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8章 择脉
    这次柳湘瑜并不是简单的阻拦,而是直接拽住了君临的手臂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推开柳湘瑜的手,只是很疑惑地望着她的脸,顺便也瞥了眼那只拽在自己手臂上的纤纤细手。

    柳湘瑜脸上一抹羞红闪过,猛地把手缩回,故作镇静道:“你们不再考虑清楚么?”

    君临仍然盯着柳湘瑜的脸,目光中似乎潜藏着难以言喻的魅力,让柳湘瑜的心跳不经意加快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呢?”柳湘瑜盈盈一笑,避开了君临的目光,瞬间便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什么,只是在想,”君临也收回了目光,“想你为什么非让小静选赤木器煌阁,让我选择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这当然是为了你们好,何况你身上还有我想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君临轻哼道:“神木令?”

    柳湘瑜继续道:“这只是其一,最重要的还是你——君临,我想你来紫木剑神殿来帮我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一皱,道:“若是我不去呢?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你会来的,紫木剑神殿是你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君临却话锋一转,问道:“柳湘琪在神木哪一脉?”

    柳湘瑜不由眉头微紧,道:“你想去我姐姐那里?”

    君临摇头道:“我不想掺和你们之间的事,我只想安安静静地修炼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‘呵呵’一笑道:“从你拿了神木令的那刻起,你就已经被卷了进来。”说罢,便指着青色、黄色、蓝色三个光门,继续道:“这三脉掌握在我姐姐的手里,这就是我不想让你们拜入黄木地流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君临顿时脸色一沉,没想到堂堂神木宗被人瓜分了势力,真是让人心情不悦。不过这柳氏姐妹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柳湘瑜继续道:“现在你们想好拜入哪一脉么?”

    君临态度依旧坚决,道:“小静想拜哪脉,我就拜哪脉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无语道:“你这当哥哥的,还要听妹妹的么?”

    小静闻言‘嘻嘻’一笑,道:“那我就听瑜姑姑的,去赤木器煌阁,君临哥哥就和瑜姑姑去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君临很意外地望了眼小静,刚不久还说要和他在一起,现在怎么又让自己去紫木剑神殿呢?

    小静似乎看出了君临的想法,咧嘴笑道:“君临哥哥,你放心好了,瑜姑姑一定会照顾我的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摸着小静的秀发,展眉笑道:“还是小静明事理,不像某些人。”

    小静也猛地点着脑袋,附和道:“瑜姑姑都这么直白了,某些人都还跟木头似的,一点情趣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君临不是傻子,自然听得出这一大一小的两姑娘的意思,不由轻咳了声道:“那就听小静的,麻烦湘瑜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安排小静去赤木器煌阁,之后再去找你。”看得出来,柳湘瑜也被小静说的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就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望着君临微微一笑,但眼中却闪过一缕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选黄木地流宫的人有很多,可大多数都是那些天资不够,想要借此提升自身图腾的人。而选择赤木器煌阁的人却寥寥无几,除了方才踏入光门而进的柳湘瑜和小静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二女的背影不禁松了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赤木器煌阁——煅器练兵,我有囚龙棒,不乏没有神兵利刃。黄木地流宫——提升图腾资质,我有白色虬龙藤,天资已是最佳,何须再提。紫木剑神殿——以木伐兵,可以学习一些剑术,对我好像有点用处。青木生魂殿——修复全身脉络,我有灵植之根,实属鸡肋。橙木灵禁殿——战阵之法,我孤身一人,学之无用。蓝木丹气宫——炼丹制药,和煅器一样,太过麻烦。绿木药王谷——提炼药之精华,这个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想到了什么,君临嘀咕到最后,居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,就好像一个暴发户突然娶到了婆娘一样,明明很激动,却还笑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无声笑容却引来他人的诸多不满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人,好像十八岁了,靠走后门拜的神木宗。”

    “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说不准人家天鹅只是和癞蛤蟆玩玩,还笑得这么开心,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谁知道那只天鹅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去问问癞蛤蟆吧?”

    听着这一句句带着讽刺意味的话,君临没有去理会,但人家却主动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事吗?”其实君临不想多说什么,可这里是神木宗,须低调行事,就只好把刀拿起,用手指轻轻抚过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十八岁了,走后门进来的,可是真的?”也不知是无知,还是无畏,一个少年离君临只有半丈远。

    君临抬头望去,这少年颇有当年穆羽一丝风采,不禁高看了几分,反问道:“怎么?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少年向君临拱了拱手,礼貌道:“在下李长青,今年十五,不知师兄你尊姓?”

    君临把刀立在地面上,仔细打量下这个李长青,笑问道:“你不是来问天鹅的姓名,怎么问起癞蛤蟆?”

    李长青‘呵呵’一笑,道:“师兄你误会了,如果你自比癞蛤蟆的话,那一只能够吃到天鹅的癞蛤蟆,远比天鹅要强的多,更何况癞蛤蟆也没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眉头微紧,心想这李长青不简单,以这个年纪的人而言,能说出这番话来的人,不是有大背景就是有丰富的经历。

    李长青继续道:“不知师兄想拜神木何脉?”

    君临回答道:“紫木剑神殿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说道:“听说紫木剑神殿是神木七脉之首,殿主紫元子的实力已至天境,门下弟子更是藏龙卧虎,想在紫木剑神殿获一席之地,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弟欲拜神木何脉?”君临闻言微惊,没想到李长青还知道这些,虽说这些不是什么隐秘,但也绝非寻常弟子就能得知的。

    李长青无奈道:“师弟我天资寻常,决定拜入赤木器煌阁,也好有一技傍身,以免往后的日子太落魄。”说罢,又是抱拳一握,“师兄,那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最终还是没有把姓名告诉李长青。

    在李长青走后,其余的少年们也纷纷踏进了自己所选的脉宗。

    不是来寻问柳湘瑜的情况吗?为什么一个个都落荒而逃似的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原本君临还有些不解,但看见柳湘瑜从赤色光门逆行而回时,渐渐就明白了起来,这些少年都是迫于柳湘瑜的威慑。

    “方才那少年是谁?”柳湘瑜笑道,“你认识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他说他叫李长青,今年十五岁,但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莞尔一笑,向紫色光门踏去,道:“既然不认识,那我们就去剑神殿,给你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