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暗藏汹涌
    听着这话,君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道路上,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,就不陪你再逛了。”突然,柳湘瑜停住了脚步,“过几日,宗内会举行祭天仪式,那时我会去找你,谈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既没有问是什么事,也没有停下脚步,就只是抬着手臂挥了挥。

    当君临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柳湘瑜眼前时,一道人影从她的身后缓缓走来,且看这人不是乔玺还会是谁?

    “都办妥了吗?”柳湘瑜没有回头,语气也没有和君临说话时那般温柔。

    乔玺恭敬道:“就等小姐你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微微点头,道:“那就好。”说罢,便摆着手示意乔玺离去,但乔玺刚移动脚步又停了下来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看上去真是让人着急。

    柳湘瑜婉然转过身,笑道:“你还有什么要讲?”

    乔玺低着脑袋,憋了许久道:“你对那小子太上心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一点。”柳湘瑜细细想了想,便走便说,“君临这人不简单,能得到我姐姐的神木令,必然有过人之处,趁着他和姐姐还没有太多的交集,把他拉入我们的阵营。”

    乔玺跟着柳湘瑜身后,不敢离得太近,道:“可那小子根本就没有拿出神木令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不急,他已拜入了紫木剑神殿,以后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乔玺点头道:“有那小子妹妹在,也不怕他翻出什么浪来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一怔,停下脚步望着乔玺,疑问道:“乔玺大哥,你今天好像有点话多,这不像你啊?”

    乔玺猛然单膝跪地,道:“小姐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回湘瑜阁。”柳湘瑜无奈地摇了摇头,自然知道乔玺说这些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黄木地流宫中,杨道雄正坐上位,堂下一男子跪倒在地,两侧各有四把座椅,但只有一人坐在上面,其余的位置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这显而易见,堂下跪地的男子正在像杨道雄报告些什么,否则杨道雄的脸色也不会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“废物,连一个没有图腾之力的废物都杀不了,你们这群饭桶才是真正的废物。”杨道雄没有十分震怒的表情,但那双眼中却充斥着暴戾。

    在说这话的时候,杨道雄显然是忘记君临也被他杀过两次而不死,否则绝不会如此辱骂自己是个废物。

    是的,在招生考核前的那天夜里,去暗杀君临的几人正是杨道雄派去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绝不允许湘琪妹妹的神木令落在柳湘瑜的手里,”杨道雄猛然站起,“我要亲自去杀了那个叫君临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这等小事何必麻烦你,就让小弟我替你去会会这个君临。”坐在椅子上的那人是杨道雄的师弟,名为萧远。别看他像个瘦弱的书生,但其实力在整个黄木地流宫的仅次于杨道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局限于地级境界修为以下的弟子。

    杨道雄皱着眉头望了眼萧远,点头道:“那这件事就交给萧师弟,三天之内我要看到神木令。”

    萧远说道:“师兄,三天后是神宗祭天仪式,我们可以趁此机会,但那小子有湘瑜师妹的庇护,行动起来会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哼道:“到时我会缠住柳湘瑜和乔玺,让湘瑜阁的人无暇顾及。”

    萧远笑道:“那就好办多了,三天后我就让那小子消失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随后,这个房间里就震荡着二人的笑声,只是那个跪倒之人却不知在何时被索了命。

    青木生魂殿中,柳湘琪身着一袭青色长裙,披头散发地站在一个深洞里,周边堆积着一地尸体。

    此刻,抛出柳湘琪的面容不说,那模样是一个十足的恶魔女鬼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洞外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,把柳湘琪从深思中唤醒了回来。

    柳湘琪抓了抓凌乱的头发,有些焦急地呼了口气,叹道:“青木生魂,起死回生,是不是还缺少些什么?”说罢,便迈步向洞口走去,凌乱的头发和长裙也莫名地变得整洁。

    “方芹姐,你来了。”柳湘琪淡淡笑道,“事情都打听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方芹回答道:“君临已被二小姐拉入了紫木剑神殿,不过神木令还在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微微点头道:“继续打听,另外也散布一些消息出去,就说谁替我拿回神木令,谁就是我柳湘琪的未来夫婿。”

    方芹闻言一怔,支吾道:“这……小姐……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柳湘琪笑道:“无妨,就当是比武招亲,要做我柳湘琪的夫婿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方芹也跟着笑道:“是,那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摆摆手道:“这不急,我另有事要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方芹说道:“请小姐指示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说道:“三日后,等祭天仪式结束,我要在流木居摆席,你把邀请函送到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方芹回复道: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再次摆了摆手,但这次却不是阻止方芹,而是让方芹退下去。她自己则再次走进了那个深洞里,嘴里还念叨着什么青木生魂。

    橙木灵禁殿,一个特殊的房间里,一翩翩少年负手而立,在他的身前是一个偌大的沙木之盘,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禁阵之法。

    少年的神情十分专注,仿佛对外面一切事却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里是他一个人的空间,几乎没有人敢闯入,但找他的人都会通过一个禁阵显示出影像,以及他们所说的话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这个房间外的十丈远处有一座凉亭,构架凉亭的四根巨柱上也设置了一个禁阵,可以直接与少年进行交流。当然,在凉亭里是无法看到房间里的情况,只能听到声音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,一个背着双剑的女子在凉亭候着,静静等待少年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念茹,你等我这么久,可有什么事要说?”少年瞥了眼显示的少女影像,手中却仍在摆弄着禁阵。

    这等候的女子就是念茹,一身劲爆的装备加身,长得也可爱至极,但脸上却被刻画了一个古怪的禁阵,从眉心绕过眼角,再从鼻翼链接着嘴巴,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蕾。

    “少爷,听说大小姐的神木令已落在了二小姐手里。”念茹的语气很是冷漠,还隐隐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这个被称为少爷的少年笑道:“这事没那么简单,神木令可关系到我们姐弟的未来,大姐不会坐视不理,毕竟我们谁也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念茹说道:“三日后,大小姐将在流木居摆席宴请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少年‘呵呵’笑道:“流木居么?”说罢,便继续摆弄着灵禁之阵,不再去理会念茹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