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1章 凝固的龙血
    确实,穆老谋划多年,所为的就是今日这一刻。

    无论是冰季还是穆羽,又或者是其他岛上的人,一直以来几乎都是穆老计划里的棋子。

    那些被穆老所利用的,或者没有利用价值的人,除了冰季还活着外,其余的人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只见冰季缓缓转望向穆老,阴冷的面容似乎很憔悴,说道:“穆老,我欠你都已经还了,而你欠我的,也该还了吧?”

    穆老似笑非笑道:“你说我欠你的,那你倒是说……我欠了你什么,你又想让我怎么还?”

    冰季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闭上眼睛,回想着血腥的一幕幕,随后又猛然睁眼,低喝道:“我想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这种愤恨……如果没有经历过生死的话,根本就酝酿不出应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离剑天也对穆老横剑而指,冷哼道:“老东西……杀你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穆老不屑地瞪了眼离剑天,丝毫不顾离剑天被蔑视后的不悦感受,继而又继续冷视着冰季,怒极反笑道:“好,很好……我很想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,能在血祭中活下来?”说罢,便掌心朝上,一颗火红的血珠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冰季见状微惊,神情瞬时急转,凝重道:“凝固的龙血?”

    就是为了这滴血,为让自己的冰霜寒蛟图腾得到进化,冰季一度成为穆老利用的棋子。

    只是到最后,冰季不仅没有得到这滴血的力量,反倒被这滴血吸尽了鲜血。

    不过,冰季并没有因此死去。因为君临曾经传给他三式囚龙九变的法诀。

    其实这滴凝固的龙血却并非是真正的龙血,而是穆老从人类和魔兽体内提炼出来的鲜血。虽说其中有一定的龙族血脉气息,但终究还是经过无数鲜血祭炼而来的。

    望着这滴凝固的龙血,圣女与离剑天的脸色也在瞬间凝重了起来,从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绝望吧!你们原本就不是我的对手,在我彻底炼化这滴血之后,你们一定会死得更快。”穆老阴邪一笑后,猛地将血珠吞入腹中,“就让你们见识下最强姿态的我,是如何打破囚龙岛的禁制,跳出这囚笼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,穆老的模样就变得年轻了许多,而且还与穆羽有几分的相似。无论是从长相上,还是气质上,都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冰季、圣女、离剑天三人见状皆是一惊,当下急忙汇集一处,共同警惕着穆老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然而,穆老的举动再正常不过。在模样变得年轻之后,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适应下躯体,看看自己容貌。

    当然,在如此紧急的备战情况下,穆老的举动无非是对离剑天三人的轻视,不屑的神情在年轻的脸上更是难以掩饰。

    又见穆老色眯眯的望着圣女,道:“女人,你可以不用死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已十分的明显,根据穆老的神情与言语,他无非是在想男女之间的龌龊事。

    顿时,圣女颇然大怒,冷哼道:“老东西,你还真是不要脸。”说罢,便是挥掌拍出一条水流之龙,直接向穆老的脸颊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同时,冰季双手掐着诀印,一股冰寒的气息弥漫在这灼热的空间里,这条水流之龙在腾起之际,瞬间凝结成寒冰,为攻击加持了强度,但却又丝毫不影响攻击的软韧度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联合攻击很强,但被穆老仅用一只手就挡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这条水流寒冰之龙寸寸皲裂,而且在瞬间燃起了黑色的火焰,化着一条狰狞的巨龙折返而往,朝向圣女三人轰去。

    冰季见状一凛,猛然往前踏了数步,双臂交叉防护,一层层的冰晶在肌肤上凝结而成,且越来越厚重,瞬间就筑起了一座寒冰堡垒。

    然而,在如今龙血尽燃的囚龙岛上,冰季的防御力量十不存**,不到两个呼吸时间,就已被黑色的火焰全数覆盖。

    “这点攻击就承受不住了么?”穆老的心情大好,当下忍不住大声欢笑起来,就连手中的攻击也是那般的随意,没有半点轨迹可循,“虽然你们跳出了我的计划,但却跳不出这必死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在冰季的防御被摧毁后,离剑天找准机会挥剑而斩,避过黑色火焰的工具,直逼穆老本体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似乎集中了离剑天的全部力量,一剑化万道,分散而围,又在临近穆老的瞬间合而为一。

    霎时,一道雷霆之光惊现,映入穆老的眼中,射进他的胸膛。紧接着,又见无数道剑气往外扩散而发,将穆老身上的衣物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剑天与穆老很近,之间只相隔着一剑的距离,此刻的黑麟剑正抵在穆老的心间。

    只是黑麟剑却没有刺穿穆老的肌肤,而是被两根手指紧紧的夹住,无法推前半寸。

    穆老见状冷笑,道:“原来你还是有点威胁的,可惜还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神色凝重,也不说话,高举着手臂按压而下,一道如柱般粗细的雷霆之光在云层中凝集,轰然向穆老直贯而下。

    穆老抬眼向空中望去,大惊失色道:“天雷?”

    那道雷光的速度实在太快,瞬间就坠落而下,不给穆老留有半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穆老被雷霆之光击中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还不死的话,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离剑天收回黑麟剑,傲然的转身走去,但刚踏上数步,就猛地横剑格挡,接着反冲之力划退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原来,穆老在雷霆光柱的冲击中活了下来,并且还对离剑天进行了反击。

    在雷光渐散,黑色火焰弥漫而生之际,穆老化掌为刀,燃烧着焰剑将离剑天逼退。

    满目的怒火在瞳孔中迫切的跃动,嘴角溢出的鲜血犹如印记铭刻,与胸膛的伤痕完美链接。

    显然,这胸膛的伤痕也是雷霆之力留下的。

    穆老杀机四溢,阴狠道:“我还真是小瞧了你,若不是之前炼化了那滴血,搞不好还真就死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离剑天紧握着黑麟剑,心中盘算道:“那滴血竟蕴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再加上这老东西在囚龙阁炼化过龙之心脏,想要杀他就难上加难,现在他已开始针对我,我还是先离开为好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从穆老身后幻化出一条黑色巨龙,燃烧着熊熊烈焰腾空,探出巨大的火焰龙爪向离剑天撕裂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离剑天思绪正在飘飞,想着如何脱身离去,当攻击袭来时,只能眼睁睁望着而无力阻挡。若不是冰季凝聚出一面冰盾防御,离剑天必然会遭到穆老的重创。

    然而,冰季的冰盾根本就不堪一击,在黑色巨龙探爪的力量下,瞬间碎成颗粒,随后再化作虚无之气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