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2章 春之木
    话语寂静,就连空间气息也变得萧条。

    这每句话的背后都有一个凄惨的故事,一个让人无限遐想的画面。

    君临十分地想知道,是什么样的酷刑能让人后悔活着。

    但丁承钧却只是摇了摇头,纵然很清晰的映在脑海里,仍是无法描述出半句。

    “君临兄弟,这下对我的误解,可消除了吧?”丁承钧拭净脸颊上的泪痕,‘嘿嘿’笑道。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问道: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丁承钧眉头一皱,随而无奈笑道:“君临兄弟,你这是要与我结拜,认我做大哥么?”

    君临缓缓撑地而起,显然已恢复了些行动的能力,只见他摇头道:“我只是好奇而已,就算要结拜做兄弟,大哥也应该由我来当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闻言一笑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道: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因为我只做老大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苦笑一叹,语重心长道:“兄弟啊,做老大是要靠本事的,而且八拜之交的兄弟,是轮年岁的,长者为大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我看出了你的修为,你的力量应该只在玄境后期,那你差不多是在十三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疑惑道:“你看我的样子……你真以为我只有十三岁吗?”说罢,便放声大笑了起来,忍不住拍着君临的肩头,“君临兄弟,十三岁还只是孩子,是不能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这肯定是故意,丁承钧在说完这话后,拿出一葫芦酒在君临眼前晃荡了一遍,拔塞便是大口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如果你不是十三岁,那是多少岁?”

    丁承钧一遍喝着酒,一遍瞥视着君临,根本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十三岁的年纪,不再是小孩子了,他有着与所谓的大人一样的权利,比如喝酒。”说罢,便从丁承钧手中抢过酒葫芦,灌了自己一口酒,继续道:“要是想认我做老大,那就抓紧些时间,我马上就要去神木宗了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从君临手中接过酒葫芦,重新存放了起来,笑道:“我与你很熟吗?”

    君临不禁望了眼丁承钧,也跟着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,这二人本就不是很熟悉,只不过是一起偷喝过酒而已,前前后后待在一起的时间,绝不会超过三日。

    丁承钧又说道:“君临兄弟,虽然我丁承钧与你不是很熟,但我交了你这个朋友,倘若什么时候,你我二人共过患难,到时我们再八拜之交,如何?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好,那我还是要求做老大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笑道:“老大可是要有一定本事的哦?”

    说罢,这两人的手便不知不觉中叠在了一起,整个厨房里都飘荡着笑的回音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只见君临起身而立,整理了下身上褶皱的衣裳,道:“我要去神木宗了,有什么事可以去那里找我。”

    可丁承钧拉起君临就跑,道:“来到往生歇栈,就打算这么走了么?君临兄弟,你就不想偿偿这里的美食,看看这里的美女么?”

    君临本还想拒绝,但一听到‘美女’二字,便不由跟着丁承钧的步伐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承钧有意想试试君临的速度,却不料君临始终能跟上他的脚步,不慢也不快,就连气息也稳定如初。

    “君临兄弟,你这速度可以啊,居然能跟上我的剑步。”这剑步是丁承钧所修习的身法,不仅速度和反应快,而且还有相当强悍的杀伤力,在他所经过的地面上,都有一道被利剑劈斩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君临对丁承钧的剑步也惊讶不已,竟修炼与他的龙之幻影步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当然,龙之幻影步还没有修炼到极致,不然抬腿之间就是数十里的距离,宛如一条巨龙翱翔一般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丁承钧拉着君临就来到了往生歇栈的风月之所,一眼望去尽是着装简便的男男女女堆积在一起,可真谓是人山人海,只见一个个人头以及一条条雪白的大腿。

    丁承钧直勾勾的眼睛泛起粉红的桃色,咽着口水向君临解释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来,不由得有些紧张。”说罢,脸上的红晕直通耳根,全身都冒着火热的气息,继续道:“可能是因为喝了酒,又可能是喝的酒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总之,要为这火热的气氛找一个适当的借口。

    君临也是如此,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女人,还真是会有些心猿意马,想着去看看那怀里的宝贝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君临不再像在囚龙岛的时候一样无知,如今的他已经能清楚的区分男女之间的差别,也知道怀里所谓的宝贝并不是什么宝贝,但君临却依旧怀念那种软绵绵和被电流酥麻全身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女人一旦接触多了,却总会想起藏在心里的那个人,或者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是的,在君临眼中的这些女人都在不觉间变幻成了同一张模样。

    “君临兄弟,这边请,一边吃一边看,最是过瘾。”丁承钧换了一身洁白的长衫,凌乱的头发也整齐的垂挂在双肩,手中持着一把折扇,腰间别着一柄九尺长的短剑,大摇大摆的走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大吃一惊,实在无法想象这温文尔雅的男子竟会是丁承钧。

    他们选择了一间名为‘春之木’的包厢,一张八方桌正好就摆在窗边,能够一眼看尽所有的风光之色。

    而且这间包厢还是间修炼室,葱郁的春木之气流转在整个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,在最中间用五根千年灵木摆设了五行之阵。

    显然,丁承钧会选择这样一间包厢,都是为了君临能够享受下往生歇栈的修炼待遇。

    随后,两位身材姣好,着装也十分暴露的女子端着两份美食,且附带着两杯美酒而来。不过这两女子却被封住了口鼻,仅是露出一双幽怨的眼睛在外。她们把美食美酒放下后,静静地站在君临与丁承钧的身后,没有离去,也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来这里吃喝的人都有美女作乐,兄弟,你想怎么玩呢?”丁承钧嘴里吃喝着美食美酒,却不知该如何取乐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疑惑,反问道:“怎么玩?”说罢,也吃了两口美食,不禁点头道:“这肉和这竹子,味道都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丁承钧知道君临也不懂该如何取乐,便不由摇头笑道:“这肉是猫熊兽的肉,这竹全是长了十年以上的笋,而且这猫熊兽就是吃这些竹存活,这些竹也是依赖猫熊兽排除的体外精华而长,这肉里会有竹的味道,竹里同样也会有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君临一连吃了好几口后,却不由摇了摇头道:“这味道是不错,但这竹的质量却差了许多,肉就更是比不上了。”说罢,便将附带的那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