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1章 神形俱灭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几位会出手,自然是想从君临身上捞到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只要能再听上几遍龙吟之音,就能得到莫大的好处,更何况是从战斗中亲身经历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个时候出手,是不是有点太瞧不起我毛某人了?”毛不拔手持着血屠刀,望向这几位的那眼极为不屑,竟一步步退出了厮杀的范围,心中暗想道,“既然要横插一手,那索性就看看你们有什么资格,来分我毛某人一块肉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的行动已被这几位所禁锢,全身连同龙骨之尾都被蔓藤死死缠住,弥漫四周的火焰也染上一层层冰晶。另外,一根根泥土之柱从天而降,狠狠地砸在了君临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攻击君临的要害,似乎只想让君临在吃痛后吼出龙吟,并不想取他性命,可结果却不如人意,毕竟区区程度的攻击还没有资格让君临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只有这点程度吗?”君临的眼神已有了明显变化,最后的一丝清澈也在滚滚烈焰中消磨殆尽,“还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渐渐熄灭的火焰再次冲天而燃,将周遭冰封的空间尽数融化,一条条蔓藤就像点燃的鞭炮,噼里啪啦似的爆碎了一地。与此同时,从天而降的泥土之柱正如流星般坠落,但却也被龙骨之尾一一击碎,化作一粒粒燃着火焰的泥沙飘悬在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狂风呼啸,泥沙在龙骨之尾的搅动下凝聚成一条巨龙盘旋,直接向那几位轰杀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地面上赫然立起一道厚重的岩泥之门,随后生出无数蔓藤覆盖在岩泥之门的每个角落,最后在巨龙冲杀而来的瞬间气温迅速下降,不仅冻结了空间气流,还将那座长满蔓藤的岩泥之门增加了厚厚的一层冰封外衣。

    然而,如此强大且默契的防御在君临的猛攻下根本就不堪一击,最后都不得不施展出图腾之体来进行最后的回防。

    只见在白衣女子身后出现一头绿色的鲨鳄虚影,周遭瞬间变得苍茫一片,就像是堕落在深海里,无限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这是沙清秀长老的鲨鳄,据说她凭借并不突出的天赋修炼到了地级境界,还成为了易寒宗的长老,真是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高壮大汉身后出现的则是一只黄色的猿猴虚影,手持着由岩泥之土凝聚出的石柱,仿若要捅破天际一般,让人心悸不已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魔猿之名,在凰土门里除却那几位之外,就属魔猿长老的修炼天赋最佳了,三十几岁的年纪就修炼到了地级境界,想必在场很多人都会自愧不如吧?”

    青衣青发老者身后是一群密密麻麻的蔓藤枝条虚影,虽然看似葱郁充满了生机,但充其量就是春季的野草,根本就没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神木宗堕落到了这个地步,竟然让这个老家伙做一堂之主。要是能有沙清秀长老一半的毅力,也不至于这把年纪才到地境,听说还是耗费神木宗大量资源强行拉上来的。这样也就算了,可没想到这老家伙还自称青衣子,真是恬不知耻。”

    敢如此评论这几位长老,除了毛不拔之外,恐怕其他人还没有这个胆量,或者是所谓的闲情。

    青衣子听毛不拔如此评价自己,不禁老脸一红,但在与君临厮杀时依然躲在了最后,且自我安慰道:“老夫主修的是治愈,力量自然会差点,就算不冲在最前面也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但关键的是,这青衣子的治愈能力似乎也只有半吊子水,根本就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少人看青衣子的眼神纷纷闪烁着嘲讽之意,让那些神木宗的弟子难堪至极,都不由地低下了头颅。

    如果青衣子被毛不拔所刺激而冲到最前面的话,恐怕这个时候已被龙骨之尾刺穿了身躯而死。

    确实,君临摆着龙骨之尾横扫,以扑杀术为基础,纵跃到这几位长老的跟前,扣着龙之爪牙狠狠拍去,与魔猿的巨柱和沙清秀的鲨鳄之牙撞击在一处,迸发出电石火花,激荡起沉重的爆破之音。

    忽然,伴随着一声龙吟巨吼,君临将沙清秀与魔猿的图腾虚影轰散,口中喷出滚滚烈焰浇灌在整片区域里,使得他们皆是狼狈不堪,不仅被烧得衣衫褴褛发如枯草,而且还喷涌出大量的气血,看上去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的眼中对人类的怨毒绽放到了极点,恨不得大杀四方,将整个往生歇栈夷为平地。只见龙骨之尾疾速而扫,所过之处尽是碎石烂瓦,但对那块矗立在往生歇栈前的石碑却造不成任何的损坏。

    毛不拔见状大怒,挥舞着血屠刀向君临杀去,无数道血屠之光犹如天降神雨一般,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。旋即,在毛不拔的身后现出一只赤红的狸猫,其肥胖的躯体与毛不拔很是相像,将来袭的龙骨之尾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妖人小可小觑,还请诸位一同出手,先将他困住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。”也不知道是谁,竟然在这个时候煽动众人出手,太不把毛不拔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也就是在毛不拔抓住龙骨之尾的瞬间,在场诸位纷纷祭出兵刃,施展着手段轰向了君临。在这种情况下,即便是君临这等强悍的血肉之躯,也忍不住喷出燃着浓浓烈焰的气血。

    不过正因为如此,使得君临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“人类小子,只要解开全部的封印,你就可以借助我的力量铲平这里,杀光所有的人。”小虬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躁,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机会,自然不想因此错过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怎么了?”君临晃着有些沉重的脑袋,看着纷纷落在身上的攻击,尤其是在血屠刀横空劈来之际,左眼的瞳孔猛然一缩,一道如星辰般漩涡中闪烁着黑色光点。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该死……,就差一点点,一点点。”在小虬不甘的咆哮下,君临在血屠刀临近的瞬间,莫名消失在了原地,只留下一个被火焰焚灼而成的痕迹。

    难道是被这接踵而至的攻击所灭杀得不剩半点踪迹?

    毛不拔四下而望,神色十分浓重地望着君临消失的地方,喃喃道:“哪里去了?难道真的神形俱灭了么?”

    当然,看到君临莫名消失,在场所有人都和毛不拔一样的想法,即便是妖穹妃知道了君临的身份,也同样有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听着众人议论纷纷之词,毛不拔越来越确定君临还活着,用了自己所不知道的手段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