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7章 妨碍杀人
    “好一个血色浪漫,倒是让我小瞧了你。”离剑天身穿黑袍,完全就像是隐于黑暗之中鬼剑士,语气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穆老的攻击仍在继续,虽然是在对圣女大人施展黑色焰剑,但却没有避开站在其前的离剑天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即便他们此刻是在攻击同一个对象,但却丝毫没有想要联手的迹象。一旦有谁会阻碍到自己的攻击,同样会照杀不误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不要妨碍我杀人。”穆老在逼近圣女大人之际,对挡在身前的离剑天猛然就是一掌,燃烧着黑色焰剑的鹰爪掏心而至,“这个女人,我必须要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没有对穆老出手阻击与防御,而是借助黑袍施展金蝉脱壳之术,闪避到穆老的一旁,对圣女形成一个左右合击之势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可厉害着,要是再小瞧她一次,恐怕就真要死了。”离剑天并不认为穆老有杀掉圣女的力量,不由轻蔑笑道:“老东西,我不介意和你联手一次,先杀我们的圣女大人。

    穆老哼道:“别妨碍我杀人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已很是明显,两个男人正要联手起来,欺负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离剑天会提出,以及穆老会答应联手,完全是因为他们无法突破圣女大人身前的防御结界。

    只见狂风席卷着地面龙血而起,一个水流漩涡在圣女周遭围成了防御之罩,将穆老与离剑天的攻击尽数化去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的黑色火焰能不能点燃龙血?”离剑天见迟迟攻圣女不下,便就停了下来观察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龙血防御罩,想要从中寻找到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穆老仍在攻击圣女,但他也在警惕着离剑天,就是唯恐有人会在背后偷袭。当听到离剑天如此一问,顿时便有些恍然,反问道:“小崽子,你又想到什么坏主意?”

    离剑天说道:“这女人只守不攻,我们不能一直这样攻击,搞不好正中了她的下怀,最好是一举破了她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其实穆老攻击的手段就是黑焰焚烧,但一当接触到圣女的防御罩后,就消散地无影无踪,更不用说是将龙血点燃。

    穆老急问道:“少说废话,只管说出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离剑天闻言笑道:“既然无法突破防御,何不用最强的力量做出最后一击,或许能成也说不定?”

    穆老也停下了对圣女的攻击,望着向自己缓缓走近的离剑天,沉吟道:“你想试探我的力量?”

    离剑天将黑麟剑高高举起,顿时便见一道雷霆从天空直落而下,道:“我对你的力量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穆老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,凝视着滚滚雷霆,当下也在身后凝聚出一头数丈大小的黑焰龙鹰,道:“黑色……苍天之焰,幽冥之火。”

    配合着离剑天的雷霆之力,穆老的黑焰巨鹰仿若从天而降,笼罩着整片大地,朝着圣女直贯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幕可谓是惊天动地,到处都是耀眼的雷光,纵然是映照在龙血之下,黑色的火焰依旧显得那么光采夺目。

    这真是他们的最强力量吗?怎么与之前的招式如此的相同?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圣女的防御罩被他们给破了,形成漩涡之势的龙血上也在燃烧着黑色火焰,夹杂着丝丝雷霆。

    圣女被破开了防御罩之后,便立刻着手聚龙血想要重新凝成一个防御罩,但这个时候却遭到了离剑天与穆老的联手攻击。

    没有防御罩的圣女,是那么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不过,在离剑天与穆老之前交谈的瞬间,圣女也在准备着后手。对她来说,一直防御下去显然也不是长久之计,在适当的时候发起攻击才是最有效的手段,就像之前镇杀穆老和暗算离剑天一样,借助囚龙棒的力量。

    是的,那个时候……但也是在那个时候,在没有人协助撼动的情况下,圣女想要祭起囚龙棒却是件十分困难的事。所以囚龙棒没有准时出现在圣女的跟前,为她挡下那两个男子的联手袭击。

    然而,圣女却在这等联手攻击之下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圣女在祭囚龙棒的时候,正好碰上有人冲了出来,为她接下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望着为自己拦下攻击的背影,圣女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,但仅是片刻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君临,你终于出现了。”离剑天起初大惊失色,随后有迅速阴沉了起来,道。

    说巧不巧,就在圣女大人最危难的时候,君临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完美地演绎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。

    君临转身面对着圣女,露出自信的笑容,道: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是穿着衣服的,但仅仅是贴身的内衣而已。因为这身衣服并不是君临抽空去寻找的,而是那块薄如蝉翼的玉所带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圣女大人拭擦着嘴角流出的血迹,一步步向君临靠近,道:“囚龙之心,可是你拿到了,给我。”

    君临摇摇头,笑道:“现在还不能给你。”说罢,便又转望向离剑天与穆老二人,继续道:“等除去了这些隐患,我再给你,你还我的梦。”

    圣女自然知道君临所说的隐患是什么,便就不再多话,默默退后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穆老闻言轻哼,冷笑道:“君临,没想到你这废物还活着,还让你拿到了龙的心脏,你要是把心脏给我,我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状却是大吃一惊,道:“穆羽?你不是死了吗?”但又当看到与离剑天站在一起后,顿时恍然大悟,继续道:“原来如此,你已是个死人,是个黑袍傀儡。”

    显然,君临没有看出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年轻男子是穆老。

    穆老没有理解君临此话的含义,当下震怒不已,喝道:“好狂妄的小子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穆老的心里却明白得很,君临早已不是当初连图腾都没有的废物,并且能够跳出自己所设下的局活到现在,必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穆老趁着身上还有些许雷霆之力缠绕,化着龙鹰嘶鸣般向君临发起攻击,燃着黑色火焰的龙之爪擒拿而去。

    这番引起的动静极大,雷光闪耀,温度灼热,直接是遮蔽了众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然而,穆老的龙之爪却被君临轻松了接住,燃烧的黑焰也在君临的龙之爪牙中缓缓凝集,顿时便见一轮黑色的小太阳在君临的手中闪耀。

    “日天,螺旋焰。”

    君临将黑色的小太阳扣在了穆老的胸膛上,疯狂的摧毁着黑焰之下的每一寸筋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