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敢不敢喝
    慕初晴,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至于是什么样的容貌,君临却不是看得很清楚。不过在昏迷的过程中,慕初晴对他所讲的那些话,都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待到君临醒来之后,却已不见慕初晴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雨过初晴,很有学问的名字。”君临穿起慕初晴留下的衣衫,稍稍整理下仪容,顿时显得精神了许多,“神木宗?难道我已经离开了么?”

    原本只想探索脓包之秘,却不料阴差阳错般走出了那些山脉。

    这万万是君临没有想到的,实在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君临心里已有了自己的打算,既然出来了,就为自己去寻一个好的去处,把自身力量提高,等到两三年后再回部落里,去为夜星他们解决掉脓包问题。

    而以君临的了解,神木宗貌似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,毕竟那方山水养育出了慕初晴这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听过神木宗,可神木宗在什么地方呢?”君临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只好去寻人问路。

    可一路走来,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,原来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君临被慕初晴所救是在五日之前,而在这五日的时间,已有五枚往生丹被各门各派的顶尖弟子所得,但也有许多的弟子在争夺中丢掉了性命,其中也不乏一些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如此珍贵的丹药,纵然是那些天境强者也都眼红不已。可这些强者一旦出手,就极有可能引爆宗门之间的战斗,所以两大神国就明文规定,每三年一次的往生丹出世,只能由地境以下的弟子去争夺,地境强者也只能陪同。

    当然,往生丹也是有等级之分,并不是任何人都适用。

    在十里之外,有一座规模尚可的酒楼,是专门供一些修行者吃喝住行以及修炼所用。

    这座酒楼约摸有十亩田地大小,门前立有一块十丈高的石碑,上面雕刻着‘往生歇栈’四个大字,可谓是龙飞凤舞剑无痕,相当的霸气。

    然而,大门却是十分低调,只是用百年之木所制,周遭的围墙也仅是中等程度的玄冈岩堆砌而成。

    君临站在门前望了石碑许久,竟不由自主扣击了一式龙之爪牙。

    “好硬的石头。”君临用了八成之力,却无法在石碑上留下半点印迹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是天道石,是从上面落下来的,想要在石碑上留下印迹,需要神圣境的力量。”此刻,一位男子倚靠着门墙,嘴里喝着陈年烈酒,是醉非醉般道。

    君临回头一看,发现这男子实在有些邋遢,蓬头后面还不算,就连衣衫也破烂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刚见到这块石碑的时候,也和你一样。”邋遢男子抛出一个酒葫芦给君临,又微举着手中的酒葫芦,“我请你喝酒,这可是好酒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仰着头颅,把葫芦里的酒喝了个干净,继续道:“痛快,好酒。”

    君临望着手中接过的酒葫芦,不禁眉头一皱,并没有立即去喝酒。但不经意闻到飘出的酒香,便稍稍轻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酒是好酒吧?”邋遢男子直勾勾的望着君临手中的酒葫芦,笑道。

    喝下一口酒后,君临顿时感到五脏六腑宛如烈焰灼热一般,让全身都充满着力量,随后转身就是龙之爪牙扣向了石碑,引起了瞬间的震动。

    但依旧还是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迹。

    邋遢男子见状笑道:“这座石碑矗立此地已有数百年,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上面留下痕迹。”

    君临又仔细观察了一番,指着‘往生歇栈’四字,道:“这往生二字与歇栈二字,有着很明显的区别,不论从字形上,还是这几个字本身的意境,都有着天壤之别,尤其是这歇栈二字,更是像后来用某种涂料画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邋遢男子又灌下一口酒,摇摇晃晃般近到君临跟前,大赞道:“兄台好眼力,这歇栈二字正是我黎元阳用血泼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君言望着这石碑上的字迹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血,能够在如此石碑上留下如此痕迹?

    邋遢男子似乎看出了君临的困惑,不禁‘嘿嘿’笑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血吗?这可是我黎元阳从传说中的囚龙岛上,取来的龙之精血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震惊,猛然望向邋遢男子,问道:“你去过囚龙岛?”

    邋遢男子却没有回答,故作高深道:“此事不提也罢,不提也罢。”说罢,便又是一口烈酒入腹,发出极为享受的声响,继续道:“这酒……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混小子,你又在冒充黎元阳,还不快给我去准备美酒佳肴,不知道这几天客人比较多吗?”忽然,一道阴冷的声音缓缓传来,似乎有些愤怒。看其富贵的模样,穿着顶级天蚕丝裁制的衣衫,再加上对邋遢男子的态度,想必就是这间歇栈的老板了。

    是的,这富贵之人正是歇栈的老板,但他却不是这间歇栈的真正主人,因为以他地级境界的实力,根本就掌控不了这‘往生’二字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小崽子,又在偷喝我的酒……要不是看在黎元阳的面子上,就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。”说罢,这老板便探手一抓,邋遢男子与君临手中的酒葫芦全都收了回去,继续道:“要是还有下次,就给老子滚蛋,往生歇栈不养这样的闲人。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个老板很是生气,狠狠的瞪了邋遢男子一眼,便提着两个酒葫芦走进了歇栈。

    但邋遢男子根本就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,反倒可惜道:“兄弟啊,这么好的酒,你怎么就喝了一口,你也太浪费了,现在好了,被那毛不拔给回收了吧?”说完,便往四周扫了一眼,悄声对君临道:“你跟我进去,我知道这歇栈里的酒放在哪里,我们去借一点来喝。”

    君临轻咳的一声,也向四周往了一眼,道: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邋遢男子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好,歇栈里那么多酒,我们就借一点点喝,等我的酒酿好之后,我再还给毛不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愕然道:“你还会酿酒?”

    邋遢男子被问得有些尴尬,道:“酿酒算什么,可以说整个往生歇栈的伙食,都要经过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君临顿时便觉得邋遢男子十分地不靠谱。

    邋遢男子继续道:“其实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,最主要的,还是看你敢不敢喝这酒?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君临很是不想和这么不靠谱的人去喝酒,而且还是去偷酒喝,但由于前不久喝的那口酒实在是太过于醇美,能够全身每个细胞都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君临也不是犹豫不决之人,最终在美酒佳肴的诱惑之下,还是决定随邋遢男子走上这么一回,何况他本来就想去往生歇栈瞧上一瞧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