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死有余辜
    当所有新晋弟子滴完血后,祭天台上射出一道淡蓝之光,笼罩在了这些弟子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你们祭出了精血,身体难免会有些许虚弱,你们只要在福泽之光的庇佑下打坐两个时辰,就会恢复如初,甚至比以往更强劲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是某些宗门的细作,不仅得不到庇佑,而且会受到强烈的排斥,弄不好还会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过两个时辰,等你们安然无恙出来后,神木宗就是你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些话是从谁的口中传出,但君临知道说这些话的人,必然是神木宗的真正掌控者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在这些弟子当中定会有很多人无故死去,也不管是不是真正的细作。

    “除新晋弟子外,其他的弟子也须以血祭天。不过你们无须登上祭天台,只需划开掌心按在脚下的木板上,在两息过后,也就地打坐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滴血祭天,以万物之力,执乾坤之能,壮我神木之威。”

    在最后一句话响起时,所有弟子纷纷在掌中划开了一道血痕,一边重复着这句话,一边按在了脚下的木板上。这几乎同时同步的一幕,在两息的时间过后,一棵棵幼嫩的树苗从木板中长出,散发着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用鲜血浇灌而出的树苗,对应着每一位弟子,是这些弟子祭天后所得的福泽庇佑。

    只见那些弟子们一个个将身前的树苗拔起,托于手掌之中,运转起神木宗的法诀,吸收着树苗内所蕴藏的点点生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也在盘膝打坐,他能够听到这一句句传来的声音,却看不到柳湘瑜他们正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有人向你杀过来了。”小虬很戏谑地提醒了一句,“人数还不少,藏着短刀,在人群中寻找着你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微紧,不解道:“选择失去精血的时候杀人,不觉得很愚蠢么?”

    小虬说道:“看他们的样子,不像是失去精血的人,应该是吃了某种补充精血的丹药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声道:“是很有意思,趁着我失去精血的时候来杀我,然后嫁祸我是宗门细作,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小虬哼笑道:“就是这个理,君临小子,本神这次不会给你任何力量,可别被几个喽啰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笑而不语,盘膝打坐的姿势已悄然发生了些变化,左手扣着龙之爪牙,右手紧握别在腰间的木剑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刀光闪过,从君临的身侧划过,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,反倒是持着短刀袭杀的人轰然倒地,流在地面上的血液也一点点消失不见,直到一层皮包着骨头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解决了一个。

    旋即,便又见数柄飞刀直逼君临后心,其速度之快非黄境弟子所能施展。轻轻砰的一声,数柄飞刀就诡异的穿透了君临的装备。

    这并没有结束,射出飞刀之人为确保万一,近身来到君临身后,握着一柄飞刀直捣君临脑袋。但那柄飞刀还不等脱手,此人的颈项处就喷涌出大量鲜血,直至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这依旧还没有结束,紧接着一把短刀就逼近了君临的天灵盖,同时还有另外一柄短刀直插君临心脏。可不幸的是,君临的速度比此人更快,转眼就是一柄飞刀刺中了此人的心口,一柄飞刀卡在了此人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这是一个少年,穿着青色长衣,一脸悔恨的望着君临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如果这少年在神木宗安稳的发展,或许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,但此刻全然无望,因为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君临把飞刀拨出,一掌把这少年扔向远处,叹道:“连我是谁都不清楚,就来送死,不值。”

    要是君临知道这三人前来杀自己的报酬,想必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。

    君临把这些飞刀短刀收进囚龙空间,把木剑沾上的血迹拭净,望了眼正在接受福泽之光的弟子,确定不会再有人会来偷袭自己,也缓缓静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不错的本事啊,不到两息的时间,就连斩三人。”小虬打趣道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杀三个偷袭的少年根本就没什么值得骄傲,只是那三个人全部被吸干鲜血而亡,这情况倒是让他有些惊悚。

    一道细小的伤口,就可以把整个人的鲜血吸干,而且还只在瞬间而已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在这段期间能做的事情很多,比如杀掉几个自己十分仇恨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片福泽之地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没能避开神木宗那些高层的眼睛。只是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活下来的人才是他们真正所需要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密密麻麻的一片,总是无缘无故缺少几人,留下一套套装备以及身份牌。

    君临猛然被惊醒,探眼向赤红的人群中望去,立马就找到了小静的影子。只见在小静身边掉着数件装备,但小静却一直沉浸在修行之中,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此刻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李长青?”君临在小静身边发现了李长青,而李长青的眼睛犹如恶兽扑食一般,警惕着四周,想必那些攻击小静的人是被李长青给灭杀的。

    “君临小子,这李长青不简单,在他身上也有封印,而且还不弱。”小虬顺着君临的视线望去,神情不禁凝重了起来,“不过他隐藏得很好,连本神都差点瞒过去了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在君临望向李长青的同时,李长青也望向了君临,而且还微微点了点头,以示友好。

    君临在望了小静一眼后,也向李长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这相互的点头示意,迸出了无形的火花,燃在了他们各自的心间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有着相同的念头,眼前的这人藏着秘密,或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能够帮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过多接触,只是在这互相的一眼过后,又各自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福泽之光已渐渐散去,所有弟子也都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祭天仪式到此结束。”开场白讲了那么多,但落幕却仅仅短短一句话,寥寥数字而已。且进场时很有秩序,离场的时候就显得凌乱得多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暗箭袭杀而来,直逼君临后脑,来无影去无踪,根本就寻不到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”这是柳湘瑜的声音,一道暗箭正被乔玺抓着了手里,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君临瞥了眼乔玺手中的暗箭,点了点头,但他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不远处也纷纷投来了仇恶的目光,那是杨道雄和梅笃一伙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