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夜星
    君临与狗妞回到部落时,天边的云霞已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的猎人汉子们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,看到君临时也没有一点的诧异,仿佛从没有听过狗娃子被大泥鳅吃掉的消息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狗叔打君临身边走过时,还连连夸赞说‘狗娃子真厉害’,但这却不是说君临猎杀了蛟龙的事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那是因为君临与狗妞相处的那幕被人所看见,而那几人就对部落所有人都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,集体装疯卖傻,不动声色地如以往一样,只是眼中积攒着火热之光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君临就越是觉得很无语,因为他早就发现有人在偷听,只是没有去点明罢了。

    “狗叔,大泥鳅被我杀了,大家把肉都分了。”君临仅仅说了这一遍,就拉着狗妞的手回到了窑洞里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汉子们没有半点反应,但君临所说的话却听得一清二楚,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在等待君临说些什么,比如说当着整个部落的人宣布狗妞从此是他的婆娘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眼中的一番期待慢慢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十丈长的魔蛟血肉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发出任何惊叹的声音,但那难以置信的目光,已充分表明这些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当众人把魔蛟围住之际,狗妞却钻进了人群中,用匕首割下一块三尺长的蛟皮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狗妞要做什么,却也没有人去询问,只是个个假装恍然大悟般与身旁人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狗妞兴高采烈地踏进窑洞中,把三尺蛟皮放在床沿,嘴里哼着小曲走到君临身后,紧贴着君临的肌肤,双手从上往下般滑过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亲密的动作让君临难以适应,急忙转身推开狗妞,与之拉开了数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在火光的照耀下,君临的脸红的无可挑剔,好似一个火焰中诞生的精灵。

    狗妞见君临如此模样,心中犹如小鹿横冲直撞,就连呼吸声也沉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量尺寸,帮你缝一件衣裳。”狗妞指了指君临腰间,又指了指床沿的蛟皮。

    君临瞥了眼蛟皮,微微点头道:“好。”说罢,便转身背向狗妞而立,将双臂伸展开。

    狗妞见状心喜,知道君临此举是让自己更好的量尺寸,当下便小心翼翼的贴着君临的背后,但却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滑过君临的肌肤。

    的确,这样的举动实在太过于亲密,不是让人意乱情迷,就是让人尴尬到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只是君临对男女之事还处在懵懂阶段,似乎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,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为什么你叫狗妞,你弟弟叫狗娃子?”君临说道,“这名字很难听。”

    狗妞摇头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,据说这些名字是一位仙人帮我们取的,我们一直都是用这些名字。”说罢,便收回了帮君临量尺寸的手,无奈笑道:“或许等十几年后,你要找狗妞,恐怕就是别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有些悲伤,不仅一个名字要周而复始的使用,而且一个名字所用的周期还如此短暂,还那么地难听。

    君临明白其中意思,转过身对狗妞笑道:“你有没有帮自己取过新名字?”

    狗妞说道:“没有,但有新名字,是弟弟为我取的,叫夜星,夜空里的星星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夜星,很好听的名字,那你以后就叫夜星。”

    狗妞却是摇头拒绝,道:“我不喜欢这名字,我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走出这黑暗的窑洞。”说罢,却又是轻声一叹,随后露出喜悦的笑脸,继续道:“既然弟弟让我叫夜星,那我以后就叫夜星,做一颗遥遥守护太阳的星星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一怔,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,当下便试探性问道:“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……相信我不是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狗妞,也就是夜星,笑着反问道:“那你是谁呢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我叫君临。”

    夜星恍然道:“原来弟弟叫君临啊,真好听的名字。”说罢,便一脸愁绪的低着头,双手紧紧拽着一角,慢慢回到床沿,用蛟皮为君临缝制着衣裳。

    君临苦笑一叹,已知夜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只怕是不愿相信真相,在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君临心中无愧,也不用担心其他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发生。

    忽然,在一个角落里漫出浓郁的木之气息,缓缓遍布整个窑洞空间。

    君临上前一望,那是从一个瓢盆里所散发出来的,但瓢盆里却什么都没有,只沾着点滴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你划破脸后,流出的脓都装在这个盆里了么?”君临弯腰拾起瓢盆,仔细地打量了一番,“看来留不住太长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又急匆匆来到夜星身边,睁大眼睛望着人家的脸,还有全身上下每一肌肤,尤其是那一道道被划伤的疤痕。

    夜星被君临盯得有些口干舌燥,轻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临却反问道:“你是不是拥有木属性图腾?”

    夜星茫然的望着君临,道:“图腾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君临闻声不答,猛地把夜星扶起,并扯开其身上的衣裳,想要看得更仔细些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举动太过于粗暴,让夜星一时不知所措,忙忙退后了数步,蜷缩在床头的角落。

    虽然她并不害怕也不排斥君临会做些什么,但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任谁也会做出本能的反抗。

    最后,君临也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火,当下便尴尬的轻咳了一声,道:“那个……我去外面看看,去弄些魔蛟血肉回来吃。”说罢,脚步已是迈开,在匆忙之下,差点没有就站稳。

    夜星见状噗嗤一笑,露出微微嗔怒的眼神,低声骂道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然而在这笑声背后,却藏着无数的悲伤,还时不时就涌在心头,瞬间又变得哀怨起来,满腔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夜空下的星星,是永远见不到太阳的。”夜星走到窑洞口,望着夜空的那轮明月,苦笑道,“这月光真美,掩盖了所有星辰的光芒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望着君临走在道路上的背影,不禁微微笑道:“原来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也回头往窑洞看了一眼,正好瞧见那个轻倚洞墙,满目柔情的夜星。或许是因为有些距离的缘故,映在君临眼中的只有朦胧的轮廓与五官,脸上的道道疤痕融进了夜辉里。

    那模样真的很美,尤其是夜风吹起秀发的那个瞬间,让君临不禁想起了心里的某个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