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6章 血色浪漫
    不过尔尔?

    尽管这只是普通的一句话,但对一个向来骄傲的天才而言,却是**裸的羞辱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直以来,离剑天都是活在冰季与穆羽的光环之下,此刻却剧情反转,任谁的心里都会有些许不适。

    望着步步紧逼的离剑天,冰季的心犹如沉入大海的石,让脚下向前迈动的步伐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冰季知道,离剑天的力量已超出了他的想象,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抵挡得住,但即便如此,也仍不会退缩半步。

    只见冰季全身被冰晶覆裹,手持着一柄细长的寒冰凝聚而成的剑,每每踏前一步,地面上都会呈现出寒冰晶花,但鉴于龙血里所蕴含的力量,这些晶花仅绽开在瞬间,随后又立马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此刻,对这二人来说,已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相激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泄露着内心的想法,那就是用力量来证明自己以及征服对方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电花火石之间,离剑天的黑麟剑与冰季的寒冰剑击撞在了一起,两人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同步,出手之前没有半点征兆。

    寒冰裂碎,黑麟寸寸切割。

    没有太过华丽的战斗风景,就仅是一招决定胜负,乃至生死的致命绝杀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眼望去,还看不出其中蕴有多大的威力,但能够用最简单方式直接制服对方,似乎更能体现出厮杀双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果然,冰季与离剑天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,或许这与在囚龙岛现如今的环境有关,受到了一定性的压制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离剑天此刻表现出来的战力远比之前要强悍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离剑天想要杀死冰季,恐怕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。因为黑麟剑正架在冰季的脖子上,雷霆之力侵蚀着他的全身细胞,以及筋骨内脏。只要稍稍一用力,或者一个念头,就能让冰季成为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然而,冰季处在这危在旦夕之间,圣女大人并没有任何要出手相救的意向,仿佛这一切与她毫不相干。

    离剑天在制服冰季之余,他的目光却从没有离开过圣女身上片刻,生怕那个女子会趁机偷袭自己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这种想法似乎就只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离剑天没有杀死冰季,而是用禁神针将其束缚住,使之再无法施展图腾之力,造不成半点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杀我?”冰季认为离剑天这是在看不起他,还不如被一剑杀死来得痛快,当下便十分恼怒道:“有种你就杀了我?”

    这份情绪的波动与冰季以往截然不同,不由让离剑天心中生疑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死?还是说……你一直都在寻死,其实是想要摆脱掉圣女大人?”离剑天似笑非笑,夹杂着套话的语气,“原来是我错怪你了,天才如你,怎么会臣服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冰季闻言一怔,慢慢将情绪平复,又恢复了冷漠的面容,道:“我不是臣服,只是追随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对此笑而不语,转而持着黑麟剑向圣女走去,道:“臣服还是追随,那都是失败者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圣女站在原地望着缓缓逼近的离剑天,表情镇定如常,给人的感觉是一如既往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离剑天继续道:“你是双子星,善恶难辨,最是危险。”说罢,便是一剑斩下,隔着丈远的距离,挥击出如虹剑气将圣女全数笼罩,继续道:“虽然我不是淫邪之人,但圣女大人你的内丹,我该是时候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圣女依旧没有多说话,只是摊开手掌卷起狂风一阵,在周遭铸就了一个旋风屏障,以来对抗离剑天的万幻影剑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空莫名飘起了红色的淅淅小雨,只在离剑天的上空落下,带着强烈的灼烧之意。显然,那是龙血的力量。

    离剑天抬手接住一滴血雨,顿时冒起白烟升起,血肉瞬间模糊。当下便要跳出血雨降落的区域,但这些血雨却一直笼罩在他的上空,如阴魂一般不能避开。最后在不得已之下,只好用黑袍将自身覆裹的无隙无缝。

    在燃烧龙血的烈焰之下,离剑天都不曾遭受如此伤害,却不料被飘落的龙血所伤,这一时之间,离剑天震惊之余,也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难道圣女得到了龙之心脏,能够控制力量更强的龙之精血?

    离剑天又立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摇摇头道:“她一直都在我的监视之下,是不可能得到龙之心脏的。”

    渐渐地,血雨越下越大,离剑天的身躯就仿如被一座大山压住,提不起一丝的力气去移动脚步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只要我的内丹,要不然你在死去之前,会有一场永生难忘的记忆。”圣女的话从旋风结界中传出,且一只由龙血凝聚成的手从地面升起,缓缓穿过血雨按在了离剑天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领域?”离剑天有些心惊,但却没有过多的恐惧心理,“化血成雨的领域?”

    圣女回答道:“不错,这是领域,我管它叫……血色浪漫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笑道:“的确很浪漫,但对我而言,浪漫是最不具杀伤力。”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浪漫也能杀人,更何况是带血的浪漫,而且还是龙血。”

    确实,这血色的浪漫不能**,只为杀人而用,杀一个懂得金蝉脱壳的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手段,我再清楚不过,如果你无法挣脱我的领域,劝你最好放弃抵抗,那样还不至于死得太痛苦。”说罢,圣女已是从旋风结界中走出,那只龙血巨手将黑袍灼出了一个洞,且向其内输入龙血。

    不过,黑袍的质量却出奇的好,在龙血的腐蚀之下,竟然没有被全部被毁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只黑色巨鹰嘶鸣而至,向圣女大人冲杀人来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,差点就被你给害了。”这是穆老的声音,带着愤怒的咆哮。原来在囚龙棒的镇杀之下,他并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圣女被黑色火焰凝聚的巨鹰给逼退,让离剑天有了挣脱血色浪漫的领域束缚。是的,如果不是穆老的来袭,离剑天恐怕还被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穆老还活着并在这个时候发起突袭,这完全是在圣女的意料之外。或许是穆老有什么不知的保命手段,又或者是圣女没有足够的力量对穆老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剑天趁此机会,利用大量黑袍铺路,为自己逃脱用尽一切力量。

    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在圣女出手防御穆老的时候,一件黑袍突出了血色浪漫,在雷霆滚滚的冲击之下,离剑天现身而立,狼狈不堪的站在圣女的跟前,杀机掩不住的脉动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