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2章 神木令
    往生歇栈十里地之外,君临一身褴褛的躺在一条溪河边,大量鱼虾水草团聚一处,吞食着君临滴流到溪水里的鲜血。只是这鲜血中蕴含的力量太过于狂暴,使得整条溪河里的生物死伤大片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君临艰难地睁开了双眼,迷迷糊糊坐了起来,望着四周依山傍水的环境,喃喃道:“离开往生歇栈了么?”说罢,便揉了揉沉重的脑袋,回想起大战往生歇栈的一幕幕苦笑一叹,继续道:“但愿妖女人不会说出我的身份,不然往后的日子就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条行舟从溪河中经过,在船上站着一男两女以及戴着斗笠的船夫。

    只见那男子身穿一袭白衣长褂,头发的发束编织得有模有样,可配上那张猥琐却又故作冷峻的脸,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湘琪妹妹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虽然白衣男子的目光没有落在两位女子的身上,但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她们,“再往前走,可就要进往生之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师兄,难道你没有发现这条河里的鱼虾好像都死了么?”这个叫湘琪妹妹的女子姓柳,其容颜甚美,就如她的名字一样,无论是声音还是走路的姿态,都是给人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师兄名为杨道雄,他看了河中鱼虾一眼后,不由皱了皱眉头,神情显得十分凝重。而另名女子是特意派来保护柳湘琪的高手,虽然年纪轻轻,但其修为距地级境界似乎只有一步之远。

    “方芹姐,你呢,看出什么问题了么?”柳湘琪很随意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位叫方芹的女子摇了摇头,道:“小姐,属下无能,未能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从水中舀起一勺水,又慢慢倒入河里,道:“是水,这水里充斥着很狂暴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笑道:“或许是有往生丹掉到这条溪河之中,这些鱼虾承受不住其药力吧?”

    杨道雄点头道:“不错,往年也有过相同的情况。”说罢,便四下环顾了一周,看到了也正在看着他们的君临,继续道:“那边有个人,看样子应该是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柳湘琪说道:“我们过去看看,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船停在了岸边,杨道雄和柳湘琪二女走到君临跟前,正是当君临起身站起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从哪里来?”杨道雄见君临衣衫破碎,全身邋遢得像个乞丐,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厌恶之意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理会杨道雄,而是目不转睛地望着柳湘琪,那充满欣赏的眸子里,倒映着柳湘琪害羞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看够了没有?”杨道雄见状甚怒,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君临的身上,“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,眼珠子不要到处乱转,小心被挖掉。”

    此刻君临的身体很虚弱,这一脚下来,不仅被踹倒,还把闷在胸中的瘀血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君临擦净嘴角的血渍后,索性坐在地上不再起来,但他的眼睛仍然还注视在柳湘琪的身上。

    杨道雄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,区区弱者居然敢如此忤逆自己,还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可柳湘琪却拦住了又要下毒手的杨道雄,向君临道歉道:“这位朋友,我师兄性情暴躁了些,伤了你实在不好意思。”说罢,便取出一粒丹药交给方芹,让她交给君临,继续道:“这是我神木宗炼制的丹药,能让你早日痊愈。”

    君临接过丹药,却没有立即服下,而是反问道:“你们是神木宗的人?”

    柳湘琪笑道:“我叫柳湘琪,这是杨道雄师兄,这位是方芹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临将丹药收起,缓缓站起道:“我不是问你们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颇然怒道:“小子,不要给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视了杨道雄一眼,问道:“有没有多余的衣服?”

    要不是柳湘琪制止的话,杨道雄肯定会把君临大卸八块,然后扔进溪河里喂鱼。在柳湘琪示意下,杨道雄很不情愿地取出一件灰色长衫抛给了君临。

    柳湘琪说道:“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君临却在一本正经地穿着衣服,没有立即回答柳湘琪的话,穿好的衣服一点也不是合身,足足大上了一号。不过柳湘琪也挺有耐心,竟没有露出一丝丝的恼怒之意。

    杨道雄十分不理解柳湘琪为什么对君临感兴趣,论长相或是实力和背景,君临有哪点能和自己比?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杨道雄就越是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你似乎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柳湘琪笑道:“既然你是这么想的,那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说罢,便对君临微微一点头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君临却说道:“怎么去神木宗?”

    柳湘琪疑惑不解,问道:“你要去神木宗?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我叫君临,想去神木宗拜师学艺。”

    杨道雄怒火中烧,大喝道:“小子,你找死。”说罢,提掌便是向君临的心口轰去,杀机四溢。

    在杨道雄看来,君临就是换了种方式接近柳湘琪,而且还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故布疑阵,欲擒故纵。任何敢觊觎柳湘琪的人,无论男女老少,杨道雄都会想方设法除去那个人。

    就好比这次,杨道雄更是直接,竟当作柳湘琪的面杀人。然而,柳湘琪也没有阻止,似乎也想看看君临是不是能接下杨道雄一掌。

    如果君临不能接下杨道雄一掌,那死了便就死了。如果能接下这一掌,指点他去神木宗拜师学艺又有何妨。

    在杨道雄凶猛的一掌逼近之际,君临的眼里闪过一缕凶狠,但经开启九龙封印后,无奈身体的机能还未恢复,只能凭借肉身之力硬抗这一掌。

    君临被杨道雄一掌击退数丈之远,欲要吐出的鲜血想要强行咽回了肚中,但最终还是喷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不过,君临却没有在杨道雄的掌力下死去,尽管模样狼狈了一些,脸色变得很苍白,看上去就像一个要死的人,但终究还是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湘琪抱着歉意道:“实在抱歉,没能拦住师兄,差点就伤了你性命。”说罢便取出一块令牌让方芹递给君临,继续道:“这是我神木宗的神木令,可以让你拜师更简单些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临没有拒绝柳湘琪的歉意,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此承了柳湘琪这个人情,只要自己的伤势一好,这一掌一脚之仇肯定是要报的。

    其实在一开始,君临只是想知道去神木宗的路线,甚至想和柳湘琪一路同行,但现在看清了她和杨道雄的面目,很清楚自己要是跟着他们会有怎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