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4章 妖女人
    如果丁承钧一开始只是轻微挑逗的话,或许还能成功封住这两位女子的嘴巴。但过多的言语往往适得其反,就会显得不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毕竟她们是往生歇栈的女人,所接触到的人和事都与外界不同,纵然内心渴望这样的一份浪漫,但终究敌不过现实中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只见那两女子猛然缩回被抚摸的手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无比,一股愤恨的气息渐渐弥漫着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君临十分惊讶地望着这幕,认为以丁承钧的功力,勾引两个小姑娘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,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丁承钧在那两女子缩手的瞬间却是恍然,当下不禁连连苦笑,重新返回到了座位上,取出酒葫芦斟满酒杯,道:“喝点酒,壮壮胆。”

    君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很不屑地白了丁承钧一眼,道:“你真以为妖穹妃会来找你么?”

    丁承钧望着杯里的酒迟迟没有喝下,无奈道:“君临兄弟啊,你是不知道往生歇栈里的凶残,那些掌事者一个个都跟疯子似的,鬼知道那女人会不会来。”说罢,便十分委屈地凝视着那两位女子,继续道:“尤其是女人,往生歇栈里的所有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丁丁,我就这么招你不喜欢吗?”一道摄人心魄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但却无一人察觉已有人坐在了八方桌上,同时那两位伺奉的女子瞬间跪倒在地,连头也不敢抬起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气魄以及如此实力的女子,在往生歇栈里除了妖穹妃之外,还会有谁?

    虽然是长裙裹体,但依旧遮掩不住那修长而又笔直的腿所带来的诱惑。一双清澈眼睛下是一层朦胧的丝巾,让人有种朦胧般的仙境之美。

    是的,很美,的确很美。君临在抬头望去的瞬间,竟连应有的一丝警惕也渐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妖穹妃端着丁承钧的酒杯,优雅地放在鼻间闻了一闻,继续道:“酒壮怂人胆,小鬼头,你再看就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点明是谁,也没有具体的目光所视,但在场的诸位都知道所说的小鬼头就是君临,其中自然也包括他自己。

    君临似乎并没有听见妖穹妃的威胁,那双平静的眼中既没有任何恐惧,也没有丝毫猥琐,纯属是一个少年郎透露出的欣赏,否则在妖穹妃端起酒杯之前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丁承钧急忙为君临解围,赔着有些犯贱的笑容,道:“妖姐姐,你怎么来了呢?”

    妖穹妃不急不慢地喝下那杯酒,用十分温柔的眼神望着丁承钧,笑道:“怎么?我不可以来么?”

    丁承钧‘嘿嘿’笑道:“这么久不见,妖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,不对,是更加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妖穹妃‘咯咯’一笑,比着兰花指在丁承钧的额头上轻轻一探,但她的脚却不知在何时踹在了君临的胸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君临修习了龙之逆鳞和龙之骨血二篇,恐怕在这地境强者的随意一击下筋骨尽断。

    虽然君临被踹飞了很远,直接撞在了包厢壁上,但这一脚所造成的伤害却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丁承钧见状大惊,急忙来到君临身边,探视着君临的情况,愤怒的神情已按耐不住似的全面爆发,对着妖穹妃撕心裂肺般咆哮道:“妖穹妃,你到底想做什么,这已经是第十一次,我交朋友碍着你什么事了,你凭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妖穹妃斜着的身子慢慢站直,带着地境强者的气势一步步向丁承钧靠近,道:“我答应过黎元阳,要好好照顾你,而你交的这些朋友都不是什么好人,我没有杀他们,已是格外开恩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甚怒,对这女人的好感瞬间全无,当下便想站起与妖穹妃对峙一番,却不料被丁承钧按住了肩头。此刻,丁承钧已然知道君临的伤害并无大碍,但为防妖穹妃继续下狠手,便用丰富的面部表情给出暗示,让君临假装伤势严重。

    要是日天昊在此,必然会大肆称赞丁承钧的演技,其水平之高就是十个国际影帝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如此明确的暗示,君临很是无奈的瘫倒在地,装出一副气血衰弱的样子,且鲜血在口中不断喷涌。

    丁承钧在给君临一个称赞的表情后,转身望着妖穹妃时又是愤怒的哀伤之意,将其挡在距君临丈远之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怕我把他给杀了?”妖穹妃微笑地摸着丁承钧的头,其动作就像在安抚着一个孩子,“我的本意不是杀人,只是不想让你受坏人蒙蔽。”

    说罢,那只柔手上凝聚出一柄旋风之刃,慢慢地向丁承钧的天灵盖穿刺而下,继续道:“但一向杀人如麻的姐姐我,不介意多送几个人往生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状大惊,当下没有丝毫的考虑,扣着龙之爪牙便是向妖穹妃冲杀而去,且大声喝道:“丁承钧小心,这妖女人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君临的突袭并不能取到半点作用,反倒被妖穹妃折断了扣着龙之爪牙的右掌。

    如果妖穹妃要杀丁承钧的话,以君临目前的力量,纵然是来上十个,也同样是被秒杀的份。但妖穹妃并没有杀丁承钧,或者说是从来没想过要杀丁承钧,刚才的一切只是试探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妖穹妃早已看穿,毕竟这女人是个搞情报的高手,又岂会被区区假装重伤的情况所蒙蔽。

    “小鬼头,你也想死么?”妖穹妃似笑非笑般冷视着君临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与丁承钧并排而立,露着毫不畏惧的目光逼视着妖穹妃,冷哼道:“妖女人,就凭你还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但丁承钧却没有丝毫危机感,竟然很无奈地摇着头,表情却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妖穹妃见状一笑,很是不屑道:“杀不了你?”说罢,便身形一闪,诡然般出现在君临身后,用纤纤柔手搭在其肩头,继续道:“真不知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?”

    君临见状骇然,知道这妖女人稍稍用力就能捏碎自己的肩骨,也就是说,妖女人轻而易举就可以杀死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君临准备借助那条龙的力量时,妖穹妃却莫名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君临兄弟,妖姐姐走了,我们可以放心喝酒了。”丁承钧取出一颗墨绿色的丹药扔给了君临,“这丹药可治内伤,也可以接骨,你的手几天后就可以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却将丹药抛回给了丁承钧,转动着被折断腕骨的手,冷道:“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望着君临慢慢好转的右手,苦笑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看到你的样子,我都想明白了,那妖女人不是真的要杀人,而是在试探我。如果我没有出手救你的话,我想那柄剑就会插在我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闻言不语,默认君临说对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