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2章 紫川升龙
    要识破万幻影,对君临而言,可以说……这就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想彻底击败离剑天,却不是想象地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此刻,在离剑天身后有着无数黑袍的存在,其数量每隔上一丈的距离就会加倍地递增,显然这是离剑天为脱逃而做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金蝉脱壳之术,是不是还以为你能从囚龙棒下逃走?”君临见状摇头一笑,将捡起的剑柄扔给离剑天,随之不知是不是又想到了些什么,不禁叹息连连:“我答应过博仁,让你活着离开这里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听君临提起博仁,心中不由愤怒而起,但在一番挣扎之后,强忍着情绪没有冲动,慢慢地恢复了应有的平静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如果自己再对君临动手,必然会遭到无情灭杀,况且先前实在是消耗了太大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君临仍见离剑天没有想要离开的意向,便轻哼一声道:“怎么?还想着战上一场不成?”

    离剑天望着手中抬起的剑柄,眼中闪过一抹悲哀之色,苦笑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君临在看到离剑天的举止与神情后,自然明白那句话的意思,不由傲然笑道:“这是我的秘密。”说罢,便是顿了片刻之后,又继续说道:“万幻影……充其量就是个不合格的界域,又或者说,根本就不是界域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闻言轻蔑一笑,道:“万幻影的力量,你了解多少呢?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回答,只是很不屑地对着离剑天笑了笑,扛着囚龙棒转身就走,俨然就像个不顾一切的狂妄之徒。

    可就在君临转身的瞬间,忽然一阵狂风暴雨倾盆而下,地面席卷着燃起的火苗摇曳不定。

    “把囚龙之心给我。”这是很简单的一句话,却有着无数种解读。只是在此时此刻,却不由得让人会感到莫名的悲伤。

    这阵雨淅淅沥沥而下,很是狂暴地落在君临身上,就好像有座大山压下,竟无法迈动脚下的步伐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除君临与离剑天外,来得第三人赫然就是圣女大人。

    她在君临与离剑天激战时,退到了熔焰界与万幻影所没有波及到的区域,而后又等到二人之间的战斗彻底要结束,在君临防备减弱的情况下追身赶了过来,用血色浪漫的力量压制着君临的行动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的血色浪漫还不见有半点血液凝现,但在君临的内心却是血淋淋不堪,满是悲伤。

    “果然,你终究不是她。”君临的声音很小,再加上狂风暴雨的遮掩,更是让人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,但就在这句话说出之后,血色浪漫的力量却出现了一丝的松动。

    难道说是君临的悲伤传到了圣女的心中,引起了潜藏在灵魂深处的情意,让梦小姐的意识进行了反抗?

    或许是有这方面的原因,但事实上却是因为离剑天趁着这个机会,对君临发起了猛烈攻击。

    说到底,离剑天想要杀掉君临的心依旧是那么强烈。

    只见离剑天掌中雷霆闪烁,穿过了狂风暴雨,击在了君临的背后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也趁着这个时候发起了反击,扛在肩头的囚龙棒重重竖立在地面上,立刻引起一阵地动山摇,随着囚龙棒变得越来越粗长,倾落而下的狂风暴雨也渐渐在空中消散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属于你的力量,我要收回了。”君临一个闪身便是将离剑天的手腕紧紧扣住,随后抬手就是一记螺旋焰向其胸膛轰击而去,“若还有下次,我就收回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顿时,离剑天被击退十丈不止,且闪烁于他掌中的雷霆也在瞬间暗淡至无光。

    毕竟离剑天的雷霆之力是囚龙之笼所赋予的,并不是自身的图腾之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囚龙之笼正囚着囚龙之心,与君临的心脏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随即,君临又转身朝站在三丈距离外的圣女大人缓缓靠近,问道:“告诉我,她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圣女闻言不语,直接就是一道水流之刃拍击而向,冷漠的神情配合着她的动作,显得极为的冰冷。

    君临任由攻击打在身上,默默感受着因痛觉而牵动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在,我就杀了你。”君临离圣女越来越近,仿佛只要抬起手来就能扼住其咽喉,但君临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还没有得到答案,便再次问道:“她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面对君临的气势上的压迫,圣女起初不由一怔,随后便又调整好状态,挺了挺傲人的胸脯,冷哼道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虽然圣女没有正面回答,但给出的答案却再明显不过。因此,君临无奈轻叹,扣着龙之爪牙掐住了她的咽喉,并将其悬空提起。

    然而,圣女大人却没有出手反抗,就只是紧盯着君临的眼睛。那倔强的脸上闪过一抹凶狠神色,但那双欲哭无泪的眼中却是隐藏着满满的委屈。

    君临见状不禁有些于心不忍,无意识间将目光避开,重重地将圣女按击在地。

    其实对君临而言,无论是扼其咽喉还是摔身砸地,每一个落在圣女身上的动作,都让他的内心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是的,毕竟在君临情感懵懂时期,是梦小姐伴随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或许梦小姐已经不在了,但那具肉身却承载着太多的记忆。

    君临松开了扼住圣女咽喉的手,沉声道:“我给你囚龙之心,你把她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圣女却回答道:“我不想欺骗你,她已经不在了,只留下了一段微不足道的记忆。”说罢,便就是一道水流冲击之龙从君临的胸口穿刺而过,继续道:“还有杀掉你的这招……紫川升龙。”

    君临很清楚记得这招‘紫川升龙’是与梦小姐初次见面时,梦小姐用来攻击他的招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剑天也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后,凝聚出一柄细长黑剑,朝着君临的后心贯刺而至。

    不过囚龙之心的生命力太过于庞大,纵然君临被贯穿了胸膛,那颗心脏依然还在正常律动。

    “好庞大的力量,君临居然可以将其融炼,似乎他身上还藏着更大的秘密。”离剑天见状不由心中一悸,急忙向后退去,拉开了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如此浓郁的气血,足以让我激活神兽血脉。”圣女大人在刺穿君临胸膛之际,掌心浮现出一个卷着狂风的穴眼,拼命吸纳着来自囚龙之心的血液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龙血被抽离君临身体的瞬间,整座囚龙岛顿时山崩地裂,从地底喷涌着如鲜血般的液体,灌进一条条慢慢裂开的深壑之中,同时也令那重覆盖全岛的结界禁制出现了缝隙。

    显然,这就是一种预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