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7章 妖穹妃的麻烦
    鹰眼男遭到如此程度的无视,心里自然很是不悦,但他却没有出手惩戒,而是饶有兴趣地望着丁承钧。

    这种人是十分危险的,谁也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临在灌下整葫芦酒后,从丹田处慢慢扩散着强劲的热量,壮实着四肢百骸以及每寸血肉。一旦鹰眼男出手攻击的话,君临或许还能借着这些力量来进行还击。

    丁承钧似乎看出了君临的意图,不以为意道:“君临兄弟,你大可放心好了,没有谁敢在往生歇栈行凶,除非他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但在说完这句话后,丁承钧落在鹰眼男身上的目光正悄然发生着变化,不知不觉间透露着恐慌,“这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鹰眼男讽笑道:“正如你所说,一个活腻了的人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还来不及反应,就已见鹰眼男的攻击席卷而至,一只修长的五指之爪燃着焰光锁向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也时刻扣着龙之爪牙准备着,与袭来的鹰眼男对击了一爪,但由于实力之间的差距,君临直接被击退数丈之远,根本就没有取到半点阻击的作用。

    是的,鹰眼男的攻击依旧是那么迅猛,再加上丁承钧与他的距离又相隔不远,几乎看不出这期间还改变过轨迹。然而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鹰眼男却莫名倒在了八方桌上,尽管那只伸向丁承钧的魔爪还燃着火焰之光。

    此刻,只见一个背影就能让人蠢蠢欲动的女人步步生莲而来,轻轻挥出一阵清风席卷,顿时就见本该在八方桌上的鹰眼男已躺在了白发男的旁边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从窗口扔出去的。

    丁承钧从窗口望去,心有余悸道:“碰上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说道:“早告诉过你,不要小瞧了任何人,随时随地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深深呼了口气,走到君临身旁并将之扶起,笑道:“谢谢君临兄弟了,你应该没受很严重的伤吧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理会丁承钧,而是提醒着妖穹妃,道:“妖女人,被你杀死的两个人其实早就死了,而且他们同是一个人的傀儡分身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妖穹妃很好奇地打量着君临,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君临回答道:“我叫君临,君临天下的君临,从囚龙岛跨海而来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闻言大震,囚龙岛上已经有人出世了么?不,这怎么可能?在她的心里有千万个理由质疑君临的来历,最重要的是,任何一个在囚龙岛生存过的人都不可能还活着。这可是铁一般的定律。

    君临又继续说道:“还有一个重生者,被你杀掉的两个人,就是他的傀儡分身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的脑子有些凌乱,二话不说便将君临的行动禁锢住,那双火热的眼睛就像看到了奇珍异宝,尽是贪婪的**。

    丁承钧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可看到君临被妖穹妃擒住的瞬间,立马就清醒了过来,阻拦道:“妖姐姐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妖穹妃说道:“黎元阳应该和你说过,在囚龙岛上的任何东西都沾染着龙血,就更不用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说道:“那又如何?你真就相信那些道听途说的传言吗?”

    妖穹妃沉默了许久,缓缓闭上眼睛而再睁开时,眼中也恢复了平静,轻叹道:“不要再说自己是从囚龙岛出来的人,否则你会被大卸八块,遭到两大神国的哄抢。”

    此刻,君临已恢复了行动的能力,也自然可以说话,当下便十分不解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妖穹妃苦笑道:“任何一个从禁地活着出来的人,都是这个结局,尤其是从囚龙岛,还有往生洞里活着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往生洞?应该就是夜星他们所生活的部落吧,果然存在着大秘密。

    丁承钧接声说道:”所以很多人都不敢进禁地,除了禁地里本就有的危险之外,还要时刻担心被人惦记着。可要是没有人去禁地的话,禁地的那些秘密就不可能被人所知,所以两大神国就会定期往禁地里送人,送一些被遗弃的人。”

    被遗弃的人?那梦小姐与萱小姐这两个圣女也是被遗弃的人么?还有君临自己,从小就被遗弃,除了一个名字之外,就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君临想到这些,心里不由得悲愤难耐。

    妖穹妃打断丁承钧的话,摆了摆手道:“不要再说了,这些都不是我们能谈论的话题,总之好自为之,不要被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君临努力压抑着悲愤情绪,道:“多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微微点着头,眼中时不时浸透着落寞神色,还有潜藏在深处的一缕悲哀。

    望着妖穹妃离开的背影,丁承钧很是心疼道:“你别看妖姐姐是往生歇栈的掌事者,她心里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,元阳大哥和我说过关于她的一些经历,她已经很努力了,很努力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,道:“我能看出来,否则就凭她先前对我展露出的贪欲,她恐怕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顿时翻了个白眼,很是无语道:“君临兄弟,能不能不要再吹牛了,说这种话可是很危险的,搞不好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尴尬地向窗外望去,脸色顿时凝重无比,道:“妖……她恐怕要遇上大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,在鹰眼男和白发男的尸体前,毛不拔似乎正与几个男子商讨着什么,其四周所围观的人全是各宗各派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“毛老板,只要交出妖穹妃,我金玄门和往生歇栈还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否则别怪老夫翻脸不讲人情。”这是一位老者,花白的胡子直垂胸前,但头上却没有几根毛发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只要交出妖穹妃,我天火教也愿意化干戈为玉帛。”说这话的是一个红头发,但其脸上却有一块火红的胎记,胎记下有着密密麻麻的伤疤。

    显然,敢和毛不拔这样说话的人,他们的实力绝不容小觑,在各自门派宗教里的地位也定然不低。

    “金长老,律火先生,实在是抱歉,妖穹妃与我同是掌事者,我没有任何权力处置她,这还得请示我们老大,探探他老人家的态度。”虽然毛不拔的姿态很是低三下四,但他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丝毫退让。

    金长老就是金玄门的那个老者,他在听到毛不拔抬出往生歇栈幕后老板时,说话的底气明显就弱了许多,而且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律火先生呢,就是天火教的红毛怪,他的性格就如烈焰一般火爆,根本就不在乎往生歇栈所谓的幕后,直接威胁道:“要是不交出妖穹妃,往生歇栈就没有必要继续营业下去了,我会把它烧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