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9章 偷酒
    往生歇栈的内部结构甚是奇特,不仅有酒楼等风月场所,还有充斥着各种属性元素的修炼室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从外面观看的话,根本就无法发现往生歇栈是分属三层的,且每一层都有两个分属区域,都各有各的管理机构和掌事者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邋遢男子正带着君临偷偷潜到了第二层,一个专门负责酒楼吃食的区域,也就是厨房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厨房,一个油水充足,尽是美酒佳肴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通常情况下,厨房都会有各式的工具、各种忙碌的人以及各样的食材,但这个厨房却截然不同,除了有三口大锅组成三足鼎立之势外,找不到任何的美酒佳肴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君临闻到了奇异的酒香味,还有看到入口处撰写的‘厨房’二字,定然不知道这空荡荡的地方会是厨房,而且厨房也不是储存美酒的佳地。

    只见邋遢男子偷偷摸摸潜进厨房,蹲在最靠近里边的一口大锅下,睁大眼睛窥视着周遭,一脸正经的样子竟不由有丝神秘。当然,君临也一直跟在邋遢男子身后,做着和邋遢男子相同的事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虽然君临不知道邋遢男子究竟想要做什么,但紧张的氛围也让他不禁悬着一颗忐忑的心。

    而这却不是因为害怕,只是在偷东西前有种不安罢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称呼?”邋遢男子依旧在窥视着四周,其模样俨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小偷,“在下黎元阳,既然一起来到这危险之地,以后我们就是真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邋遢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,却又言自己是黎元阳,显然这不是在谎话连连,就是因为自称黎元阳的次数太多,一时之间难以改口。

    果然,邋遢男子尴尬笑道:“在下丁承钧,兄弟你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君临甚感无语,道:“君临……黎元阳是谁?”

    丁承钧顿时严肃了起来,眼中满满地都是崇拜,道:“黎元阳……一个神话般的人物,不说了,以后有机会,我介绍你认识认识。”说罢,又变成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,好生地令人无语。

    君临不禁翻着白眼,一个个涌上咽喉的问题瞬间给咽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黎元阳是怎样的存在,与往生歇栈有着什么样的牵扯,以及是否真去过囚龙岛?

    不管是往生石碑还是囚龙岛,似乎都与君临有些脱不开的关系。

    忽然,美酒的醇香之味越来越浓,直接是飘进了君临的口鼻中,惹得全身如火如荼,有种不醉不休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喝酒的么?”君临咽着口水,那模样比起丁承钧还是迫不及待些,“为什么能闻到酒香味,却看不到一葫芦酒?”

    丁承钧回答道:“这酒不是用葫芦装的,再说了,用酒葫芦喝酒多没意思,要是能醉倒在酒里的话,那才叫带劲。”说罢,递给君临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,继续道:“跟着我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其实君临很想踹丁承钧一脚,总觉得这家伙神神叨叨,其自恋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拼命夸赞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“来了,终于又可以喝到好酒了。”丁承钧舔了舔嘴唇,贴着地面爬到了门口,悄悄取下一块暗格,打开其中的机关,“我们只要从这里进去,就可以喝到往生歇栈,乃至全世界的顶尖好酒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临很不想和丁承钧一样在地面上爬,但他却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走过去,毕竟自己是偷酒喝的贼。一旦被人发现,再想喝到那等好酒的话,恐怕就是无门无路了。

    丁承钧发现君临还蹲在锅边没有过来,不禁低声喝道:“兄弟,你要是不敢喝的话,就帮我把把风,看到有人来的话,就学狗叫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微怒,冷声道:“你若是再敢羞辱我,休怪我用你的骨血来酿酒。”说罢,便大摇大摆的走到暗格前,一脚将丁承钧踹翻后,自己先行跳进了暗门里。

    丁承钧感到莫名其妙,一脸茫然道:“我什么时候羞辱过他,他凭什么踹我一脚?”

    显然,丁承钧没有想到让君临学狗叫是在折辱于他。其实不是,这只是通风报信的一种暗号,而君临也还不懂这其中的规律罢了。

    这暗门一经打开,飘来的醇香酒味似乎浓郁到了极致,让人不由地想要醉死在其中。

    丁承钧知道这暗门打开的时间不能超过太久,否则往生歇栈的掌事者闻着香味寻来,自己必然会被抓个现行。同样,这也是他要偷偷摸摸的最主要原因,尽管这种做法有些夸张过头,但绝对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用这种方法偷酒,丁承钧可谓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从暗门而入,再通行个百步左右的样子,就能看到一个如小型湖泊的酒池,划分着不同区域,存放着不同质量与种类的美酒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这些酒之间都设下了禁制,不但可以阻止不同类酒的混杂,还能防止偷酒贼。”丁承钧指着这满池酒为君临介绍,仿佛这些酒都是属于他的一样,“还记得有一次,一位兄弟来偷酒喝,差点就把自己给淹死了,那个真是一个险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无奈的摇了摇头,拍着君临的肩头,问道:“君临兄弟,你会游泳或者潜水不?”

    君临哪里还顾得上丁承钧,早就闻着香味跳进了酒池里。

    然而,君临却不会游泳,就连最基本潜水也无法做到,因为一旦屏住了呼吸,还怎么去享受这满池的美酒呢?

    丁承钧见君临在酒池中挣扎,当下惊慌不已,二话不说就把君临给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触碰到池里的禁制吧?”在十个呼吸过后,丁承钧放心的拍了拍胸膛,“还好我眼疾手快,不然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全身如同被火焰灼烧一样,运转着囚龙九变法诀炼化着酒力,顿时从中感受到一股相同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力量……竟如此的相似。”君临望着自己转动的手爪,脑海中尽是那些从脓包中流出液体。

    丁承钧闻言困惑,问道:”君临兄弟,你在想什么呢?“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”你说你会酿酒,是不是和这些酒一样,都是用什么酿的?“

    丁承钧顿时哑然,支吾半天后,露出一个诡异笑容,道:“你这可不厚道了,这满池的酒还满足不了你?居然还想套取我的秘方,这典型的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,不对,是喝在嘴里还想抱在怀里。”

    君临无奈的摇了摇头,瞬间感觉丁承钧这家伙根本就不会酿酒,或者说缺少了这池酒里的几味重要的材料,否则还需要来这里偷酒喝么?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