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0章 清水涧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已不是三两句话所能解释清楚的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人都认定君临就是狗娃子,其中必然有君临所不知道的真相。

    虽然君临被那位少女紧紧抱住了手臂,但君临想要离开的话,就只是抬一抬脚的事。纵然是整个部落的人都来阻拦,也起不了半点作用。

    很显然,君临在这个时候还并不想离开,因为他还想弄清楚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把身上的毒解了,要是时间耽搁久了,效果就不会有那么好了。”君临没有推开少女的手,只是显得十分无奈,“你……可以松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但少女并没有松手,反倒抓得更紧了一些,问道:“那你还会离开我么?”

    君临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弯腰拾起月灵狼,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,道:“先把药给熬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怔了许久,慢慢松开有些颤抖的双手,接过月灵狼的心脏后,很是失魂落魄地朝窑洞内部走了去。

    她心里很明白,君临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望着如此落寞的身形,君临不由自主地跟在了后面,直到少女点燃了插在窑洞中的火把。

    少女点燃火把后,捧着血淋淋的心脏来到一口炉灶旁,默默站了许久,小心问道:“弟弟,你真的要离开这里,离开我吗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说话,因为这不是他该回答的问题。

    少女把月灵狼的心脏放进锅里,注上定量的水后,抱着膝盖坐在生火口处,添上一根又一根的柴火。

    燃起的火光映在少女的脸上,火红的脓包犹如岩浆沸腾一般,仿佛随时都会喷发一样,危险而又绚烂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……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君临想要看得更仔细些,便缓缓向少女靠近了些。

    少女回头望了君临一眼,笑道:“所有人都这样,这不是挺好的么?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你这是认命了吗?”

    少女叹息道:“不认命就能怎样,我们是走不出这个地方的,弟弟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微微一怔,忽然感觉这个部落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重大隐秘。

    少女继续说道:“以后不要再划脸了,这样做很危险的,虽然短时期就消除脓包,可一旦溃烂起来,就会更加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执意要离开这里,离开姐姐的话,那至少也为姐姐留个孩子。”少女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不敢看着君临,声音也变小了许多,“在最后的十几年里,我想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,不要让他像我们一样,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甚是不解,疑惑道:“孩子?什么孩子?”

    少女低着头,有些羞涩道:“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个少女与狗娃子并没有直系的血缘关系,而他们的姐弟关系呢,纯属是少女一手把狗娃子拉扯大的原因。更何况在百来人口的部落里,想要正常繁衍后代,似乎也没有更多的选择。

    狗娃子比起部落里其他的汉子来说,各方面都要优秀一些,但因为时常做出一些疯狂而又不要命的举动,让很多女娃娃不敢下嫁给他。

    而这姐姐怕自己嫁人之后,狗娃子没人照顾,所以在狗娃子十三岁那年,对整个部落宣布她已经是狗娃子的婆娘。

    又由于这个部落人的寿命只有三十几岁,导致他们通婚生孩子的岁数提早了很多,差不多在十三四岁的时候,为人父母已是很普遍的现象了。

    显然,这就是一个部落的悲哀,是这些少男少女的悲哀。

    君临自然想不到这些,但却也多少知道一些,生孩子可不是件随便的事。

    少女见君临不答,不由苦笑道:“是嫌弃我了么?”

    君临摇摇头道:“不是,只是我真不是你狗娃子,我脸上的伤痕也不是划破脓包所致。如果只是被错认为你的弟弟,或许我不会再辩解太多,但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少女很心酸地望了君临一眼,可就是这样一眼,让君临诞生了要立刻逃离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话都说清楚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说罢,君临转身便走,脚下如同生风一般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少女没有挽留,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伤情绪。只见她默默的起身把熬得汤药端起,蹲在一个黑暗角落里,把月灵狼的心脏捧在手心,而后一口口往自己的嘴里塞去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可怜的弟弟。”这姑娘最后还是哭了,眼泪滴在汤药里就如同她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君临在走出窑洞后,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身形,莫名地感到一丝悲伤。

    然而,君临并没有在此久留,毕竟他不是一个悯怀天下的大善人,更何况这种事也无法行善。

    窑洞外的天空很亮,一轮皎洁的白月就在头顶上悬挂着,散发着阴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一夜的时间不长,君临就只是四处转了转,在寻找着离开的出路的时候,就看到了旭日从山脉上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“四处环山绕水,根本就找不到离开的路。”一夜未眠的君临状态明显有些不佳,看着那条返回部落的路,不禁苦笑连连,“看来只有靠他们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重新回到部落的时候,那些个猎人汉子已纷纷扛着捕猎的工具在场内集合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,要不要一起去?”狗叔老远就看到了君临,便挥手叫道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这二十几位汉子,点头笑了笑,道:“好啊,今天去哪里?”

    狗叔‘嘿嘿’笑道:“今天去清水涧,我们去捉那条大泥鳅。”

    这些汉子闻言后,一个个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手中的捕猎工具都有些拿不住,还有些人脸色顿时煞白。

    狗叔目光一一扫过这些猎人汉子们,冷哼道:“怎么?你们都怕了?”

    “叔,不是我们怕,主要是那条泥鳅很滑了,我们捉不住它。”

    “叔,这太危险了,上次我们差点就被吃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年龄较小的猎人露出了恐惧神色,显然他们是吃过那条泥鳅的大亏。

    狗叔喝道:“要是谁怕了,就回家搂娘们去……狗娃子,跟叔走。”说罢,便从那两个猎人手中抢过工具,交在了君临手里。

    君临跟在狗叔身后,不由暗想道:“大泥鳅?是什么魔兽?”

    不过,就在狗叔刚走出一丈远外,这些猎人汉子默默跟在后面,其中也包括那两个提出质疑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一个窑洞口,一位少女注视着这个猎杀大泥鳅的队伍,望着君临渐行渐远的身影,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有所感应,还是偶然的回首,这一幕正好就被君临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