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9章 添一把火
    如果君临追上了毛不拔,且坦白了事实的真相的话,那必然会遭到往生歇栈的无情镇压。

    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但,就在君临刚踏出夏之炎包厢的瞬间,一道美妙的身影拦在了他的跟前,而这女子不是妖穹妃还会是谁?

    “为什么拦我?”君临没有停下脚步,抬起手掌便是一记龙之爪牙扣了过去,可妖穹妃却只是挥了挥衣袖,就让这凶猛的一击轰在柔软的丝布上,毕竟妖穹妃的力量远比君临要强的多,根本就在易如反掌之间。

    此刻妖穹妃已禁锢住了君临的行动,道:“我受人之托,不让你因此断送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哼道:“我倒想看看谁有这个本事,能拿走我的性命?”说罢,从他的丹田处不断涌出如血色般的火焰之光,继续道:“奉劝你不要拦我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面对地境强者也敢说这样的话,不得不说君临有些狂傲,但似乎是有狂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妖穹妃见状一惊,道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,我也奉劝你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显露了自己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眼中露出道道寒芒,阴笑道:“再问你一句,让还是不让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君临的气势已渐渐攀高,其修为力量也突破到了地级境界。

    “人类小子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用到了我的力量。”与此同时,在君临的脑海中正在荡响着那条龙小虬的兴奋之音,“这你大可放心,只要你解开全部封印,区区地境,根本就挡不住本神一击。”

    可君临根本就没有理会小虬的话,而是不慌不乱地从妖穹妃身边经过,速度也不经意加快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妖穹妃并没有让道,也不会任由君临从自己手上去送死。虽说此刻君临的实力也达到了地境,但这根本不足以成为他挑衅往生歇栈的本钱。

    只见妖穹妃一个闪身,犹如狂风吹拂,瞬间就拦在了君临的跟前,柔弱的双手间却是狂风大作,阻挡着君临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风吹着火焰摇曳,让这狭窄的廊道变成一条火焰之路,就像是鲜血浸染着泥土泛红,埋葬了一切的阻碍。

    君临俯身而下,身后一条燎燎的龙骨之尾如利剑穿梭一般,直逼妖穹妃的眉心,高灼的温度使得四周气流膨胀,响起阵阵爆炸惊鸣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自然会被在往生歇栈里的人所察觉,尤其是那些地境乃至天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妖穹妃在与谁战斗?好可怕的火焰,难道是律火先生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律火先生,我刚还看见律火先生离开了往生歇栈,去天火教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这次死的可是天火教的少教主,律火先生回去的话,必然受到重罚,他要么潜逃了,要么就找妖穹妃报仇,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这个火焰怪人就是律火先生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的,除了律火先生,还有谁有这个实力,能掌控如此强大的火焰之力?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永远都不会嫌事多,只要不祸及到自己,根本就不会去管真相是什么,人云亦云的谣言似乎更像是他们所认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君临与妖穹妃的战斗从廊道直接蔓延到广场,战火的屠戮就像是绚烂的烟花,在平地上无尽地绽放。

    龙骨之尾所扫过的地方不再有完整的存在,但君临根本就没有触碰到妖穹妃半点,就连衣角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说到底,君临与妖穹妃之间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君临就索性再开一层封印,直接将实力与妖穹妃持平,那条龙骨之尾的力量变得更加狂暴,所过之处火焰尽焚。

    此刻,君临的身上渐渐覆盖起一层龙鳞图纹,挂在脖间的那条项链也散着微弱的红光,但又与火焰之红却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把九龙封印全部给本神解开,本神赐予你力量,把这里所有的人类全部杀掉,通通都杀掉。”那条龙小虬已从兴奋转变成了激动,现在只要君临解开九龙天宫的封印,他就可以占据掉君临的肉身,从此逍遥于世,甚至大肆屠杀人类以消多年的心头之恨,“人类小子,快……快……,快解开封印,你就可以杀了这些人,谁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充满着诱惑,若是君临的意志稍有些不坚,就很可能让小虬因此得逞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君临仅是开启了三道封印,并没有依从小虬之言,将九龙封印全数解开。

    “糟糕,这小子的力量越来越强大,暴戾之气也越来越盛,恐怕是用了什么秘法。”妖穹妃在君临的攻击之下也渐变得有些吃力,已不得不拿出真实的本领,以免阴沟里翻船,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万一触动了往生禁制,到时他就再难逃脱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妖穹妃已放弃了阻拦君临,反倒引领着君临向往生歇栈的外部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或许还能给君临创造一个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还需君临自身愿意逃离,否则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妖穹妃在君临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,已然是将战场换到了往生歇栈外面的一块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你的龙之力并没有被剥夺,反倒达到了这种程度,还真是让人意外。”一个藏在黑暗中的人被一身黑袍笼罩,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眸子注视着战场,“不过有这样的结果,勉强算是合我心意,要是在添上一把火的话,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好戏看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该出现的人已全部站在了往生石碑之前,望着这场地级境界的战斗,每个人都有着心中所想,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身影从在场众人间纵身而跃,持着一杆钢铁之枪从妖穹妃的后背偷袭而来,且大声喝道:“妖女,还我师兄命来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小子还真是愚蠢,既然是偷袭,为什么还要出声提示对方?难道只是在杀人之前给自己添加勇气吗?其实不然,这是故意而为的,不仅是想让正在厮杀的两人知道,更想让在场诸位都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持枪而杀的人就是去送死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杆钢铁之枪在龙骨之尾的绞灭下化作湮尘,持枪的人也在燎燎火焰之下,连灰也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然而,君临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自己就这样杀了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还是金玄门的少门主。

    是的,看这时金长老的神情变化,在场所有人都猜到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把火添得如何?如果不够的话,那就再添上几把,定能助你的极阳龙炎如日般耀眼。”还是那处黑暗之地,但那双眼睛却在不知不觉间隐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