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没良心
    那个少年猎人,也就是真正的狗娃子,之所以会在夜晚登上山脉,就是为了猎杀月灵狼。

    而这所谓的月灵狼是吸收月之精华而生的一种魔兽,每当月圆之夜,就是月灵狼出没最频繁的时候。

    君临所猎杀的头狼就是月灵狼王,一头二阶层次的魔狼。

    在众多猎人汉子的簇拥之下,君临有着很明显的不适应,尤其是看到一张张怵目惊心的脸后,腹中总感觉有一条蛟龙在翻江倒海,好不舒服。

    只是想要离开这座山脉,就必须借助这些猎人汉子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些猎人汉子似乎也是初次登上山脉,对这里的地形并不是很熟悉。至于他们能找到君临,想必纯属是个意外。不过这些猎人并不傻,他们上山时在途中都做了标记,下山时只需沿着标记走,就能找到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上山时花了多少时间,下山也同样花了这么多的时间,而且途中还时不时遇上一两头魔兽,又不能就此避开,因此所消耗的时间就更长了些。

    那些实力不强的魔兽只需这些猎人汉子共同射杀,对于那些实力稍强点的魔兽,君临则会出手击杀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这些个猎人并没有觉醒图腾之力,只有几招捕猎所用的箭术与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年龄越大的人,他们身上的脓包就越多,仿佛这就是一种诅咒,或是遗传性的病毒,在侵蚀着他们的身体与生命。

    君临从他们口中得知,他们身在一个只有百来人口的部落,住在窑洞里,靠捕猎为生,所有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,便就带着少许的脓包,直到三十几岁的时候,全身脓包溃烂而死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并没有因此绝望,他们的祖祖辈辈有很多的人试图走出这座大山,去寻求解除这诅咒的办法,但所有人都是一去不回,杳无音讯。

    君临他们下山用了一天的时间,当看到部落的窑洞时,已是晚霞纷飞,炊烟渺渺而起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,到家了。”带头的猎人汉子叫狗哥,这是他年轻时候的名字,现在别人都叫他狗叔,但这个狗叔的岁数却不大,还不到三十岁。

    君临苦笑道:“诸位,我不是狗娃子,你们真的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狗叔疑惑的打量着君临,不解问道:“当真是我们认错了么,狗娃子?”

    君临很郑重地点点头,道:“当真是认错了,谢谢你们带我下山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说罢,便迈步要走,远离这个部落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回来了?”忽然,一个少女站在窑洞前呼声大喊,满腔的欢喜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止步,不禁回头一望,那模糊的身影似乎是在什么时候见过。当然,这不是说君临见过那个少女,只是说曾经见过这样的一个场景,那种感觉不由让君临失神地楞在了原地,十分柔情的望着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少女碎步跑来,正是泪眼朦胧,伊人憔悴,一把将君临紧紧抱住,喜泣道:“没事就好,这两天可担心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猛然回过神来,很不好意思地推开少女,尴尬道:“这位姐姐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弟弟,你可要仔细瞧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一慌,当下便认真地瞧了君临许久,道:“弟弟,你怎么又把脸给划了,那可是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君临笑道:“这些是我穿越丛林,被荆棘划伤的。”说罢,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抬手摸了下脸,继而解释道:“这位姐姐,我真不是你弟弟,我只是一个过路人。”

    少女望着君临的眼中顿时泪水横流,头也不回地跑开,带着悲伤的哭泣声回到了窑洞中。

    “这狗娃子太不像话了,不知道他姐姐还中着毒,身子骨不好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啊,这狗娃子太没良心了,估计是觉得自己的脸好了,嫌弃他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刚开始他一个人去猎狼,我们都还以为是为了他姐姐,原来是为了他自己,早知道就不该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姐姐都是挨家挨户地求我们去救他,没想到他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妞实在是太可怜,不仅把狗娃子拉扯大,还委身做了他媳妇,最后就得了这么个下场,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都在指责君临的情况下散去,似乎认定了君临就是狗娃子,而且还是个没良心的负心汉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,不是叔说你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就算你脸好了,你又能怎样?”狗叔很失望的叹着气,拍了拍君临的肩头,“我们在这里出不去,外面的人也进不来的,祖祖辈辈试了多少次,这就是我们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君临张大着嘴巴望着这些人的背影,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,喃喃念道:“你们认错人了,我真不是狗娃子。”

    君临一直都想不通这个问题,为什么这些人会认为自己是狗娃子,而且连那个少女,也就是狗娃子的姐姐,怎么也认错人了呢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狗娃子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没有文化了。

    此刻,在君临的脚下正堆积着数头猎物,那是君临亲手猎获的魔兽,尤其是那头月灵狼,更是低头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君临好生不解,提着那头月灵狼向少女所在的窑洞走去,苦笑道,“罢了,还是先帮那位姐姐解了毒,然后再好好和她谈谈。”

    君临离那个窑洞并不远,没过多久便就到了窑洞之外。正好就听到了那位少女的悲戚的痛哭声,时不时还咳嗽了几下,让人有种撑不了多久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姐姐,我能进去吗?”君临虽然口头上这般问,但他却一点也不想进去,“那我就把月灵狼放在洞口,过会你自己来拿,用狼心熬药,你的毒就可以解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把月灵狼放了下来,继续道:“你弟弟狗娃子……已经死了,被狼群给吃了,我是从山的另一边翻跃过来的,在路上捡了你弟弟的匕首和箭弩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,想必应该是把事情解释地很清楚了。只是这样的解释早在山上就和那些汉子讲过,但他们依旧还是把君临当成了狗娃子。

    果然,无论这样解释都没有一点用处,这部落里的人就是把君临当成了狗娃子,其中也包括狗娃子的姐姐。

    只见君临在解释完后,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,手臂就被一双手紧紧地抱住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深,在窑洞里更是漆黑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但黑暗对君临来说却能显得亲切,在黑暗里看物没有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真的不要我了吗?”少女在哭泣,抱着君临手臂的双手异常地用力。

    君临想要挣脱,却又不敢使上太大的力气,因为在他心里也有过相同的感觉,不舍和无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