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9章 挑衅
    柳湘瑜可谓是下足了功夫,让君临选拜紫木剑神殿。

    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对君临而言都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君临在踏进紫色光门的瞬间,深深凝视了柳湘瑜一眼,内心深处也莫名泛起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七色光门是由阵法布置的传送之门,将两方空间链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紫木剑神殿的外围,不同境界的弟子所在的位置不同,身份地位也不同。”柳湘瑜指着来来往往的弟子们,以及空间环境为君临作了简单介绍。

    在这里,分属三个区域,分别是黄境、玄境、地境等不同修为的弟子所活动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黄级境界的弟子都集中在最下一层,玄级境界的弟子在中间那层,最上层是地级境界的弟子所在。”柳湘瑜继续介绍,“当然,这只是居住和学习的地方。现在我带你去领取身份牌,以及一些必要的装备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跟在柳湘瑜的身后,但他的目光却将视野范围内的景象一一勘视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灵植所化,无论是地面,还是建筑、假山、围墙等等。

    柳湘瑜对紫木剑神殿里的每个地方都轻车熟路,即便是男子住宿的地方也甚是熟悉,一路上惹得一些少年们疯狂的爱慕,一声声大师姐几乎要荡响整个剑神殿似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这些个弟子们对君临的嫉妒也节节攀升,却又要压抑着情绪不能爆发。

    黄级境界的弟子乃是六人一个寝间,且一个寝间里又分六个自成独立空间的床位。

    这是柳湘瑜为君临所准备的住所,乃是黄境弟子中最好的一间。

    “你暂时住这里,等我禀明了师尊,再给你换个独间。”柳湘瑜把君临安排在这里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君临四下望了眼这个寝间,其面积虽然不大,却让人有足够的区域活动。

    这个六人寝间只住了四人,加上君临也就五人而已,还多出了一个床位。

    柳湘瑜指着两间没有署名的床位,对君临道:“这两间,你随便选一间。”

    君临却走在了其余四间床位,望着上面的署名,道:“薛忍,苗稚,花立乐,黄庆丰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解释道:“这是黄级境界中最强的弟子,尤其是薛忍,不到十七岁,就已是黄境巅峰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,笑道:“名字不错。”说罢,便敲了三下门,隐隐有些挑衅之意。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一笑,无奈地摇了摇头道:“接下来,我带你去领装备和身份牌。”

    等君临和柳湘瑜前脚刚走,那四扇床位之门纷纷打开,从中走出四个身穿紫衣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领取身份牌和装备的地方很偏,但却有一位地境强者镇守。

    当柳湘瑜和君临到达那里的时候,那位地境强者正懒散地躺在藤椅上。

    “林老,您还在休息呢?”柳湘瑜嘻嘻一笑,“小瑜看你老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老瞥了眼柳湘瑜,目光却留在君临身上许久,悠悠道:“装备在里面,你们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那您接着休息,我马上就出来。”说罢,便拉着君临的手经过林老身边,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叫储备库,说到底就是一个仓库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仓库里随处丢弃着装备,没有一点收捡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垃圾回收站。各套装备上不仅笼了厚厚的灰尘,而且还隐约可见一些被踩上的脚印。

    君临有些不可置信道:“这些都是紫木剑神殿的装备?”

    柳湘瑜尴尬道:“林老比较喜欢随意,那还是随意点好。”说罢,便从地上拾起一套装备递给君临,“以你的体型,这套应该合身。”

    君临接过装备,在上面拍了一掌,顿时就灰尘漫天,一股刺鼻的气味直涌而上。

    “你先换装备,我去帮你选柄适合的佩剑。”柳湘瑜赶紧避开,灰溜溜而逃。

    君临很无语的看了眼柳湘瑜,随后更多的目光还是倾注在了林老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吧,这林老并不是老头,虽然头发和胡子有些灰白,但那张脸却是极为年轻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会被人称呼为林老,主要是因为他习惯自称老头子,再加上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林老的眼神一向没有神采,但此刻的眼睛却突然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四目相对,不是迸出惺惺相惜的火花,就是发自心底的尴尬,亦或者相互的试探。

    林老收回了目光,躺在藤椅上轻哼着难听的曲子,手中还击打着凌乱的节拍。

    君临却直接朝林老走去,站在其身前半丈远处,还特意将手中的刀重重的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样的举动已有挑衅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,林老瞥了眼君临的刀,仍旧没有说话,就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,”停顿了许久,从君临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,“能不能教我剑术?”

    林老停住了哼曲,但手中的节拍却还在继续着。

    君临又道:“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剑气,是孤寂的。”

    林老闻言一怔,手中的节拍渐渐慢了下来,但片许之后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柳湘瑜拿来了一柄木剑,望着这有些诡异的气氛,笑道:“林老,这是我朋友,叫君临。”

    林老随手扔给君临一块木牌,懒散道:“东西领到了就离开这,别打扰老头子我休息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是随手一扔,却也带着些许试探之意。只是君临不是寻常的拜宗弟子,要接住区区的力道,根本就是轻而易举。林老见君临轻松接住木牌,也没有过多的震惊,就仿佛没有这回事一样。

    这木牌赫然就是君临的身份牌,用紫色的神木所制,正面刻写着君临的名字,其笔画如利剑陡转一般,蕴含着一股剑意。

    柳湘瑜微微对林老点头一拜,甚是恭敬。当然,她也看出了其中的试探,但谁也没有言明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会来找你。”君临对林老也行了点头礼后离开,但那把刀却被他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林老又瞥了眼那把刀,哼哼一笑道:“这算是威胁我么?有趣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当君临一走出储备库,便急忙问道:“林老是谁?”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他是储备库的管理者,除殿主之外的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眼神微微一凝,道:“我能感觉到,他很强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苦笑道:“你对林老很感兴趣么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否认,点头道:“他对我也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不由凝视着君临,嫣然笑道:“我也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一经说出口,不知不觉地就变了味道。有些暧昧,像是含蓄的表白。有些悚然,却不知道像是什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