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舌尖上的真相
    妖穹妃的离去并不是没有人知道,但到如今时刻,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死在了往生歇栈,顿时就引起了众人的纷纶,甚至是一些不必要的恐慌。

    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白发男子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仅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人物,这事也就自然而然会遗忘在岁月里。但如果他真是某个宗派的天之骄子,或者是那位天境强者的后辈,那一切的纷争就可能因此而起。

    妖穹妃似乎并不在乎这些,杀了一个人就好像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没有任何人敢靠近死去的白发男子,都相隔着数丈的距离,唯恐会有麻烦招惹上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丁承钧却慢慢悠悠走到白发男子的跟前,很是厌恶地摇着脑袋,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你小子的样子,莫名地心情不爽。”

    君临与丁承钧一同而来,却见他屈身盯着白发男子的尸体许久,脸色越来越是凝重。

    丁承钧问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在了君临的身上,等待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可君临却是不答,捡起地上的酒杯碎片划在白发男子的眉心,瞬间就渗出一滴浑浊的鲜红血珠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在做什么?那是血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先别管,看着就行,万一这白发是个重要人物,这小子一定死在我们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对,看看这小子耍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丁承钧听着这一句句话,当下凝视着阴寒目光一扫,道:“谁敢再多说一句?”说罢,便双手同时并指成剑,强大的剑意弥漫在整个空间中,令地上的酒杯碎片轻颤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这手段并没有多高明,但硬是让在场所有人不敢再出声半句。

    又见君临拾起白发男子眉心的血珠,先是嗅了几许,又是看了片刻,最后更是放在舌尖过滤了一遍。

    是的,君临只是过滤,并没有把这滴血珠吃掉,因为这血珠一沾到君临舌尖的瞬间就被吐了出来,且使得整个空间都充满了腥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。”说罢,君临立即扫视着四周,没有错漏任何一个可以隐藏的角落。

    丁承钧惊疑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君临回答道:“这人死了很久,恐怕是有人故意想挑起往生歇栈和各宗门的战争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已经说的再明显不过,如果要挑起战争的话,那就说明这个白发男子的背景很强大,往生歇栈马上就要成为是非之地。同样也是因为这句话,几乎让所有人都忽略了前半句。

    “一旦发生战争,以我们的实力肯定是炮灰,得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发生战争,我们也会被杀的,他们的怒火会发泄在我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无论结果是什么,我们都要在他们大人物齐聚往生歇栈前离开,否则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带头离开,在这还没有定论的危险来临之前,就已丝毫不顾往生歇栈里的规矩,就更不会害怕区区丁承钧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丁承钧同样也顾不上太多,但他却没有惊慌失措,只是因为君临所说的前半句而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什么叫这人死了很久?到底多久可以称为很久?丁承钧心里没有具体的概念,只能找君临问一个明白,这其中必然有他所不知道的一些隐秘。

    那么,君临又是怎样的来历?到了如今地步,丁承钧也迫切地想要知道,为什么君临会认识这个白发男子?

    可就在众人慌乱之际,君临已是找准了方向离去。当丁承钧看到君临的时候,就仅有一个很模糊的背影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既然丁承钧选择了君临作为知己朋友,就自然不好再去怀疑什么,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往这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“先跟去看看。”虽然丁承钧很相信自己的感觉,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人性早就受到了岁月的质疑,一时之间,心里就莫名的慌燥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一路疾行,不消片刻的功夫就越过了长廊,来到了一间包厢之内。

    这间包厢的内部设置与君临之前所待的‘春之木’一样,只是在踏进这间包厢的瞬间就有种令人狂暴的火之气息,让人全身以及内心都忍不住发烫。

    夏之炎,就是这间包厢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,这里的力量可还习惯?”在这间包厢里除了君临之外,还有另外的一个人,是君临很熟悉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君临站在门口并没有离那个人太近,语气也极为的冷静,道:“你这是在嘲讽我吗?”

    那个人一身黑袍加身,只露出一双如鹰般的眼睛,看着君临就像在看猎物一般,让人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,失去龙血的你,已经成为了废物。”鹰眼男的眼中显露出浓浓的嘲笑之意,且一步步向君临靠近,在身上自燃起火龙之花,“我又忘了,你本来就是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不语,虽然他的心里很是愤怒,但明面上却十分地冷静。

    鹰眼男继续说道:“其实你能从囚龙岛活着出来,就不能算是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依旧没有说话,看着鹰眼男的眼神也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最后,鹰眼男站在君临距半丈远的地方,也许久没有说话,顿时使得这火热的包厢中变得压抑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发现我的?”过了许久,鹰眼男转身坐到包厢里的那张八方桌上,望着窗外那个死去的白发男子,“也对,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发现我的存在,那必然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冷笑道:“真以为没有人发现吗?”

    鹰眼男轻笑一声,道:“那还有谁?他吗?”说罢,便是掷出手中酒杯向门口,带着狂暴的灼热力量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君临就站在门口,看着在强大力量下破碎的酒杯迎面袭来,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位仁兄是在说我么?”丁承钧的声音从君临身后响起,抬手挥出一道剑气将破碎的酒杯碾压成粉末,随后又对君临合礼一笑,“君临兄弟,老远就看见你站在门口,怎么不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说完,丁承钧已是迈着步子走进,在鹰眼男跟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鹰眼男很有趣味地看着丁承钧,笑道:“是谁允许你坐这里的?”

    丁承钧没有回答鹰眼男的问题,而是取出酒葫芦斟满桌上的另外一个酒杯,然后自顾自地喝下,并大肆称赞道:“好酒……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也来到了八方桌前,直接抢过丁承钧手中的酒葫芦,往嘴里灌着大量酒液。

    丁承钧见状不由打趣道:“君临兄弟,这就是你舌尖上的真相么?”

    如此看来,丁承均根本就没有在意鹰眼男所会带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