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 消失的脓包
    三阶魔蛟的再次出现,让君临莫名感到兴奋。

    是的,此刻此刻,君临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欢悦。只见他纵身跃起,燃焰的龙之爪牙对准着蛟龙身上的脓包扣去,气势甚是逼人。

    然而,三阶魔蛟也同样有种来自血脉的兴奋,就在君临跃起的瞬间,贪欲的目光已是逼视而来,似乎在等待着君临的到来。

    狗叔见状大惊,急呼道:“狗娃子,你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见识过三阶魔蛟厉害的狗叔不敢再靠近半分,找了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。

    不过君临却是猛然一怔,不禁想起了日天昊,在每每遇上危险的时候,日天昊总是会喊上那么一句,提醒着君临要小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,君临的气势仿佛又攀升了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终于,凶猛的一掌将魔蛟身上的脓包击破,流出的液体犹如倾盆浇灌的暴雨,淅淅沥沥地落在了君临身上,从头到脚尽数湿透。

    这些液体与狗叔脸上脓包流出的液体有些不同,虽然都蕴含着浓郁的气息,但却是冰寒属性。

    就在霎那之间,君临身上的液体迅速蒸发,慢慢被一层冰晶冻结了全身。

    脓包被击破,三阶魔蛟吃痛不已,在君临被冻住的瞬间,张开大口便是将君临吞入腹中,再一个转身扑进了涧底,溅起如同海啸般的水浪。

    狗叔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震撼,睁大眼睛望着君临被吃掉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……被大泥鳅给吃掉了。”狗叔被水浪的冲击拍醒后,连滚带爬地往回逃离,“不好了,狗娃子被吃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部落,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,变得沉默了起来,尤其是狗叔,更加自责不已。

    但那个少女狗妞听到这个消息后,拿起正在滴血的匕首冲出了窑洞,直奔清水涧而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人是谁,怎么这么眼生呢?”

    “是狗妞。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狗娃子被大泥鳅吃掉的消息,拿着短刀报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把狗妞拉回来,千万别让她做傻事,那条大泥鳅可凶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狗娃子死了我们管不了,但狗妞可不能再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部落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渐渐在恐慌之中恢复了过去,除了几个要去找狗妞的汉子外,其余人继续做到手中的工作。

    然而,区区三阶魔蛟吃掉君临后,就真的能够顺利的消化吸收吗?

    显然,结果可想而知,纵然君临的力量受到了限制,但他体内还封印着一条虬龙,以及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灵体,仅凭这些力量,就足以让君临的性命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君临被三阶魔蛟吞入腹中之后,就迅速找到其心脏所在的位置,一口咬在血液传递全身的枢纽上,疯狂的吸允。

    虽然这条蛟龙的属性与君临的力量不相符,一次又一次的被冻成冰雕,但依旧不影响君临的吸收的速度,以及适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头三阶魔蛟在一声声悔恨的痛叫下,断送了生机,结束了生命。

    随后,君临等着三阶魔蛟随着水流而下时,再从其口腔中爬去,且手里还拽着一颗魔兽晶核。

    君临刚一出来,就听到一阵悲戚的哭声,一声声唤着‘弟弟,你在哪里,不要抛下我’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少女的背影,很无奈的摇了摇头,一步步向着上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来救你了。”狗妞紧握匕首的手又用力了些,二话不说便是纵身一跃,但就在她起身跃下的同时,一只手把她给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寻死么?”毫无疑问,拉住狗妞的人就是君临。

    狗妞回头一看,看到君临的脸庞时,猛地把君临抱在怀中,匕首掉在地上连响了三声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真好。”狗妞的眼泪与君临身上的汗水混在一起,仿佛就是播种春色的雨滴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在寒冰的冻结之下,虽然君临的肉身无碍,但围在他身上的皮毛衣却在瞬间就破碎。也就是说,此刻的君临一丝不挂的被一个女子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君临尴尬地推开狗妞,刚想解释些的时候,猛然发现这少女的脸上已没有了脓包,只有一道道可怖的伤痕罢了。

    狗妞见君临神色异样,当下便知其中缘由,低着脑袋解释道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一脸脓包的模样,所以我就学弟弟你划了脸。”

    明明自己是姐姐,狗娃子是弟弟,但在解释这件事的时候,狗妞俨然是害怕君临会责怪自己,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极小。可狗妞这一低头,自然而然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,当下便一脸羞红的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君临也低头望了一眼,又很是无奈的笑了笑,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,回到三阶魔蛟所在的位置,割下一块蛟皮围在了腰间。

    由于这柄匕首割开了魔蛟皮,君临不由得好奇了起来,显然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这把短刀是你在一个山洞中捡到的,要是你想去看看的话,我现在就带你去。”狗妞本想偷看君临一眼,却看到君临割下蛟皮后,满是不解地把玩着匕首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不由微微皱眉,这话说得也太矛盾了,还是说狗妞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狗妞微笑地拉着君临的手,笑道: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少女满脸的疤痕,但其五官以及轮廓却是极为精致。如果能够祛除掉这些脓包与疤痕,想必又是个祸水般的美女。

    君临被狗妞拉着走了好几步,才猛然想起要带上这条蛟龙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上面的脓包怎么不见了?”君临之前还看到几处鼓鼓的脓包,可转眼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狗妞说道:“可能是因为这条大泥鳅死了,所以就消掉了脓包。”

    君临不解问道:“死了就消掉了么?”

    狗妞点头道:“部落里的人在死后,身上的脓包都会消掉,皮肤会变得又光又滑。”说罢,眼眶便微微有些湿润,但嘴角却还带着微笑,继续道:“否则我们就会一直以为满身的脓包就是我们本来模样,把祖宗传下的话当成不切实际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君临伸手为狗妞拭擦了眼角,柔声道:“放心吧,我会治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狗妞见君临这般温柔的样子不由喜极而泣,本没有落下的泪水在瞬间流下,就像水闸打开之后,关也关不住。

    君临摇头一笑,一手拉着狗妞的手,一手拖着十丈长的三阶魔蛟往部落里走去。

    显然,此刻的君临已是愿意继续充当狗娃子,直到把脓包的隐秘彻底弄清楚为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