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5章 往生岗
    次日,旭日高升,一层朦胧雾气笼罩着四周山脉,比起以往时刻多出一份凄凉之意。

    君临正穿着蛟皮缝制的衣裳从窑洞中走出,脸上的划痕也在不知不觉间越发地明显。

    而这些都是脓包尽破的后果,不仅有千刀万剐之痛,而且加快了血肉溃烂的速度。

    至少昨晚,一切都很平静,就如往常一般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阵嘈杂的喧嚣声从附近的窑洞中传来,仿佛是悲痛的哭泣声,就像有谁正在或已经逝去一般。

    夜星匆忙从窑洞中走出,拉着君临的手就朝着声源处跑去,焦道:“是狗叔家,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轻蹙,想问却不知该如何开口,不过这也不必要去问,只要到了狗叔的窑洞处,自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君临与夜星到达狗叔的窑洞前,部落里百号人都默默围在了一起,其位置正好对着狗叔的窑洞口三丈处,周围摆着一些祭祀所用的物品。

    夜星见状后,立刻停下了脚步,两行泪水不禁就顺着脸颊滑落,轻叹道:“狗叔也离我们去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一怔,自然知道夜星所指的意思,在心里也升起悲哀之意,问道:“你们会把他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夜星擦干泪水,深吸一口气道:“葬在往生岗,据说葬在那里的人,下辈子……如果有下辈子的话,就会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我们过去……送送他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狗叔身上的脓包已尽数消去,除了脸上一道新增的伤痕之外,干净的脸颊仿如初生的婴儿,端正的五官以及俊秀的脸庞,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至于那道伤痕正是前几天被石块所划破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临和夜星并没有靠得太近,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,默默哀悼着,盘点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生,我好不甘。”夜星偷偷望了眼君临,想到自己或许也有着相同的结局,倔强的脸上再次挂上了泪珠,“至少他的人生不是这样的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划破了一处脓包,或许狗叔还活着,不会这么早就被脓包吞噬了生机。”君临望着夜星的脸,不由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狗叔仅仅是划破了一处脓包,就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那夜星呢?她可是把全身的脓包尽数都除了去,是否也会如狗叔一样,根本就等不到三十岁就全身脓包溃烂而死?

    而且,不但是夜星,就连君临也陷入了这个危局,因为在他的身上也曾遍生过脓包,之后被一处处划破。

    同样这也说明了脓包的生成与人无关,而是与这里的环境有关。

    这点从君临在三阶魔蛟身上有脓包的时候,就产生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必然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这里,让有生命的物质长出了与自身属性有关的脓包。是的,不禁是动物,就连一些植物也有这种现象,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罢了。

    等到日过晌午时分,部落里的汉子用担架把狗叔高高举起,将整个部落的每处都走了一遍后,再运到往生岗去,随而百来号人又将其围了起来,口中念着往生咒默默地祈祷。

    这是君临初次来到往生岗,然而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除了个一线天的峡道以及雕刻在其上的三个大字外,就剩下一个漆黑的洞穴。

    从夜星的嘴里得知,这个洞穴就是用来往生而葬。

    “姐姐,有谁到这个洞里探过么?”君临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夜星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如果你想了解的话,等回去后,我再一五一十讲给你听,现在就好好地送送狗叔他吧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,没有再问,但这却不能成为阻止他探索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个洞穴一定有古怪。

    这是君临看到这个洞穴起,也就是第一眼的直觉,必然要进洞穴一探。

    终于,在落日时分,百来号人纷纷站立而起,一一对着狗叔鞠躬作揖,留下一句离别之言。

    待君临离别留言之时,原本没有的悲伤情绪竟在瞬间涌起。想到狗叔这些日子来的照顾,还有遇上三阶魔蛟时的相救,点点滴滴都在眼前浮过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临没有太多的话语,只是由衷地对狗叔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其实,整个部落似乎都欠狗叔一句谢谢,但说谢谢的人也就只有君临而已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不说,而是不需要去说。

    在所有礼毕后,狗叔就被几个猎人汉子送进了洞中,顿时之间,一道燎燎火光闪起,激荡起幽冥之音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却不由一惊,立刻便知道这是一种很强的火焰。尽管君临很想在火焰燃起的瞬间就冲进洞去,但由于狗叔的缘故,只好等到这一切结束后再入内一探。

    这一天过得很快,君临也随着众人回到了部落里,和夜星在窑洞口点上了一盏往生灯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是不是想离开这里?”夜星抱着双膝坐在一个角落里,双眼注视着君临的神情。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等找到脓包的秘密,我就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夜星说道:“那带上我,好吗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立即回答,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可夜星的心里却没有太多的喜悦,或许是因为君临之前的犹豫,让她看到了君临对自己的态度,又或许是不相信自己能够拜托这宿命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夜星也知道,虽然君临慢慢接受了自己,但似乎缺少了那种生死相依的感觉。

    夜星又问道:“如果你没有找到脓包的秘密,你还会带我离开吗?”

    君临这次没有点头,而是很坚决的回答道:“会,不仅是你,整个部落的人都要离开这里,或许我目前还做不到,但两三年之后,我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夜星顿时有些失望,道:“还要两三年么?”

    君临看出了夜星的心思,当下便做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在自己离开这里之前,必须要解决脓包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可以说君临根本就毫无头绪,直到看到往生岗的那个洞穴后。

    “或许用不了那么久。”君临轻轻拍了拍夜星的肩头,随后转身向洞外走去,“总之,我还会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夜星见状一急,紧紧拉住君临的手臂,问道:“你要去往生岗么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夜星的观察很细微,立马便知晓了君临的意图。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那个洞穴有大秘密,应该和你们身上的脓包有关系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夜星很不情愿地松开君临的手,顿了许久才说道:“我等你,我等你带我走。”

    君临顿时有些不解,还以为夜星会要求一同前往,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