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5章 废物不如
    柳湘瑜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,既然君临提出了这件事,自然就抓住机会敲打梅笃一番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首席大师姐,柳湘瑜处理起来也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薛忍他们怎么了?”柳湘瑜冷视了梅笃一眼,迈步向寝间走去,“梅师弟,你们随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可君临却拦住了梅笃几人,道:“大师姐,你一个人进去就行,他们不配。”

    不配?说这样的话可谓是成见颇深啊。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那梅师弟你们在外面等着,我进去探望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虽然梅笃对君临的态度很是不悦,但碍于柳湘瑜在这里,虚伪的脸上总是笑容不断。

    就在柳湘瑜踏入寝间的瞬间,梅笃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四大金刚纷纷向君临围逼而近,一个个都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君临却不慌不乱地从他们身边经过,坐在放在门口的那把椅子上,将木剑抱在怀中,眼中也充斥着道道寒光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即便梅笃不与君临计较,君临也不会放过梅笃一行人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柳湘瑜一脸阴沉地从寝间走出来,看向梅笃等几人的眼神已不仅是厌恶而已,更多的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梅师弟,这件事我要禀报上去,希望你和我走一趟。”柳湘瑜的语气极冷,“另外……该赔偿的,一点也不许少。”

    梅笃猛地点头道:“是是,我赔,我保证在三日之内,让薛忍师弟几人痊愈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见梅笃态度恳诚,脸色也不由缓和了许多,道:“到时我会来验查,如果你敢骗我,就休怪本小姐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用大师姐的身份来震慑梅笃的话,显然是不够用,所以最后,柳湘瑜特意加重了本小姐三个字的语气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君临所想要的。是的,君临推崇血债血偿,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么?”君临从椅子上站起,“怎么也要打断两条腿,再吊起来吧?”

    梅笃脸上的嬉笑之容渐渐凝固了起来,冷声道:“君临师弟,得饶人处且饶人,于人于己都好。”

    君临哼笑道:“是要我亲自动手么?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骇然,她从君临的话语中听出了杀戮的味道,尤其是在这样的夜色之下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这件事不劳你费心了,我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。”柳湘瑜示意让梅笃等人赶紧离开,“在神木宗是要守规矩的,不守规矩的人自有刑决堂处置。”

    刑决堂就是神木宗的执法部门,分内刑决和外刑决。内刑决是负责宗门内部的稳定,外刑决是维护宗门外部的秩序。

    “那就上告刑决堂,让他们来管这件事。”君临阴森笑道:“不要说我不守规矩,要是我不守规矩的话,他恐怕已经被吊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他自然是指梅笃,梅笃也听懂了君临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要闹到刑决堂的话,对梅笃,甚至是对整个紫木剑神殿来说,都将是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你想打断两条腿,再吊起来,是吗?”梅笃的愤怒压抑着心底,“好,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眉头一皱,她实在没想到梅笃这般做法。

    梅笃不是打断自己的两条腿,而是打断了四大金刚的八条腿,把他们给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这幕,心里真不是滋味,至于是为什么,他却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,不要再来惹我们。”君临苦笑连连,道。

    梅笃怨恨地注视了君临数息的时间,低声念道:“这耻辱……老子定让你加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四大金刚的怨恨自然不会比梅笃少,但他们却不怨打断他们腿的梅笃,而是将所有的恨都加注在了君临的身上。

    柳湘瑜无奈地摇着头,轻叹道:“你最好不要去惹他,否则真的会死。”

    确实,君临就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。一旦有人对他造成了生命上的威胁,那么君临就一定会杀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梅笃‘嘿嘿’笑道:“就听湘瑜妹妹的,我不会再去惹君临师弟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做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套。

    四大金刚被梅笃遗弃在了这里,梅笃跟在柳湘瑜身后不知去了何处,但可以肯定地是,不会去刑决堂。

    君临在进寝间之际,下意识瞥了眼四大金刚,随后把门关好。

    此刻,在君临的心里感慨甚多,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他感到舒心,反倒多了几许的压抑。

    或许在君临心里,也在为四大金刚感到悲哀吧。

    君临在探望薛忍四人后,回到了自己的床位。只是被自己烧焦的木墙已全部恢复,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。

    君临仔细观察了一番,喃喃道:“果然,这棵树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活的,不过,这棵树白天和晚上是不一样的。”小虬的声音在君临的脑海响起道,“白天,汲取天地灵气供己。晚上,释放出多余的灵气供人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微皱,问道:“那岂不是说夜里修炼比白天强?”

    小虬说道:“不是…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,与本神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,这棵树下是不是真埋葬了一条龙?”

    可无论君临再怎么呼唤,小虬都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这个话题吸引不了小虬,而是小虬早已确定这棵树下葬了一条龙,且这条龙的血脉在龙族的地位绝不会低于虬龙一族。

    君临很无奈,刚在床位上躺下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,很是轻柔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君临没有走出门,只是大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君临师弟,是我。”这是柳湘瑜的声音,她把梅笃送走后,又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我把梅笃的赔偿给你们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把门打开,正见柳湘瑜一脸微笑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要不要进来坐坐?”

    柳湘瑜点头一笑,迈步踏进了寝间门,道:“沥血丹,给薛忍他们服下,两天后就能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从柳湘瑜手中接过沥血丹,道:“只有沥血丹?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沥血丹是神木宗上品丹药,市价一百金币。”

    然而,君临对图腾币并没有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柳湘瑜继续道:“这沥血丹还是梅笃从殿主那里讨来的,说是给四金刚续骨,却让我把丹药送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那四金刚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柳湘瑜叹道:“他们现在是四个被遗弃的人,梅笃没有给他们任何医治,让他们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给他们医治,不要放弃任何身边的人。像梅笃这样的人,连废物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