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5章 机会
    霸道的剑气如游龙戏水一般,似乎是特意在针对圣女大人的水幕,气势依旧。

    但这个女子却不再出手阻击,任由离剑天的剑向穆老穿刺而去,且先后两次的态度全然不同,对穆老是否会被击杀而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只见穆老身后火焰汇集一处,顿时便见一头巨大龙鹰凝聚而起,不但将离剑天的攻击拦住,而且还趁势反击,探着龙鹰之爪向离剑天撕裂而去。

    “苍冥天麟鹰?”离剑天面对龙鹰之爪没有丝毫退避,反而有些兴奋难当,“不知是不是和穆羽一样,也有一只强大魔兽寄生体内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能够感觉到,穆老此刻凝聚的龙鹰与先前凝聚龙的火焰不同,尽管都是黑色,但其中蕴含的力量有着巨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最后,离剑天还是一剑斩开了火焰龙鹰,挥着黑麟剑直逼穆老后心,但却被一股强大的推力所阻,直接被轰退了数十丈之远,与他一起的还有穆老和冰季二人。

    显然,这股强大的推力是来自于囚龙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囚龙棒上雕刻的纹龙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,从地面引流而上的龙血将其浸透,所过之处尽是火焰一片,还时不时响起龙吟空鸣,以及地动山摇般地震荡。

    囚龙棒座下的泥土松动,似有离地而起的迹象,裂开的缝隙慢慢向外伸延,让滚滚而流的龙血纷纷贯涌其内,形成一个个火焰漩涡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,冰季仍旧疯狂,在被弹退之后,还不等彻底站稳脚步,又奋不顾身朝着囚龙棒冲去,且双手环抱向上力拔。

    穆老也不甘示弱,在见冰季向囚龙棒冲去的瞬间,当下变幻成一头龙鹰盘旋,双爪紧扣着雕刻龙纹,奋力上飞。

    离剑天没有再继续攻击穆老,竟然也跟着冲了上去拔棒,鬼使神差一般,拼着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只见囚龙棒在三人齐力之下,慢慢地离开了地面,但当离地面三丈左右之时,这三人又被囚龙棒给震退而飞,落地后皆是闷哼吐血。

    日天昊护着小蛇丸子,在地面上掘了一个洞藏身,所以没有被囚龙棒的力量伤到分毫。

    “奇怪,刚才是什么力量,老子差点也跑去拔棒子了。”说罢,日天昊便冒出脑袋,不由自主的转望圣女大人而去,正见她右手并着食指与中指,抵在左手的掌心,朝着囚龙棒的方向缓缓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妞在做什么,该不会是她搞得鬼吧?”种种情况让日天昊不得不向这方面考虑,毕竟离剑天等三人之前的行为也都非常地怪异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囚龙棒慢慢地变小变短,落在了圣女大人的手里。同时同步,圣女大人做出的手势也自然而然地收回。

    离剑天见状微怒,神色阴沉不定,低头望了望自己手掌后,不由暗想道:“刚才……是她?”想罢,便又缓缓向圣女大人逼近。

    穆老的火气就比离剑天要大得多,想也没想,擦干嘴角的血迹后,当下便幻化着龙鹰腾空,探着巨大鹰之爪牙轰击圣女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来势汹汹的龙鹰之爪却被层层垒积而起的冰墙所阻。尽管最后将所有寒冰击碎且融化,但圣女大人已然是趁着这个空档离开了攻击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,你敢利用我?”穆老一击未中,紧接着又是一击,在龙鹰之爪消散后,一道道焰剑如绳索般缠绕,从地面自己半空双重方向捆杀而去,“把图腾柱给我,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,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圣女大人轻抚着囚龙棒上的龙纹雕刻,不屑一笑道:“老东西,你要给我机会,那你也要有给我机会的机会。”说罢,便将囚龙棒高高抛起,在空中越放越大。且在这个时候,圣女眼中闪过一缕寒芒杀机,继续道:“能死在囚龙棒下,是我给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穆老见状一喜,扑展着身后黑焰羽翼而飞,迎着狂暴的冲击之力向囚龙棒迎去。

    下落的囚龙棒速度极快,就像是一条巨龙来袭,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压迫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见状甚惊,一眼就看出了囚龙棒中蕴藏的力量,也明白圣女正在借助囚龙棒的力量镇杀穆老。

    圣女大人没有过多理会穆老,似乎已是认定穆老在囚龙棒下必死无疑,当下便对离剑天说道:“要是你臣服我,我可以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哼笑道:“你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自然是你,难道你觉得一个死人……我会给一个死人机会不成?”

    离剑天注视着囚龙棒下的情况,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就这么死了,还真是窝囊。”

    如此看来,离剑天也觉得穆老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那你是臣服我,还是和老东西一样窝囊死去?”

    离剑天沉默不语,过了许久后,又望了冰季一眼,问道:“臣服你就是和他一样,做你的挡箭牌吗?”

    圣女笑道:“这是一个臣服者该做的事,毕竟你们的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轻哼道:“我倒是想试试你有什么手段,能让我臣服?”说罢,手中的黑麟剑鸣起一声龙吟,雷霆之光在剑身处闪烁,其音犹如百鸟朝凤之声。

    圣女大人笑而不语,只是缓缓往后退去,同时冰季挡在其前,凝结出一座寒冰牢笼将离剑天笼罩。

    “离剑天,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。”冰季神情凝重,在见过离剑天出手之后,已是知晓其实力不弱于圣女,“如果你的力量只此而已的话,最好臣服圣女大人,这是给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的声音从寒冰牢笼传出,道:“彼此彼此,只是没想到……大名鼎鼎的天才居然臣服于女人,你还不如穆羽。”

    不如穆羽?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冰季甚是不解,但事到如今,也不想去了解。既然穆羽已死,那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,毕竟冰季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只见冰季抬起右手奋力一握,顿时便听到寒冰牢笼开裂的声音,但在那座牢笼上却看不到一丝裂痕。

    紧接着,冰季左手摊开,握拳的右手重重砸在左手掌心,而后又是一声破碎的开裂声,但同样在牢笼上找不到丁点裂痕。

    最后,一杆手臂粗细的寒冰凝枪悬于寒冰牢笼上方,随着冰季的一声怒喝,狠狠直插而下,将寒冰牢笼以及离剑天贯穿。

    “造物,寒冰囚笼……贯刺。”冰季轻声念道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冰季说出最后一个字时,这座寒冰牢笼由内而外裂开,雷霆之光从裂缝中溢出后,瞬间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力量吗?”离剑天拖着黑麟剑而走,向冰季步步逼近,“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但离剑天却不敢再小觑冰季,因为那寒冰贯刺一击总归还是伤到了他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