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5章 这就是女人
    圣女盘膝坐在君临身前一尺外,伸手就可以触碰到那张血肉模糊的脸。但最终还是缩回了手,轻轻的一声叹息,打破了此刻有些诡异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“就一天的时间,或许是最后一天。”圣女的目光流转,淡雅的微笑犹如雨后初晴,尽是柔情。

    只是君临却无法看到这幕,无法看到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笑容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,这就是梦小姐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脑子里,总会有与你相关的记忆,我用尽了方法,就是无法抹掉。”圣女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一边笑着说,“其实这些记忆并不能影响我什么,就是每当我陷入迷茫的时候,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,想起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只是当圣女转头望向君临的时候,却再也看不到记忆中的那张脸。此刻的君临已面目全非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就让你的模样留在我的记忆里。”圣女的眼中隐隐有些湿润,欲要抬起的手又慢慢的放了回去,“我记得那天,你与我……你与她初次见面的时候,你说她的脸像苹果,你很想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说罢,圣女不经意地笑出了声音,但随即又望向天空,深深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圣女望着天上云卷云舒,喃喃自语道:“她所经历的人和事那么多,为什么就偏偏只留下与你在一起的记忆?”说罢,便是闭上了双眼,在脑海中回想着与君临在一起的时光,轻叹道:“或许是因为……和你在一起,是她想要的人生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圣女想起了梦小姐与君临那段在血炎狼窟里同生共死的记忆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时,君临独闯血炎狼窟,力战血炎狼王与黑袍人,数次置生死于度外。也许就是那个时候,梦小姐的心就在不知不觉中向君临靠近,慢慢地把一切,包括自己的命都交付给这个少年了吧?

    圣女缓缓睁开双眼,望着天边的云凝聚成一个骑狼的男子,不由苦笑道:“那只是她所想要的人生,不是我。”说罢,那朵云缓缓消散在天际,留下一道被染红的云霞。

    或许这才是圣女想要的人生,哪怕是踏在尸骨遍野的血路前行,也阻止不了她。

    圣女继续说道:“你说过,你终会有一天君临天下,带着我……不好意思,带着她站在神的殿堂,把名字刻在永恒天道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够活下来,或许会有那么一天。虽然她已经不再存在,但那份属于她的骄傲,她对你的那份骄傲一直都在。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希望你还会记得她,记得她的模样,记得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很想杀你,也出手杀过你,但在我的心里却希望你活着,好好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会觉得这很矛盾,那你就当作是她对你的一份执念,是她希望你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圣女的情绪有了很明显的波动,但她却绝不会承认这是她的情感,把一切都推卸给了梦小姐,用那份执念掩饰着自己也曾悸动过的心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要离开这里了,这里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唯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如果不是你,恐怕我已是离剑天的禁脔,是他的奴役,是他用来提升境界的鼎炉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……或许你救得不是我,是她。但无论如何,都是踏进幽龙穴,把我从囚龙棒上解救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那个时候,圣女还在昏睡之中,但在梦小姐与萱小姐合体之前,君临的模样就已是深深烙在了她的记忆里。至于其中经过,只要细心的想想,自然就会明白前后的因果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因此而感激你,但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曾说过……想要知道女人是什么人,想看看女人怀里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,不管你看得见,还是看不见,你我之间的一切,就此尘埃落定。”

    然而,话虽如此,但圣女的手却迟迟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件关于女子声誉的大事,岂可轻易以儿戏论处?

    显然,在圣女说这些话的时候,并没有经历大脑思考,一切都是凭心而论,都是发自于肺腑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此刻,圣女似乎想到什么,整个人就像被火烤了一般,通红的脸如同熟透的苹果,有着让人忍不住去采摘的诱惑。

    如果君临能睁眼看到这一幕的话,他必然会认定眼前的女子就是梦小姐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色已渐渐暗淡了下来,但在遍地火焰燎燎的情况下,与白昼并没有多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只见火光映照在圣女的身上,那红扑扑的脸更是惹人心猿意马,忍不住地冲动。

    圣女查看周围的情况,确定无人窥视后,不由松口气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说罢,便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,心跳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次在小木屋里,你真的很不懂怜香惜玉。”圣女慢慢把手移至到胸前,用手紧压着****,神情越来越是紧张,“这件衣裳是……她用血炎狼皮亲手为你缝制的,现在我把它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圣女已是把穿着身上的衣裳缓缓脱下,折叠整齐地放在了君临的身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在火光映射下得到**更是惹人欲罢不能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美人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女人。”圣女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套衣裳,将自己的躯体裹得严严实实,“如果你能活着,以后会有机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以目前的情况而言,君临的命仿佛已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圣女迎着月色站了起来,最后望了君临一眼,微笑道:“但愿还有再见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风声鹤唳,倒映在地面的影子越来越长,但圣女的身影却越来越远,留下君临满身血迹地躺在这里,只有那件血炎狼皮衣与他相伴。

    圣女朝着少年所在的方向走去,正见少年环抱着囚龙棒,拼着所有的力气想要将之拔起。

    显然,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少年根本就撼动不了囚龙棒半分,纵然他的实力比君临要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拿不动这根棒子?”少年见圣女走来,满腔的愤怒都化作了言语咆哮。

    圣女回答道:“这是囚龙棒,想要掌控囚龙棒就必须拥有囚龙之力,而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少年紧握着拳头,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,笑道:“囚龙之力?怎么才能拥有囚龙之力?”

    圣女抬头望着囚龙棒的顶端,道:“你不是得到了囚龙之心吗?只要融炼了那颗心脏,你就可以掌控这根囚龙棒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