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5章 这是心脏
    烈焰焚烧,热浪冲击,气流紊乱不堪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日天昊所言,此空间的幻境是因蜃气而致,亦或者是气层折射光线而成,那么烈焰焚烧是否就能达到破除幻境的效果呢?

    在君临心里没有丝毫的底气,但除了这种方式之外,就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只见在火焰漫漫的区域中,一条逐渐清晰的道路呈现于君临的眼前。曲曲折折,无限的延伸而下,仿佛是一条正在移动的蛇蟒,要带着君临向地狱走去。

    君临望着这条路迟疑了许久,有种莫名的恐惧涌上了心头,且在脑海中浮现起可怕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场景……尸骨遍野,鲜血逆流凝成黑色的通天之路,是踏上神道天路,还是堕入无间地狱?”

    鲜红的血都凝固成黑色了的话,那这条路必然是沉淀过太久的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,在片许后,君临深吸了口气,迈着稍微沉重的脚步,不急不躁的走在了这条黑色的道路上,就仿佛是踏在无数生灵的血肉上走过一样,每一步都是一个悲惨的经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遭被火焰点燃的空间瞬间变得虚无一片,一眼望去已然是看不到边际,看不清未来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又有了变化么?”君临警惕的瞥着四周,当下又再次燃起了螺旋之焰,“不管怎么变幻,我都会让你在极阳龙焰中无处遁形。”

    果然,在君临手中火焰越燃越旺的同时,虚无的空间在不断的发生着扭曲,仿佛随时都会破裂。

    “熔焰界……界之龙炎。”到最后,无数个螺旋焰凝集出墙壁,并以君临为中心结成界域,“既然能让我重新掌控火焰的力量,那就试试我最强的一招。”

    这招在与黑袍人厮杀的时候,君临曾使用过一次,但那时的熔焰界是借助于幽龙穴强大的龙气而成,与此次所形成的原因截然不同。而且两次所形成的界域状态也是不一样的,这完全是取决于君临所处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里是不是囚龙阁,或者是其他空间也好,既然我来了,就不会任由你摆布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临没有看到任何的敌人,但他知道自己所面对的不是别人,而是那条龙。如果这个时候不用上最强手段的话,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忽然,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空间都在摇摇欲晃,仿如是夜空的星辰坠落,摩擦而生的火焰遍布,热浪之温急升,可却又飘洒着雨滴,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我引起的共鸣么?”君临见状失色,刚激起的界域在瞬间被无故同化,“还是说……这是新一轮的幻境?”

    在火焰的剧燃之下迅速紧缩,呈现在君临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心脏?”君临在看到身处的空间时,顿时恍然大悟,欣喜之意涌上心头,“幻境是被破解了么?”

    说罢,便四处寻找日天昊而去,在这还在律动的心房里,上蹿下跳。然而,君临几乎是将整个心脏空间寻了个遍,仍是没有看到日天昊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这也是幻境?”君临大为失望,在沉疑片许之后,又再次祭血燃焰,瞬间就将整个心脏空间点燃,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心脏,那必然有大量鲜血的灌输。而且这还是龙的心脏,那么,所点燃的自然就是龙血。

    只在顷刻之间,龙血就如同泉源喷涌,在被点燃之后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显然,此次空间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发生变换,而是无尽的龙血浇灌在君临身上,尽情的焚烧着。那个画面甚美,如果只剩下了一种色彩的话,那必然是火焰的颜色。

    同样,君临的鲜血也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“玩火……终究还是引火烧身。”在被龙血焚焰笼盖后,已无法看清君临的轮廓,甚至连动作也静止在了这刻,“要是日天昊在的话,多好。”

    难道君临这是要放弃了吗?听他说的这话,听这话的语气,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想要燃尽君临体内的血,恐怕还需要那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许可才行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魔兽幼崽惧怕龙族之威,但在龙血的强烈诱惑之下,这些还不曾有意识的幼崽难免会遵循内心的需求,起义反抗。

    俗话说,当危及生命之时,任何生灵都是无畏的,会在瞬间超越自身的极限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更何况在此等情况下,一旦活了下来,还能够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确实,一百零八魔兽幼崽反抗龙血之威,只是为了它们自己。如果能够借此机会挣脱君临的束缚,就更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只见君临全身闪烁着金光而现,燃烧着龙血的火焰渐渐暗淡,未然的龙血慢慢渗进君临的肌肤之中。另外,君临臂上的火之印记再现,裹覆于全身上下每一处,仿若激腾而起的龙纹闪耀,在火焰中绝地重生。

    显然,在一百零八魔兽幼崽摄取龙血的同时,君临臂上的火之印记也在吸纳着火焰。

    而且,这火之印记就是束缚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过程对君临而言,就好像从地狱里经历过一遭,更是从精神上进行摧残,无比痛苦。

    所幸君临并没有放弃……是的,君临没有放弃,否则他就算没有被焚尽龙血而死,最终也会被一百零八兽破体而出,全身穴位崩坍而亡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随着无尽龙血的灌涌,这个心脏空间逐步的缩小。慢慢……慢慢地融入于君临的体内,响起强劲而有力的律动之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火焰弥漫的空间也落下了帷幕,接着紧升而起的是浓浓的雾气,除却远处一盏灯火明亮之外,其余皆是朦胧一片。

    君临盘坐于雾气之中,在身上的最后一缕火苗熄灭之时,猛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。此刻,君临大汗淋漓,从他的眼中仍能看到地狱般的场景,是孤立无援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幻境,幻境怎么可能会这么真实?”君临的呼吸声万分的沉重,随后便抬头望了四周环境,“又换了空间么?”

    君临望着那盏灯火,不禁的思索了许久,但最终还是撑地而起,一步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还有什么在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之前的幕幕,对君临而言是致命的危机。不仅是从精神进行摧残,对君临的肉身也同样是折磨。那么,只要君临有丁点的退缩,恐怕早已是随着火焰消散在这空气里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