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2章 血破结界
    此时此刻,只要能够杀掉对方,就可以活下来。至于用的是什么手段,一点也不重要。哪怕是背后插刀,又或者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冰季的相助,离剑天必然避不开穆老的攻击,以致重伤乃至被杀。

    然而,冰季的举动却惹恼了穆老,就好像是一只蚂蚁在阻挡着大象去路。虽然不值一提,却也极度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望着散碎的冰盾,穆老的神情在瞬间凝固,那双阴冷的目光倒映着冰季的身影,杀机愈渐强烈。

    只见穆老提手轻按,一头黑色的巨龙身影再现,在空中迅速盘旋而下,一道黑焰巨柱轰然落在了冰季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过程……速度之快,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,就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一样,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刻,冰季都还处在一个懵知的提防状态。

    离剑天的脸色渐渐发青,显然是身临其境,对穆老的攻击有着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不知道能不能接下这招?”离剑天萌生的撤退之意越来越明确,眼中闪烁的寒芒也越来越冷冽,“这老东西祭炼了生灵之血,想要杀他,我必须全力以赴……可还有一个君临,面对他……我会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最后,离剑天还是决定缓缓退走,对冰季遭黑焰巨柱攻击而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走了,合适么?”穆老在攻击冰季之余,也不忘离剑天的一举一动,讽笑道:“毕竟……他是因救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离剑天与穆老之间的厮杀,仍旧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“血祭都活下来了,你认为冰季真死了吗?”离剑天闻言冷笑,抬着骄傲的脑袋向冰季那方望了一眼,“别忘了,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女人,她可是很想杀掉你。”

    是的,圣女大人一直都在,她想要杀掉穆老的心,似乎比起任何人都要强大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女人,还是绝世的美女。

    穆老也依言而望,阴冷道:“我不管他死不死,但你必须要死……你的力量似乎还有隐藏,威胁很大,至于那个女人,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在穆老的心里,冰季是不可能还活着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话刚落音之际,冰季就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望着穆老的目光冰冷又坚定,没有丝毫的退缩。

    纵然此刻的身躯还在摇摇欲坠,但手中的造型冰盾正在层层凝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圣女大人慢慢向囚龙棒靠近,在其周边漫着低涌的浅流,与燃烧龙血的极阳之焰相互融合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之罩。

    离剑天见状笑道:“你的黑焰好像不敢靠近。”说罢,一道雷霆之力在周身闪烁,输进龙血里激起一颗颗咆哮的气泡,继续道:“说到底,你祭炼的血,燃烧的焰都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句话,离剑天是想激将穆老去轰击囚龙棒的。

    但穆老并没有如离剑天所愿,在言语上也没有过多反击,只是在瞥了眼圣女那边后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,化作龙虎之爪向离剑天撕裂而去。

    在穆老看来,离剑天的威胁比圣女大人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,离剑天一直都在警惕着穆老,所以穆老并没有对离剑天造成伤害。毕竟离剑天也是黑袍人,金蝉脱壳之术比起白复生更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只见离剑天的虚影在眼前闪过,被穆老的黑色焰剑穿心而过,可最终被摧毁的却是一件件黑袍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离剑天在逃脱的同时,手中的黑麟剑也在聚势开路,向囚龙棒的方位连连退去。

    “囚龙棒在这里,那君临也就不远了。”离剑天几度想要解开最强力量的封印,但每每想到这些,都隐忍了下来,“最强的力量应该用在最强的对手上,去杀最恨的人。”

    如果离剑天此刻的所思所想被穆老知道了的话,穆老必然会暴跳如雷,在杀掉离剑天后,就会立即去置君临于死地。

    然而,在囚龙棒的周遭十丈范围以内,却不是想进就能踏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结界?”离剑天被阻隔在十丈之外,无法踏进半步,最后就只能环绕而行,时不时的撞击数下,“不对,这不是结界,是领域?还是界域?”

    因为这结界不仅在明面上有防御之力,在暗地里还有强大的绞杀之威。

    既然离剑天能察觉到,穆老自然也有这个本事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此二人便在同时萌生了同样的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就是想要将那根囚龙棒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应该明白,你一时半刻还杀不了我。”离剑天的话依旧恶毒,语气却有了些许妥协之意,“我也知道你想突破这重结界,或许我们可以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总之你得死,我不喜欢有人在我的计划之外。”穆老直接拒绝了离剑天的提议,丝毫不认为破开区区结界还需要与人联手。

    离剑天讽笑道:“就凭你的力量,是不可能破开这重结界的,因为这是祭炼龙血所成,而你祭炼的……只不过是低贱的生灵之血,两者之间有着无法弥补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穆老闻言甚怒,手中的攻击不断,一条条的黑色焰龙腾空,拼命地绕着这重结界而行,不留余力的轰在了离剑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穆老此举完全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看上去是在攻击离剑天,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处,冲击着这重结界。

    而这点,自然是瞒不过离剑天的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想要用力量破开这重结界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”离剑天在接下穆老的攻击后,就清楚的感觉到这重结界会吸收火焰的力量,“要用血……龙血。”

    穆老阴沉着脸色,攻击的力度仍不减分毫,仿若没有听见离剑天所说的话一样,表现出来的杀伐之意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是不是没有得到龙血,没有得到囚龙之心?”离剑天越说越是得意,但瞬间又阴冷万分,“如果你没有得到,那么得到心脏的人……就肯定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以囚龙棒为中心砥柱,在十丈范围之内到处喷涌着龙血之泉,冲击在结界之上,让其瞬间溃散。

    “是谁破开了结界,难道是他?”离剑天心中骇然,全身的细胞顿时激扬着战意,“最终还是来了,君临。”

    然而,破开结界的根本就不是君临,而是那个中了穆老一击未死的冰季。

    此刻,冰季沐浴着龙血而行,朝着囚龙棒缓缓走去,一层极薄的冰甲在火焰中凝生,覆盖在冰季的身上,宛如在换骨脱胎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