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5章 不知死活
    虽然只是几天的接触,但丁承钧对君临这个朋友很是欢喜,纵然有时候说话并不是那么地投机。

    其实在来到往生歇栈之前,丁承钧是有很多所谓的朋友,可由于一场变故,这些所谓的朋友就仅仅是一个个名字而已,而且还无法取到任何震慑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妖穹妃之所以会次次都阻扰丁承钧交友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那就是不想丁承钧找一些狐朋狗友,要找朋友也要找那些即便不能在危难之际给予帮助,却绝也不会在背后断你后路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原因,丁承钧忍不住自嘲一笑,道:“君临兄弟,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流落到往生歇栈吗?”

    君临虽心中愤懑,但也不是十分小气之人,当下便与丁承钧相对而坐,很是认真地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这就说来话长了……。”可还不等丁承钧想好从哪里说起,便见窗外的动乱越搅越大,且至今还没有人出面制止,直到此时此刻妖穹妃的身形出现。

    要知道妖穹妃的气质与容貌都是上上之选,自然会惹得一些好色之徒的觊觎。

    只见妖穹妃坐在一张卧椅上,背后有四大美姬持着龙栾风扇笔直而立,数条丝巾无风自动,漂浮在妖穹妃的四周空间,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朦胧之美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很美,再加上这些手段,就更是引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往生歇栈素来讲诚信,为什么今天却给我们假酒?”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白发男子,当所有人的目光都倾注在妖穹妃身上时,他却在把玩着手中酒杯,“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?”

    在以往时候,绝不会有人敢如此胆大,不仅敢摔往生歇栈的酒杯,还如此与往生歇栈的掌事者说话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两大神国各宗各派就在这里面,自然会有一些天之骄子和狂傲之徒捣乱。

    妖穹妃红唇轻启,淡淡笑道:“那这位公子需要什么的说法呢?”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往生歇栈的妖穹妃是世间罕见的绝色,不知可否让我们一睹芳容呢?”白发男子闻言一笑,抛开手中酒杯后抬眼向妖穹妃望去,其模样自带一股风雅气质。

    妖穹妃摇头轻笑道:“这就是公子你需要的说法么?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笑道:“不是我,而是我们。”说罢,便指着在场诸位一一而过,继续道:“我相信往生歇栈不会故意给我们假酒,但这的的确确就是假酒,其中不再有一丝属性之力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说道:“那我往生歇栈就赔上诸位两倍的酒水,至于为何会出现没有属性之力的假酒,到时自会给诸位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说罢,便站立而起,那充满诱惑的影子更是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白发男子却一步步向妖穹妃靠近,道:“还请姑娘现出真容,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从窗口看到这一幕的丁承钧不由气愤道:“这白毛太讨厌了,妖姐姐也真是,为什么要和这些人纠缠?”说罢,却发现君临一直望着窗外且神色有异,便不由问道:“君临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临在丁承钧的问话下回神过来,神色凝重道:“那白发男子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丁承钧依旧觉得君临神色不对,便仔细打量着白发男子,回答道:“不认识,君临兄弟,你是不是认识?”

    君临沉默了片刻,既是点头又是摇头道:“不知道,看他样子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去确认一下,看这白毛是不是君临兄弟你认识的人,反正我也想看看这个敢调戏妖姐姐的人,都有些什么本事。”说罢,便往窗外望了一眼后,眼里充满着好奇。

    确实令人好奇,好奇接下来的故事会如何发展。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异动,自始自终都只是白发男子一人在说话而已,且此刻他距妖穹妃仅有一丈之远。

    “在座的可都是各大门派的天之骄子,姑娘就算不给在下面子,也该给他们一些面子吧?”白发男子很是有礼貌的向妖穹妃行着礼数,但言语中却尽是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趣,头一次有人敢这样与我说话,胆子还真大。”说罢,妖穹妃随后又想了想,脑海中闪现出君临的样子,不由失声笑道,“不对,在前不久,有个胆子更大的人,不但骂了我,还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没有与白发男子一般见识,但也不会受区区威胁就现出了真容,要是被其他掌事者当作笑谈的话柄,这面子可真就不知该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白发男子应该懂得进退才是,但他却偏偏得寸进尺,竟想越过妖穹妃身前的美姬,直接摘下其罩在脸上的丝巾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可谓是胆大包天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妖穹妃再能忍也绝不能容忍有人如此妄为。白发男子被一掌震退了十数丈之远,将一张八方桌给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白发男子当场就被震碎了心脉而亡,脸上的恐惧似乎还来不及完全展现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自己找死,怨不得往生歇栈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,他也是为了我们讨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什么说法,不就是这白发生了色心,想趁此机会看上妖穹妃一眼吗?还什么说法,这下倒好了,说法没落着,说不定还把妖穹妃给惹火了,我们到时都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严重,我们可一句话没说,都是那该死的白发男自作主张,非要看妖穹妃的真容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都被那白发男给害死了,自己想看为什么要扯上我们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就不想看妖穹妃的真容么?难道白发男说的时候,你们就没有一丝期待吗?现在人都死了,能不能都消停些,不要乱嚼舌根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说这么多有什么用,你们有谁认识他,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应该不会是那些天之骄子,不然怎会与我们在这里饮酒作乐,早就去包厢里玩女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万一那些人就喜欢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可就麻烦大了,往生歇栈虽然神秘,但那些宗门也不是泛泛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赶紧逃,一旦开战起来,倒霉的一定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看见白发男子被一掌毙命后,有很多人在窃窃私语,但就是不见有一人上前,甚至还有人慢慢退了下去,直到君临与丁承钧来到了这里。与此同时,妖穹妃掌杀白发男子后,在众人议论纷纷的臆测之下悄无声息的离去,不带一丝动静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