有过来,但刑决堂那个领头人却偷出现在了君临的跟前,“没想到你也拜进神木宗了,而且也在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君临认识这个领头人,就是拜宗前遇上的荀凯。

    “荀……凯……师兄?”君临回想了许久,总算是想起了这个一面之缘的奇葩师兄。

    荀凯拍了下君临的肩头,望了眼夜杀三人,摸了摸鼻翼,轻声道:“师弟,你遇到麻烦了?”

    君临笑道:“像我这种人,活着就是一种罪,想要制裁我的人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荀凯又望了眼四周,轻咳道:“要不就让我送你回去,有我在,暗榜的人可不敢妄动。”

    可荀凯刚把话说完,不远处就传来一句句调侃的话,“荀师兄,要不要我们帮忙啊?”

    荀凯闻言微微尴尬,朗喝道:“那你们都过来帮忙,把君临师弟送回紫木剑神殿,你们可别让他被暗杀榜的人给暗杀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君临被荀凯一群人簇拥着,一脸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