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那条龙……夺舍
    虽然这条龙只是借助石雕与君临交流,但该有的龙族血脉之威却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也许日天昊是害怕面对,所以就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君临在没有看到日天昊后的第一反应,他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日天昊会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纵然之前日天昊有显露出种种的异常迹象,但只要没有听到他亲口说出,君临就不会有半点的动摇。

    确实,往往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所谓的情意最是考验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发觉么?”那条龙的声音高亢,似乎在为自己见证一场背叛而兴奋,“这种滋味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君临淡然笑道:“我相信日天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……短短时间内,君临已说不下四五遍,且每次的语气都是一样的坚定,丝毫没有流露出怀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是这句话,那条龙就像听了笑话一样,在肆意地吟啸着。曾几何时,那个人也说过同样的话,那条龙也立过相同的誓,可到头来,是那个人亲手封印了那条龙,用囚龙石镇压了千年之久。

    其实,对龙族而言,千年的时间也只是眨眼即逝,以至于那条龙对那个人的恨意丝毫未减,反而日益加深。

    “人类,口是心非,是混沌初开以来最自私的物种。人类扰乱了天地的秩序,妄想踏足神道世界,企图奴役百族生灵,理当从宇宙中彻底灭绝。”

    起初这是对某个人的恨意,最终演变成对某类人的怨念。真不知有着怎样的经历,竟伤得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“而最不可饶恕的,人类表面上对我龙族恭敬有加,背地里却干着卑劣的勾当,窃取我龙族之血,猎杀我龙族后裔。”

    君临无法想象那条龙所经历的事迹,但应该是十分惨烈的教训。

    此刻的空间氛围陡然而转,纷扰的烈焰在瞬间熄灭,一股阴寒的冷气席地而起,卷着细碎的岩石缠绕,将君临悬吊于半空之中,与那条龙的石雕水平相持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心里也明白,之前经历的所谓幻境,都是真实的。我的心正在你的胸膛跳动,还有你左眼融入的蜃珠。”这明明只是一座石雕之龙,可看向君临的眼睛也释放着令人颤栗的寒光,“在这片大海中,原本是有一条蜃的,但它想要吞噬我的血脉,可惜他只是卑贱的物种,根本就承受不住我龙族的血脉,最后就剩下这颗珠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夺舍我的身体?”君临在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听到那条龙亲口说出后,紧张的心跳得就更加的剧烈。

    “不是夺舍你的身体,而是要借助你的身体重生。”那条龙已蠢蠢欲动,君临与他之间的距离只有寸步之遥,“但如果我重生的话,那些人类肯定会重新盯上我。我知道以我目前的力量,还无法和他们抗衡,所以我要借助蜃珠的力量来隐藏自己。然后再找机会,把你们人类全部都给吃掉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那颗蜃珠的作用,那条龙为防止那些大人物看穿他的身份而加以炼制的。

    离的越近,君临所感到的压力就越大,以致连话也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最终,君临被送进了石雕巨龙的嘴里。

    顷刻间,极阳龙炎从巨龙嘴里燃起,直至尾部。同时再借助阴寒的冷气相互制衡,烈焰就慢慢地被寒冰冻结。

    忽然,就在最关键的时刻,一道黑影在冻结的火焰巨龙身上缠绕了周身。随后就听到砰的一声,寒冰紧接着就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见君临从半空中缓缓落地,脸色时而苍白如冰,时而通红似火,身陷冰火两重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条巨大蛇蟒盘踞在君临身前,一对羽翼在背后扩展而开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小虬。”显而易见,这条巨蟒就是小蛇丸子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小虬是那条龙的昵称,他与小蛇丸子在千年前就已相识。

    君临睁眼而望,嘴角弯起阴邪之笑,道:“是你,朱涟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君临已不再是纯粹的君临,那条龙已侵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小蛇丸子吐着长长蛇信,向君临盘行而去,凶狠的目光中满是怨恨之意。

    君临冷笑道: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当年封印你的人可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话说完后,君临猛然吐出一口气血,冰与火之间的转变顿时定了下来,烈焰轰然而焚。

    又见君临抱头俯蹲在地,瞳孔紧缩而满是恐惧,眼中充满着血丝。

    “可恶,事到如今,为何还要做这无谓的反抗,乖乖把身体交给我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由我做主,纵然玉石俱焚,我也不会让你用我的身体去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“朱涟,是你,是你坏我的好事?”

    君临自言自语,两个意识在同一个身体里争执,以致魂海要在瞬间碎裂一样,情绪极度的不稳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,我才有可能再见到他。”小蛇丸子吐出囚龙之笼,并射入了君临的胸膛,“他曾经告诉过我,只要我拿出囚龙之笼,不管在什么时候,也无论生死,他都会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君临大声呼叫道:“快把囚龙之笼取出来,快取出来。他不会出现的,人类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,这只是他欺骗你用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小蛇丸子没有理会君临……准确的说应该是那条龙的话,她目光不移的盯着君临的胸膛,默默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的小老鼠,连你也来与我作对,竟敢背叛我?”那条龙两面受敌,彻底打乱了他制定千年的计划,“你们都得死,大不了……我不要这具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会让你祸害主上,就算拼上老子这条命,也要阻拦你。”日天昊的声音震响而起,坚定的语气犹如定海神针落在了君临的心里,“哪怕你是龙,我也不会惧你半分,老子就当你是条虫。”

    其实日天昊并没有逃跑,而是隐藏在君临得体内潜伏了下来。直到此刻,君临即将陷入绝境之时,不知不觉的冒了出来。或许这并不能解除君临的危机,但至少让君临知道了日天昊的心意,就无须去管事情的缘由如何。

    “卑微的贱种,你们惹怒了我。”君临缓缓抬起了脑袋,狰狞的望向小蛇丸子,笑道。

    而小蛇丸子依旧没有理会,但她等待的心已渐渐焦急了起来,满眶得泪花闪烁,想起了当年的往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