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5章 杀人夜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个叫小絮的瓷娃娃也因小静被自己打伤而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果然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根本就没有见过杀人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姑姑知道,小絮不是故意的。乖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被小絮称作姑姑的女子在二十岁上下,身着一袭淡蓝长裙,肩披水蓝色长发,窈窕的身材凹凸有致。且当君临站起身时,那个头似乎比君临还要高些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这女子的****暗赞了一声,随后却又摇了摇头,将目光移到那张美艳的脸上,面不改色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个漂亮的姑姑有些不解摇头的意思,不由盯了君临许久,道:“我叫柳湘瑜,小絮不是故意打伤你妹妹的,在这里我替她向你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柳湘瑜道歉,当下态度也稍有转变,语气温和道:“你和柳湘琪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柳湘瑜微微一惊,反问道:“你认识柳湘琪?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见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又是一疑,继续反问道:“见过一次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那次他手下一人偷袭我,赔了一枚神木令给我,那人似乎是叫杨道雄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惊道:“她的神木令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你们打伤我妹妹,是不是也该赔偿些什么?听你的意思,你好像也有神木令?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一笑,摇摇头道:“赔偿是应该的,但神木令却是万万不可。你最好不要打神木令的主意,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,或许你已经被人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恍然,不由四下望去,正瞧见周边一个个都用贪欲的目光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你放心,他们都是我的属下,不会觊觎神木令。”说罢,便嫣然一笑地靠近了君临一些,悄声道:“如果神木令真在你手里,希望你能给我,当然,我不会白要你的,我可以满足你三个要求,只要不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君临回答,柳湘瑜又继续道:“神木令对你们并没有多大用处。虽然很多人都想得到神木令,那也只是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一些好处,换取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君临就彻底明白了。也就是说,有了这块神木令,就可以找柳湘琪讨要一些东西,让她帮你做一件或几件事。

    君临拒绝了柳湘瑜,又重复问道:“你和柳湘琪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柳湘瑜婉然一笑,道:“她是我姐姐,怎么?我们看上去不像吗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不像,她赔了我一枚神木令,你却要我把神木令给你,就这点而言,你们一点也不像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闻言愕然,随后又掩嘴一笑,道:“这样看来,我和她确实不像。”说罢,便凭空取出一块令牌递给君临,“虽然比不过神木令,但你们可以凭借此令来湘瑜阁找我,那里是我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君临接过此令,仔细的瞧了一瞧,在这令牌上就只刻了一个‘瑜’字,但这个‘瑜’字却不是谁都能刻上去的。

    柳湘瑜拉起还在低声哭泣的小絮,微微点头道:“那我们就告辞了,祝你们好运。”

    君临却把柳湘瑜给叫住,拱手一拜道:“这块令牌还你,我想换个赔偿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的神情很平静,但内心却十分好奇君临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难道还想索赔神木令不成?

    闪过这个想法后,柳湘瑜不禁一笑,道:“你想我怎么赔偿你?”

    君临把小静抱到身前,道:“你说过,我已经被人盯上了,想必在你们离去后,会有不少人来夺取神木令。我想把小静暂时托付给你,等我入宗之后,再把她接回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那好,我就接受这个赔偿方案,希望你能活下来,我在神木宗等你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名便衣男子从君临手中接过小静,此刻小静仍还在昏睡之中,但脸上的红肿已渐渐消退。

    柳湘瑜说道:“这块令牌你先留着,等到了湘瑜阁再给我。至于神木令,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和我做交易,以你的力量怕是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君临哈声大笑道:“那就不劳费心了,还请照看好我妹妹,不求你们天天供着,但求衣食无忧,毫发无损。”说罢,便甩袖而走,就好像在说,不要让我妹妹受到半点伤害,否则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是的,从那甩袖的动作就能看出,君临此话的用意,就是在警告柳湘瑜。

    可柳湘瑜根本就毫不理会,心平气和地对小絮说道:“小絮,以后你就和小静一起玩耍,可千万不许再打架哦。”

    小絮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乔玺,你暗中保护君临,千万别让他死了。”柳湘瑜望着君临的背影,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  那个叫乔玺的男子走在柳湘瑜身后,不解问道:“那小子如此狂傲,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,小姐你又何必在乎他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柳湘瑜笑道:“既然认识了,就总不能明知道人家有危险,还无动于衷吧?”

    乔玺说道:“属下明白了。”说罢,便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君临怀中抱着刀,一步步走在人流不息的道路上,望着周边毫不相干的人,眼中泛着忽隐忽现的杀机。

    在这看似风平浪静之下,却暗藏着波涛汹涌的杀意。只要天色一暗,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就会到处飘荡着血腥气味,以来掩饰杀人的瞬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今夜最适合杀人不过。

    君临抬头望着漫天繁星,将怀中的刀扛在了肩头,感受着四面八方吹拂而来的晚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很安静,除了风声之外,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忽然,数把飞刀破空而来,揉杂着风中向君临正面袭来。

    君临似乎看出这只是在试探他的实力,当下便挥斩着肩头的刀,把飞刀尽数劈回了去。

    这招看似简单,但对擅长暗杀的人来说,君临这一刀的威力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想要我的东西,至少也得先打声招呼吧?”君临的语气很平静,丝毫没有那种如临大敌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交出神木令,然后自剜双眼,可饶你不死。”这是一道很严肃的声音,说话的人应该是位老者。

    君临眉头一皱,讽笑道:“交出了神木令,还要自剜双眼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你唯一的活路。”这声音很柔和,君临猜是位女子。

    “别想着会有人来救你,这条街道全都是我们的人,就乖乖受死吧。”听不出这声音是男还是女,但有一点君临可以肯定,这人肯定不是一个正常男子。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你们是杨道雄的人?”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出,除了杨道雄想要剜挖眼睛之外,还有谁会这么做。难道是柳湘瑜?应该不至于,要是这样的话,小静岂不是太危险了?

    君临迫切想知道答案,但等来的却是两道身影的暗杀。

    杀人之夜已彻底的降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