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狗娃子
    这就是一场噩梦,也是无法遗忘的仇恨。

    每当噩梦惊醒时,一双处在黑暗中的眼睛总会泛起愤怒的火花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天,在那泛着火花的眼瞳中,莫名卷起一道漩涡,渐渐笼罩了整个空间的黑暗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海水正在拍打着岸上礁石,强劲而有力的声音就像在铸铁一般,因此呼啸而起的海风也总有咸咸的味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少年寸缕不挂,挣扎地从泥沙中爬起,但他的眼睛却一直都在紧闭着。其实少年并不是瞎子,只是因为太久没有接触阳光,不敢猛然睁开眼睛罢了。

    显然,这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。

    虽然个头高了一些,样貌也成熟了许多,但当少年睁开眼睛时,这模样赫然就是君临。

    望着周遭陌生的环境,又看了看大海之上,君临不由一声叹息道:“我这是在哪里,是否已经渡过了那片海?”说罢,便是迈动步伐朝着一片丛林走去。

    丛林荆棘密布,竟没有一条可以通往的道路。

    在丛林三里之外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,但山脉中最高的一座山峰,也仅仅只有百丈高而已。

    君临想要翻过大山,就必须穿过这片满是荆棘的丛林。

    “这些荆棘太碍事了,还是烧掉好了。”说罢,君临便深吸了口气,然后对着遍地的荆棘喷了一口火。

    好吧,这君临并没有喷出火来,甚至就眼前的荆棘条藤都没有吹动过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会没有半点反应呢?”君临很是执着,自然不会就此放弃,但一连试了数次都是相同的结果,这才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路,那就踏出一条路来,区区荆棘也能拦住我的去路?”要知道君临也有颗骄傲的心,纵然不借助任何装备与手段,也相信自己能够穿过这片丛林,翻过那座山脉。

    最后,君临赤身踏进了荆棘之中,全身上下无一处没有被荆棘划伤。但凭借着坚韧的毅力,君临终于是爬上了那座山脉的顶端。

    此刻,夜幕悄然降临,君临正躺在一块平石板上歇息,静静地望着明月遐思,想着在囚龙岛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狼群齐啸之音在君临耳边荡响而起,其中还夹杂着痛苦的悲惨叫声。

    那是人类的声音,充满着惶恐,还有死亡前的种种挣扎。

    君临猛然被惊醒,一转眼就看到一个少年在不远处被狼群给活生生地吃掉,看其打扮应该是上山捕猎之人。

    那个少年猎人老远就看到了君临,所以拼了命地往这边奔跑而来,就是希望君临能够出手救他,又或者是从君临身上寻找到一线生机。只是一切实在是太过于突然,那个少年猎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求救,就已是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,只留下一堆破破烂烂的血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君临正一步步向狼群走去,看不出他有丝毫的情绪变化,就更不用说是恐惧了。

    头狼在吃掉那个少年猎人之后,便炫耀般的啸叫了一声,随之迅猛地向君临扑咬而来,但在那狰狞的獠牙就要咬到君临脖子的时候,却被一双扣着爪牙的手给拧断了脖子。

    君临将头狼扔在脚下,眼中杀机渐渐弥漫而生,低喝道:“滚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狼群是被君临的声音给喝退,还是被浓浓的杀机所震慑住,竟在一瞬间全部退走。

    君临向着那堆破烂的血衣走了过去,不禁悲哀的摇了摇头,叹道:“不要想着别人去救你,无论在什么时候,都要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见月光反照地面,一柄插在地上的匕首映入了君临的眼帘。

    君临捡起那柄匕首,在头狼身上割下一块狼皮,围在了腰间遮羞。随后便又扛起了头狼,一路沿着那个少年猎人逃亡的路径回走,在途中捡到了一把弩弓和一袋短箭。

    这把弩弓制作并不是很精良,插上短箭后的杀伤力也不强。或许正是因为如此,那个少年猎人面对狼群,似乎连拼命的勇气都没有,否则那袋短箭早就被射得到处都是,而不是还被整整齐齐地放在袋子里。

    月亮降落,太阳升起,一夜的时间在君临的脚步下悄然逝去。

    是的,君临扛着头狼行走了一夜,没有停歇过一步。只是这一夜的行程,并没有让君临走出这座山脉。

    虽然这座山脉看似不大,但里面的环境却是极其复杂,一个外来客想要走出去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君临找了一块巨石坐下,用匕首划破头狼的颈脖,张口便是咬在了那道伤痕上,吸允着鲜血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一夜过后,头狼的血液已失去了最纯正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血太劣质了。”君临放弃了喝血,随后用匕首割下狼肉而食,可依旧是味同嚼蜡,激不起半点食欲,“与血炎狼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忽然,在不远处响起了很多人的叫声,似乎是在寻找着某个人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大喜,扛起头狼便是迎着声音传来的方位跑去。不过君临也知道,那些人寻找的人可能就是被狼群咬死的那个少年猎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君临又是轻声叹道:“也好,就让我为你把这些遗物还给你亲人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长得奇丑的汉子率先找到了君临,大声唤了句道:“狗娃子在这里,你们都快来啊,狗娃子猎到了一头狼。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二十多道人影齐聚而来,将君临围得水泄不通。而且这些个汉子的相貌也甚是奇特,在两边脸颊以及额头上都有红色,或是其他颜色的脓包,奇丑无比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带头的猎人汉子仔细打量了君临一番,问答:“狗娃子,你脸上的脓包怎么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狗娃子,你们认错人了。”君临却不敢一直看着这些人的脸,便微微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带头的汉子问道:“你说你不是狗娃子,那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君临取下挂在身上的弩弓与短箭,还有那柄匕首一起奉上,道:“我叫君临,这些是我在山上捡到的,现在都还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带头的汉子却是‘哈哈’大笑了起来,一把搂着君临的肩膀,道:“狗娃子又给自己取新名字了,不过我还是觉得狗娃子好听,君临什么的,太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二十多个猎人汉子也跟着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,我们先回家,你姐姐可担心死你了。”带头的汉子把头狼从地面上扛起,不由分说就拉着君临而走,“狗娃子,你行啊,不但猎到了狼,还把脓包给弄没了,快告诉叔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二十多个猎人汉子也跟在了其后,依旧把君临团团围住,迫切地想要听到君临的答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