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 敢打我的人?
    再好的美景也需要有人相陪,而此刻君临却是独自一人走在月色下,缅怀着过去种种。

    君临回到了寝间,却看到凌乱的一幕,薛忍等人也个个头破血流地躺着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虽然薛忍四人没死,但看他们的状况,不躺上十天半月是绝对好不了的。

    君临走到薛忍跟前,冷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玄境弟子,他们是来找你的,可你不在,就把我们给打了。”薛忍的脸很肿,说几句话也显得十分痛苦。不仅如此,他们的手脚也都出现了骨折,恰到好处的伤了人,却又能避开责难。

    毕竟打斗之间,这点小伤是在所难免,只好不把对方杀了或是废了,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再问,因为他知道那些人是来找他的,所以那些人还会再来,只要耐心等着就好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还是快躲起来,他们人多。”黄庆丰说道。

    君临把薛忍四人搬回各自的床位,淡然道:“既然你们叫了我一声老大,我就会罩着你们。放心好了,人再多也不会超过一首歌的时间,何况人多有人多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薛忍说道:“他们可是玄境弟子,你打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苗稚说道:“我们知道老大你很强,但玄境不是我们能比。”

    花立乐说道:“老大你还是先躲起来,等过了这阵风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黄庆丰说道:“是啊,他们人多。”

    这四人一言一语的劝说着君临,笃定君临不可能是那些玄境弟子的对手。不过君临并不生气,因为他知道薛忍四人是在为他考虑。

    君临搬了一个凳子放在寝间门口坐下,傲然笑道:“我料定他们今夜就会来,但我不会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小子啊,听说很让大师姐器重,看上去也不怎么样。”这话刚说出口,一道很纨绔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。

    一套紫色装备穿着这人身上,简直就是侮辱了紫木剑神殿这个名字。先不说形象,单单是那走路的姿势,就和一个快要入土的人一样,蹒跚不稳,气血漂浮。

    其实这人是紫木剑神殿的特例,相传他就是紫木剑神殿主紫元子的私生子——梅笃。

    在梅笃身后站在四位玄境中期的高手,人称梅笃四金刚,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主。

    君临不认识梅笃,也不想认识梅笃,直接就是拔出木剑横指而向,道:“不想缺胳膊少腿的,都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显然,君临的话并不会吓唬到任何人,只会惹来这些人的哄闹笑声。

    梅笃大笑道:“听说你叫君临?”

    君临懒得理会,只要有人敢上前,他就会断了谁的手脚。

    梅笃见君临不理,颇怒道:“好小子,给老子打断他的腿,扒光衣服吊起来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,梅笃的话就是圣旨,是悬赏,让这些人蠢蠢欲动,纷纷吼叫着向君临扑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大多都是黄级境界的人,玄境弟子看向君临的目光是十分冷傲的,同时也想看看君临有什么本事能得到大师姐的亲睐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白光急闪,这些扑向君临的弟子尽数后退而倒,摔在地面上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仅一个照面,这些弟子无一不动弹不得,伤到了筋骨。

    而这道白光是君临从囚龙空间调用的力量,只不过经过一遍过滤,把红色的龙炎之力转换成了木属性之力。

    “人类小子,你敢不经我同意就盗用我的力量,不怕我翻脸吗?”小虬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叫我君临,怎么还叫人类小子?”君临说道。

    小虬哼哼了一声,道:“现在,我不把力量借给你,看你小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君临笑而不语,对付几个玄境的弟子,还用不上小虬的力量。当然,他们俩的谈话,别人是听不见的,是心神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有点本事,”梅笃望了身后的四大金刚一眼,“好好陪他玩玩,我想听到他求饶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四大金刚纷纷露出嗜血的笑容,舒展了筋骨,一步步向君临走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?”虽然君临没有说的很明白,但四大金刚却知道君临的意思,因为正是他们闯入寝间打了薛忍四人。

    四大金刚的体格都是属于十分健壮那种,与君临一对比,仿若是四个成年人欺辱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确实,在围观者的眼中就是如此,皆为君临感到阵阵悲哀。

    君临站了起来,把木剑放在门槛上,也一步步向四大金刚迎去。

    龙之爪牙仿佛也渴望了许久,还不等四大金刚反应过来,君临就绕到了他们身后,击在了他们的后心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里,君临先下手为强,一连攻击了四位玄境强者,可见其速度之快,不是一般的黄境可比,甚至很多玄境也到不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四大金刚闷哼一声,纷纷举着愤怒的拳头砸向君临,却连君临的衣角也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与四大金刚硬碰硬,而是转擒梅笃。擒贼先擒王,只要把梅笃控制在手中,四大金刚也就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?”梅笃大惊失色,顿时便手忙脚乱,被君临扼住了咽喉,“你知道老子是谁吗?”

    君临一巴掌掴在梅笃的嘴巴上,冷喝道:“管你是谁,打了我的人就要做好被打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君临施于毒手,柳湘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,道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君临听到了柳湘瑜的话,但他却没有听柳湘瑜的话停手,反而不急不缓地拍在了梅笃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很温柔的一掌,几乎不带半点力度,就像父亲教训儿子一样。但越是这样,对梅笃就越是侮辱,却给柳湘瑜留足颜面。

    “我就看着湘瑜小姐的面子上,”君临又一巴掌扇在梅笃的脸上,直接把他丢在了柳湘瑜的面前,“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没有去扶梅笃,只是很平静地问道: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梅笃望着柳湘瑜的眼睛闪着贼光,笑嘻嘻道:“湘瑜妹妹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柳湘瑜眉头微紧,冷声道:“我是紫木剑神殿的首席弟子,请称呼我大师姐。”

    梅笃‘嘿嘿’笑道:“是是,湘瑜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脸色渐冷,望了眼围观的弟子,大喝道:“都散了。”

    梅笃也跟着大喝一声道:“都散了,四大金刚让他们都散了,要是不听话就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颇怒,这梅笃实在不把自己这个大师姐放在眼里了,得找机会好好敲打一下。

    这不,君临就给柳湘瑜提供了一个机会,“打了人,就想这样走了吗?薛忍四个还躺着床位上,你们想好了怎么赔偿吗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