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4章 神木宗考核前夕
    这个紫衣剑士叫荀凯,是神木宗紫木剑神殿的一个普通弟子。此刻他正和师兄弟们在这一带地区巡逻,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君临欺辱小静一幕。

    是的,确实是不小心看到的,毕竟没有谁敢在神木宗的范围内为非作歹,还是如此明目张胆的欺负小姑娘。可惜荀凯一心想要锄强扶弱,得到宗内的奖赏,但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人家只是在练功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难道只是为了练功不成?”荀凯仔细打量着君临二人,看样子还是有点怀疑。

    小静刚想辩驳,就听见君临笑道:“这位师兄,我们是来神木宗拜师学艺的,在路上时而无聊,就教了我妹妹几招擒拿法。”

    荀凯疑问道:“她是你妹妹?你们怎么长得不像?”

    君临无奈的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也不好回答。

    小静嘟着小嘴,紧紧抱着君临的手臂,道:“君临哥哥是我哥哥,我自然就是君临哥哥的妹妹了,非要长得像才行么?”

    荀凯尴尬笑道:“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那这里离神木宗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荀凯认真想了想,道:“以你们的脚力,三天的时间应该能赶上,途中不出意外的话。”说罢,便指点着君临具体方位,什么样的路线能最快赶到神木宗,“你们赶紧上路吧,别错过了时间?”

    小静不解问道:“会错过什么时间啊?”

    荀凯微微一惊,道:“难道你们不知道么?三日后,是我神木宗三年一度的招生大会啊。”

    君临向荀凯道了声谢,拉着小静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神木宗前行而去。

    荀凯望着君临和小静的背影,睁大着双眼,好生无语道:“还有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荀师兄,你没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荀师兄,你别怕,有我们保护你,谁都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,要伤荀师兄,就从我们尸体上他过去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君临离去的同时,荀凯的那些师兄弟们纷纷上前而来,持着手中的武器挡在了荀凯的跟前。

    荀凯瞥视眼自己的师兄弟们,也很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好吧,什么人都有,一点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其实以君临的速度来说,要赶到神木宗根本就用不着三天,就算带着一位小姑娘,顶多也就百来斤而已,根本就算不上是负重。

    是的,君临为赶时间,一直把小静背在了身上前行,根本就没有放下过。

    一路上,小静有说有笑,有吃有喝还有得睡,但君临却是足足赶了两天两夜的路,杀了沿途袭击的魔兽,直到能清楚地看到神木宗的那块门匾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神木宗所在的区域就像一棵巨树,高低不同,向四处伸展而开,横跨了二十里之地的面积。

    “君临哥哥,这就是神木宗么?”小静朦朦胧胧睁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道:“我想应该是了。”

    小静揉了揉眼睛,惊叹道:“好大的一棵树啊。”

    君临笑而不语,一个纵身跨步直奔神木宗招生贴榜之处。

    招生的地方是一个广场,虽然面积不大,但前来拜师学艺的人却出奇多。除了一些富家子弟之外,也有很多的贫苦孩子。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都是十几岁的孩子,稚嫩的脸上尽是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神木宗的门还处于关闭状态,因为明天才是招生考核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在耐心地等着,占据一个好的位置,以免还没有轮到自己就结束了招生。

    此刻,君临已把小静放下,带着她行走在人群中,用图腾币买了两张招生考核的门票。

    这图腾币是君临变卖魔兽核晶换来的,毕竟图腾币才是这个世界所流通的货币,以便交易所用。

    图腾币分为金币银币铜币,还有纸币。

    金币是用特有的一种金属,其内蕴含强大火之属性的炽焰金,则银币是用炽焰银,铜币是用炽焰铜,再由两大神国参杂其他属性的金属共同冶炼而成。

    而纸币是用一种更为特殊的神木练成,只要烙印上两大神国的印记,就能随心所欲的购买物件。

    “君临哥哥,这考核资格证好贵,都够小静生活上一年了。”小静小心翼翼护着那张门票,生怕不小心就不见了一样。

    君临对钱币没有什么概念,这东西再好也远比不上魔兽核晶,就更比不上拜师神木宗的资格了。

    “君临哥哥,你为什么要拜师神木宗啊?”小静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一怔,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,难道只是为了找救过自己的那个女子——慕初晴么?

    小静见君临不答,也不再问。无论是什么原因,只要能和君临哥哥在一起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小静便就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,“小丫头,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说人家是小丫头,却也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和小静一般大,也是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小静迷惑地望了过去,正看见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双手叉邀,一脸怒气的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刚才笑什么呢?”瓷娃娃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是在说我吗?”小静指着自己,眨着眼睛望着瓷娃娃,“你的脸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瓷娃娃一手捂着脸,一手指着小静,哼声道:“不许你看,也不许你笑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个瓷娃娃的脸上被画了一只小乌龟,虽然小脸蛋已被洗过,但还是隐约能看见。所以瓷娃娃就误会了小静是在笑她,一时气不过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君临一直都看着这一幕情景,可他没有多说半句,总觉得岛外的孩子太幼稚了,十二三的年纪了,竟然还跟小孩子一样,有种代沟很严重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静又走近一步,看清了瓷娃娃的脸,不由恍然道:“是只乌龟啊。”

    瓷娃娃闻言怒极,提手便是一掌掴在了小静的脸上,很是果决。

    小静的脸顿时便肿了起来,数颗混着血的牙齿也掉在了地上。君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当他把小静护住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君临看出了瓷娃娃有着黄级中期的实力,而小静就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野孩子,怎么可能挨得住这样的一巴掌?

    君临急忙掏出柳湘琪赠的那粒丹药给小静服下,望着瓷娃娃的眼神充满着杀意。

    瓷娃娃见小静如此状况,当下也惊恐不已,忙忙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修长的手搭在了瓷娃娃的肩头,温柔道:“絮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瓷娃娃转身一看,猛然扑进身后那人的怀里,大哭道:“姑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气不过她笑我,就打了她一巴掌,我没有用多大的力,真没有用多大的力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