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4章 挖心、抽骨、扒皮
    在知道自身实力不足以抗衡对手时,就应当趁机逃走,这方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君临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选择了出手攻击。或许是因为少年调戏圣女而愤怒得失去了理智,又或许是在捍卫自己惨遭无视的尊严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君临都没有任何退路,即便他真的听从日天昊的建议逃走,也终究逃不出少年的掌心,因为那少年此次前来就是为夺君临的心脏。

    面对这充满力量的一击,少年就只是轻轻抬手一指便是将囚龙棒从君临的手中弹飞,此期间他的目光自始自终都没有离开过圣女身上,没有去看君临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君临被反震之力击伤,倒下之后竟再难以爬起,望着落在了数丈之外的囚龙棒瞬间变得粗长,想要召回时却发现自己丝毫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君临提起的手又重重摔在地上,就连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,“为什么我无法控制我的力量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少年正缓缓朝着君临走来,而圣女却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这座囚笼里的人,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?”少年用脚轻轻挑了挑君临,摇摇头道,“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他们果真说的不错,你们就和魔兽一样……低贱。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听清楚少年在说什么,因为他的眼睛正在缓缓闭上,似乎想要睡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少年却一脚踩在了君临的胸口,强大的冲击力挤压着骨骼与内脏,让君临在瞬间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很疼痛的。

    “和你说一声,那颗心脏我拿走了。”说罢,少年的五指燃起了熊熊烈焰,向着君临的心口掏了去。

    只是君临被掏了心后,是否还能继续存活下来?

    答案是残忍的,若是没有了心脏,一个人的生机就会在一定时间内消散,至于时间的长短,那就要看那个人的力量有多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获取生机,即便没有了心脏,或许也有存活下来的几率。

    就在少年即将穿透君临胸膛的瞬间,日天昊用自己的身躯遮住了君临的心脏。

    少年见状很是惊奇,因为他这一击足以穿金破石,最后却没有贯穿区区小魔鼠的身体,而且还没有重创对方,就仅仅是吐了点血而已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日天昊已经引起了少年的注意。

    少年捏着日天昊的尾巴提起,释放出灼热的烈焰焚烧,且火之力还在不断地加强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极怒,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,纵身向少年扑了过去,将日天昊紧紧护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少年摇头笑道:“要不是本公子的脾气好,不然就凭你……能从我手中抢东西么?”说罢,便是一脚将君临踹翻,伸手把日天昊重新捏在两指之间,继续道:“抢东西呢,是需要实力的,而且还需要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在日天昊的身上又重新燃起了火焰,但他却没有吭声一句。

    顿时,君临的眼中布满了血色,挣扎的想要爬起,却又是被少年一脚踩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放了他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。”君临的杀机掩藏不住,道。

    少年不以为意,讽笑道:“你给我?我要的东西还需要别人给么?”说罢,便是加重了脚下的力度,将全身燃成火焰的日天昊丢在一旁,继续道:“我喜欢抢东西,因为只有那样,我才会有存在感。”

    其实君临也是很理解这个少年,毕竟在遇到日天昊与梦小姐之前,在他的心里也是存有这种想法的。

    “可就是有些人太不识抬举,非要让我给杀了。”少年很平静地说着这些话,嘴角还露着蓄人无害的笑容,但他五指燃焰的手掌又慢慢逼近君临的心脏,“我真的不喜欢杀人……只是杀多了,慢慢就喜欢上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掌按压而下,又被日天昊给挡住了君临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走。”君临刚开口说话,就被喷涌出的气血堵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日天昊嘴角血迹而溢,道:“你休想赶老子走,老子可不会轻易就让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魔鼠就会说话,还如此有骨气,骨头应该也够硬吧?”少年一脚将日天昊踩在了地上,且用力按耐了数下,地面顿时就深陷了进去,“没有被踩成肉泥,果然很硬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眼睛越来越红,那是日天昊流淌在地面上的血液,压抑不住的怒火从心脏处迸发,是如今为日天昊唯一可以做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这所有努力都没有获得任何回报,之后,君临还是在失去心脏的过程中渐渐昏睡了过去,而这一睡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君临在心脏离体时并没有太多的痛苦,这或许是因为**上的折磨远比不上精神上所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少年并不敢直接用手去拿囚龙之心,毕竟那是神境龙族的心脏,其中蕴含的力量绝不是随便就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只见少年用一个玉盒将囚龙之心装入其中,但在囚龙之心的外表却没有囚龙之笼的影子。可见那座囚龙之笼还在君临的体内,说不定还禁锢了些许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颗心脏,我就有足够的本钱冲击神圣境界。”少年望着囚龙之心眉开眼笑,狂喜之意在他脸上早已遮掩不住,“总有一天,我会把你们全部都关在这座岛上,让你们也做做低贱的……魔兽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已是很明显,这少年所图甚大,而且没有把君临当人看待过。

    少年收起玉盒,冷漠的瞥了眼君临,自语道:“一条龙不可能只有心脏,不知龙鳞与龙骨……。”话还没说完,便又是一脚踏在了君临的身上,凝聚出一柄火焰利剑将君临的背后割开,从中取出一条血淋淋的脊骨,紧接着又沿着那道伤口把君临的皮给扒了下来,满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清脆而又微愤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,原来是圣女大人。

    少年回头望了眼圣女,笑道:“你不是离开了么?怎么?怕我杀了这狗东西么?”说罢便将君临的脊骨扔在地上踩了个粉碎,皮就燃着火焰焚烧一干二净,甚是失望道:“不是龙骨,也没有龙鳞。”

    圣女冷眼望着这幕,望着血肉模糊的君临,不禁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答应过你不杀他,便就不会杀他。”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圣女没有说话,只是紧盯着少年的脸,慢慢地又将紧握的拳头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少年尴尬笑道:“我真没有杀他,就只是拿了几件东西而已,虽然最后发现拿错了,但拿都拿了,也不好再还回去,何况也还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圣女微微点头,道:“能不能让我和他单独待一会,毕竟他……他与我之间还有些事处理。”

    少年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很不屑地瞥了君临一眼,满脸不在乎地往后退数步,转身向囚龙棒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