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6章 有人要杀我
    身为紫木剑神殿的大师姐,柳湘瑜自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紫木剑神殿的人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是一种责任。

    其实柳湘瑜来找君临之前,就已经给四金刚服下了接骨丹。虽然效果比不上沥血丹,但过个两三天也能够痊愈。毕竟四金刚只是被断了腿,伤势远不比薛忍四人严重。

    “追随梅笃的人很多,以四大金刚的实力,充其量就是跟屁虫而已。”柳湘瑜看着君临把沥血丹给薛忍四人服下,“君临师弟,你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难道在紫木剑神殿也分了派系么?”

    柳湘瑜明白君临的意思,不禁笑道:“那倒没有,只是梅笃会暗中颁布任务,很多人会接罢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哼道:“比如暗杀同门师弟?”

    柳湘瑜无奈地摇了摇头,可这却不是否认事实的真相,因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君临‘呵呵’笑道:“那你这个大师姐,可做得不称职啊。”

    此刻,柳湘瑜只好用微笑来缓解尴尬,道:“君临师弟,明天就是祭天仪式,早些休息。”说罢,便一个转身而走,直到背影渐渐隐于黑暗里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去送柳湘瑜,只是目光凝视,在心里泛起一丝感概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是祭天仪式了么?”君临数了数日子,疑惑道,“我还以为是后天。”

    小虬闻言‘哈哈’大笑道:“真是白痴,怪不得连自己骨龄多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君临暗自翻了个白眼,把寝间的门关好,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。

    只是今夜风雨来袭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紫木剑神殿内,在一个漆黑的小木屋里,没有灯火的照明,只有微弱的月光射入,隐约能看到三四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的事,你们也都听说了吧?”这是梅笃的声音,只是语气十分阴沉,“今夜召诸位前来,就是杀掉君临,不,与这小子有关的所有人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少殿主,你颁布急杀令,就只为这点小事,似乎有些小题大作了。”这是一位女子,其声音听上去也是温柔,但杀起来人犹如蛇蝎,人送绰号蛇蝎女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什么小事,让我当着湘瑜妹妹的脸出丑,要是不杀了这小子,你们说我的脸该往哪里放?”梅笃怨毒道。

    “少殿主说的不错,要是连一个新晋的弟子都管教不好,别人岂不会说我们紫木剑神殿的无能?”虽然这声音豪放不羁,容易让人产生好感,可实际上却阴毒得很,十足的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,就连名字也叫毒狼。

    “可千万别这样说,管教新晋弟子还轮不到少殿主,不是还有大师姐吗?”如果只听声音的话,那么此人一定是个好人,根本就不像是隐藏着黑夜里的暗杀者,夜杀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名字都是执行梅笃颁布的任务时用,至于他们在神木宗的实际身份,却很少人知道。

    蛇蝎女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,道:“夜杀,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认为少殿主没有资格么?”

    夜杀哼笑道:“蛇蝎女,你何必在挑拨离间,这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‘咯咯’笑道:“毒狼,你怎么看?夜杀可是在质疑你的话哦?”

    毒狼大笑道:“蛇蝎女,你这是要拉拢我干掉夜杀吗?”

    蛇蝎女回复道:“如果是,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呢?”

    夜杀冷声道:“就凭你们?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们只需听从我的命令,其他事少管,最好是不要管。”梅笃的心情本就很糟,听到他们的争执后,更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蛇蝎女笑道:“少殿主,你息怒啊,这任务我接了。”

    梅笃说道:“明天晚上我就要听到君临身死的消息,报酬不会少你。”

    蛇蝎女说道:“那就谢谢少殿主了,等我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夜杀不禁插嘴道:“神木宗禁止厮杀,这种残害同门之事,可是很容易被查出来的,何况这君临和大师姐的关系匪浅。”

    梅笃喝道:“那他就更应该死,为保万无一失,夜杀你就协助蛇蝎女,也不会少你报酬。”

    夜杀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借助明日的祭天仪式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毒狼哼笑道:“夜杀,虽然你有本事,但都是在夜里搞偷袭,我怕你明天失手被抓,把少殿主供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梅笃闻言一惊,暗觉毒狼言之有理,便说道:“夜杀,你在夜里潜伏,如果那小子侥幸活到晚上,你就出手杀了他,带上他的尸体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干净一些,千万不要给我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也别以为老子傻,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。总之,明天我不想还看到君临那小子还活着。”梅笃对这些都不在乎,什么同门师兄弟的,只不过是一群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杀一个新晋弟子的任务,根本就引不起他们的关注。可相传一枚神木令在君临手上,那结果就截然不同了。先不说杀掉君临会从梅笃手里拿到多少报酬,仅是那枚神木令就足以让他们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在离开这个小木屋后,夜杀三人根本就等不及明天,他们趁着夜里纷纷潜到了黄级弟子寝间。

    他们每人都有乔装,而且如此黑夜就是最好的伪装。

    此刻,君临正在盘膝打坐,忽然心头一惊,猛然睁开眼睛,呢喃道:“来了么?”

    小虬自然也感应到了他们三人的气息,‘嘿嘿’笑道:“三个玄境后期,我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君临从床位而下,走到门边,无奈道:“只好喊救命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君临深吸了一口气,打开寝间门便对着夜空大呼道:“救命啊,有人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小虬被君临的声音给惊得无语了,真没想到君临会这么不要脸,人家还没来,你就开始喊救命。

    这声音震耳欲聋,整个寝间的弟子纷纷被惊醒,但打开门窗探头观望的却是不多,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,稍稍压开一点门隙而已。

    夜杀等三人也是一惊,有人要杀他?除了自己之外,还会有谁?却丝毫没有往自己身上去想,认为以君临的实力,根本就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喊,不仅镇住了夜杀三人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而且还唤来了几位巡查强者,其中有一人便是乔玺。

    “不妙,这小子惊动了刑决堂,今夜要杀他是不可能的了。”夜杀三人纷纷退走,但他们却属三个不同的方位,因为他们都是独自而来,没有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乔玺迅速落在君临身前,仔细地勘查了周围的气息,问道:“谁要杀你?”

    君临搔了搔头,笑道:“想杀我的人很多,就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    乔玺点了点头,道:“你好生休息,二小姐正在为你安排新的住所,今夜我们会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推荐本新书,都市文《极品透视狂少》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