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0章 血屠刀
    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开始。

    不经意的一个小意外,也足以让整个计划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一开始就是想挑拨往生歇栈与两大神国各宗门的战争,纵然到最后没有如愿发生大战,也定会使得往生歇栈不再与金玄门和天火教合作,断绝生意上的往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往生歇栈的盈利方式还有很多,比如拍卖黑市,以及各种只能在暗地里做的生意勾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金玄门和天火教的少主在往生歇栈连连丧命,往生歇栈不再给个说法定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金长老,就是这妖人谋害了贵宗少主,妖掌事发现此人行迹可疑,正与此人奋力厮杀。”毛不拔不知从何而来,望着君临与妖穹妃厮杀的战场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毛不拔知道事实不是如此,但若能借君临来化解往生歇栈与两大宗门的矛盾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金长老也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事情不是毛不拔说得那么简单,当下便轻哼一声,纵身加入了厮杀的区域中,大喝道:“妖人贼子,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找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,即便知道不是事情的真相又有什么关系呢?只是金长老他有一个弟子也死在了往生歇栈,心里多少会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不愧是一门长老,其实力比起妖穹妃并不逊色半分,只见他并指成剑一挥,无数道剑气凭空而现,形成一个漩涡之阵向君临穿刺而去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微惊,感受到金长老浓烈的杀意,当下便弃妖穹妃转战剑气之阵。龙骨之尾一摆,仿如横扫千军一般,带着呼啸而起的烈焰之风,将剑气尽数湮灭。

    妖穹妃暗自无奈,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,接下来只能靠君临自己了,而她所能做到就只有悄悄退下,不给君临造成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当然,妖穹妃不会大摇大摆就脱离战场,而是借助君临与金长老对击的力量,假装受创。

    毛不拔见状不禁轻笑,显然是看出了妖穹妃的意图,但这种结果却正是他所想要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金长老已避过了龙骨之尾的扫杀,近到了君临的跟前,祭出一柄锋利长刀直劈其眉心,似要连灵魂和肉身一同灭杀在此,可眼看就要功成,长刀劈中的却是君临燃焰的掌心。

    一轮如日般绽放的螺旋之焰越来越狂暴,瞬间将金长老的长刀绞碎,且速度与威力仍丝毫不减地轰杀而去。

    金长老神色剧变,双手猛然一推,在他的身后顿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螳螂虚影,舞着臂刀斩向了君临的日天螺旋焰。刹那间,一声巨响从中惊起,激起的烟尘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贼人如此之强,竟让金长老施展出了图腾之体。”毛不拔眉头轻轻一挑,望着在场诸位地境强者,温和笑道,“不知有哪位去助金长老一臂之力,拿下这贼人?”

    这贼人能有如此实力,众人皆是猜测君临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师父。那么,这样的人自然没有谁愿意去惹,更何况被杀的人又不是自己宗门的少主。

    金长老一刀劈开了螺旋之焰,将君临逼退近十丈之远,让周边本就没有植被的空地更加荒芜不堪。

    “金长老,等拿下此妖人贼子,毛某在天之阁为长老你庆功。”毛不拔大声朗笑,让人听在耳中似乎有些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金长老却一直阴沉着脸,没想到施展出图腾之体后,都未能一击将贼人击杀。由此可知,想要一举拿下君临,只凭金长老一人还不足以办到。

    听着这浓浓的嘲讽话语,金长老的怒火似乎燃到了极点,身后的图腾虚影再次闪现,左右两柄臂刀双双开拔,仿佛要将天空劈开一样,让在场众人隐隐感到一股强大气势的压迫。

    君临抬头一声龙吟惊鸣,欢悦的火焰跳动满是兴奋之意,施展着扑杀术踏在脆弱的泥土上,瞬间便就火焰熊熊而燃。一条龙骨之尾仿如天际而来,毫不畏缩地向金长老鞭砸而去。

    随即,金长老被龙骨之尾砸得吐血,图腾虚影也一点点消散不见。同样,君临再次被击退数丈之远,燃烧身上的血红之焰也暗淡了下去,仿佛会随时熄灭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囚龙岛的力量么?”妖穹妃的美目流转,心中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毛不拔的眼中泛着贪婪之光,二话不说便就手持着一柄屠刀向君临劈斩而去。

    这全然是因为君临吼出了龙吟之声。

    虽然毛不拔不知道君临的身份,但从君临的战斗方式以及战斗形态来看,让他不由得往这个方面去想。就算到最后发现并非自己所需,那也可以当作是往生歇栈为金玄门和天火教捉拿凶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毛不拔的直觉一向很准,认定了君临身上有他所需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兴奋的惊鸣,但却不是谁知道龙吟之声,数来数去也就寥寥几人而已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几人对君临也有着浓厚的兴趣,纵然是得罪其身后的人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诱惑,不是谁都能抵抗得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突袭而来的屠刀一劈,君临来不及以龙骨之尾防御,只得用双臂去挡。

    “就让毛某用血屠刀来试试你的血肉有多强。”虽然毛不拔的身躯很肥胖,但他的动作却像猴子一样灵活,在劈了君临一刀后,又猛地拉开了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真是血屠刀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血屠刀,听说黎元阳遭往生歇栈镇压后,这把刀就落在了毛不拔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血屠刀,我当初亲眼见过黎元阳用这把刀做过菜。”

    血屠刀可算得上是天下凶器,可黎元阳却偏偏用此刀做菜,听到这个消息的人纷纷摇了摇头,认为黎元阳太过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认为君临被斩断手臂,甚至重伤身死的时候,却又看见那条龙骨之尾横扫着四周,且在尾端还燃烧着一轮如日般的螺旋之焰,将继毛不拔之后杀来的数人尽数逼退。

    毛不拔见君临在血屠刀的劈斩下也毫发无损,当下欣喜万分,再次持着血屠刀劈杀而去,带着无数刀光垂挂。同时同步,另几人也纷纷使出了压箱绝学,联合毛不拔一起向君临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而这几人正是其他各门各派的长老级人物,此番带宗门子弟来此历练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,那是易寒宗长老,将周遭空间尽数冰封。一位赤身的高壮大汉,来自凰土门,化手臂为石柱向君临冲击而去。一位青衣青发的神木宗老者,凭空长出一条条手臂粗细的蔓藤,如网般向君临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