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4章 拔棒
    囚龙棒原本是被君临存放在储存空间里的,但由于龙血的祭燃而消失不见。可谁料会重现在囚龙岛上,被一重结界所笼罩在无尽龙血之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君临还被困在囚龙阁里,寻找着出入的通道。

    日天昊看着与君临年纪相仿的冰季与离剑天,不禁轻叹道:“对了,他们不比主上大多少,也还是个孩子,都未成年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这一个个所表现出来的,又哪里像是孩子?即便是在囚龙棒的诱惑之下,那也是内心的**使然,让他们失去了思考的理智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做法……当真是被蒙蔽了理智的行为吗?

    其实不然,这在某些人的眼里,这是一种证明自己的手段,也是无形中表现出的自信。

    结界之力爆发,只要有龙血流过的区域,就彻底地被结界所覆盖,成了一座真正的囚笼。

    离剑天顿感不妙,暗自惊道:“不好,这不是界域就是领域,正在屏蔽与外界最后一丝联系,我要赶紧离开这里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囚龙棒就近在咫尺,想要让他放弃,着实很是可惜。但为了能够离开这座囚笼,离剑天还是出奇的理智,弃棒而退。

    穆老见状甚是不解,还以为离剑天藏有暗招,当下便挥出焰剑一道,向离剑天阻击而去,冷喝道:“鬼鬼祟祟,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离剑天没有回答,也没有任何时间去回答。只见他全身漆黑如墨,道道雷霆附加在身,犹如恶兽捕食一般,化作一柄巨剑飞冲而起。

    虽然穆老的焰剑没有拦住离剑天,但却减缓了离剑天的速度。

    最终,离剑天以流星之速坠下,落在地面上溅起漫天龙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冰季又一次紧抱着囚龙棒而拔,强大的力量压得地面开裂,仿若地震悄然来袭一般,势态迅猛。

    穆老在阻击离剑天后,瞬间又回过神向冰季扑杀而去,看其神情万分凝重。可还不等穆老的攻击逼近,便见一道水幕之墙混杂着龙血而起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,你是挡不住我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,区区水幕防御根本就挡不住穆老趋近的脚步。

    圣女神色如常,手中的水幕并没有因此而停下。既然一重水幕防御不够,那就再来一重,二重,三重……,直到冰季将囚龙棒拔出为止。

    然而,冰季只能撼动囚龙棒,却无法将其拔起,就更不用说挥舞起这根棒子。

    “这图腾柱是属于我的,凭你们也敢染指?”穆老冲破重重水幕的防御,将燃着黑焰的手爪搭在了冰季的后脑,狠狠一捏后用力往后丢去,“冰季,你这小狗崽子挡了我的道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这老东西的动作流畅至极,就像是排练过数十遍一样,并且没有丝毫的留情。

    只是在穆老触到冰季的瞬间,一层极薄的玄冰晶体在冰季的头皮生起,挡住了穆老力道的压迫,也防御住了黑焰对冰季魂海的侵蚀。

    而在这期间,圣女大人却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。只是在望着得意忘形的穆老时,俏脸上不禁划过一丝狡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旋即,只见穆老双手触碰着囚龙棒上的图纹,情绪激动异常,道:“这是龙……好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确实,这种力量非常强大,那是来自于龙血的力量,可如此强大的力量,就是无法造成实质上的杀伤。

    随后,穆老也在不知不觉中,奋力将囚龙棒上拔,其姿势以及产生的动荡,与冰季拔棒时如出一辙,也同样没有拔起,只是撼动了而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剑天从地底爬起,在怒瞪穆老一眼后,又继续冲天飞去,但却被一棒子给砸进了地底,溅起龙血无数。经过一连三次的尝试,离剑天最终不得不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然而,离剑天却将这一切都赖在了穆老身上,心里激起的杀机似乎已超出了界限。

    其实也对,如果不是穆老的阻拦,离剑天或许还能趁着最后的机会离开囚龙岛。

    现在,离剑天想要离开的话,就必须破开这重领域,或者是界域的结界。

    想要破开这重结界,眼下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将囚龙棒掌控在手中,毕竟这是以囚龙棒为核心,龙血为辅,四下蔓延而开,所形成的一个囚笼。

    此刻,穆老正在力拔囚龙棒,周遭龙血席卷一处,缠绕其身,燃起熊熊龙焰,与他自身的黑色火焰截然不同,起码从颜色上看,就有天壤的差别。

    离剑天持着黑麟剑向穆老缓缓逼近,眼中寒芒四溢,道:“老东西,坏我事者,死。”

    一剑挥下,便是万剑而斩。

    只见离剑天化身成剑,无数道剑气围聚成一条狰狞巨龙,由下而上飞冲,再顺着囚龙棒从天而降,直贯穆老身躯。

    可穆老在拔棒的时候,好像与外界隔绝了一般,如此巨大的动静竟没有丝毫察觉,不顾一切后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冰季在穆老的袭击中活下来,在稍作调息之后,再次向囚龙棒冲去,双手紧抱,拼命的向上拔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离剑天的强大攻击对冰季自然而然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等我拿到图腾柱,老夫要把你砸成肉泥。”穆老被离剑天击中后,并没有松开环抱囚龙棒的手,也没有去看偷袭之人一眼。

    尽管他全身上下有无数道伤痕,嘴角也不断有鲜血溢出,但拔棒所用的气力似乎更强了些,就好像之前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主要还是因为有冰季的加入,穆老害怕自己一松手,囚龙棒就到了别人的手里,而且囚龙棒给他的感觉也让他舍不得放手。

    离剑天见穆老还有力气拔棒,当下不由眉头紧皱,这是他目前威力最强的招式之一,可对穆老的冲击却仅此而已,没有造成大伤害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我看你还能撑多久?”离剑天心中极为不服,挥舞着黑麟剑给穆老又来一击。

    此次攻击,离剑天没有释放大招,只是很简单的一剑朝着穆老的后脑刺了去。但这看似简单的一剑,却十分地不简单,这是可以一剑化万剑的万幻影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剑却在逼近穆老一寸远处,被一重水幕屏障给阻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圣女大人,你为何要阻拦我?”离剑天心中不解,颇然怒道。

    圣女神色自若,淡然道:“我需要有人帮我把囚龙棒给拔起来。”

    语毕,顿时便见那重水幕屏障给无数道剑气分割,仿如水中烟花绽放一瞬,随后又归于自然。

    只是,离剑天的剑气太过强劲,竟穿透了水幕的防御,依旧在穆老的身上留下了道道伤痕。

    圣女大人笑道:“如果不是我多此一举,恐怕这老东西就真被你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哼道:“我要杀的人,就凭你能拦得住?”说罢,便又是一剑刺下,带着万道剑气林立,铺天盖地般向穆老轰杀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