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3章 蜃景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,在囚龙岛上的所有人都受到限制,实力永远都无法晋升到地境。

    当然,从岛外而来的人也同样会受到限制,除非以你的实力能够无视囚龙岛的力量。而且囚龙岛的力量正在慢慢苏醒,那条龙不知准备了多少年的谋划,终于要付诸于实际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临在踏入那扇血门后,便跌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,看似陌生却又感觉相当的熟悉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这地方像什么的话,君临会毫不犹豫吐出三个字“囚龙阁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里才是真正的囚龙阁。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,一垒垒的书籍竹简,想必就是所谓的功法秘籍了吧?

    然而,这些似乎就只是幻影,只能看在眼里,却无法触碰到手中。

    “主上,是蜃景,这些东西不在这里。”日天昊最为积极,看到如此多的宝贝,怎么还会继续隐藏着不现身,“是经过折射形成的虚景,但这些东西是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状微怔,问道:“什么是蜃景,什么又是折射?”说罢,也用手触碰,且目光四下而探,继续道:“这不就是幻境么?”

    日天昊摇摇头,解释道:“不对,虽然也可以说是幻境,但这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。是光经过不同密度的大气层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,让很远地方的景象呈现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其实君临根本就没有听懂,却表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,继续问道:“那你凭什么说是……是蜃景,而不是幻境,再说这二者又有什么区别,不都是假的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区别呢,这两者的区别可大了,如果是幻境的话,等我们醒来后,这些东西就不存在了。如果是蜃景的话,那我们就可以根据这里的光射角度,还有气层的密度推算出这些宝物的真正所在地。”日天昊一本正经的解说着,且越说越兴奋,恨不得立即就推演出结果,“这些宝贝可是好东西,说不定囚龙石就放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君临听得稀里糊涂,却也分清楚了两种情况的优劣好坏,问道:“日天昊,你真确定是蜃景么?”

    日天昊指着地面,信心十足道:“主上,你瞧见没有,这最底下的宝贝就只折射出了一半,要是幻境的话,怎么可能就弄出一半来,再说了,要真是幻境的话,这些东西我们就应该能摸得到,否则这幻境也太差劲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微微点头,催促道:“那你还不快些推演,尽快找到囚龙石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闻言轻咳一声,尴尬道:“主上,这个……其实老子光学知识不是很好,我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君临顿时无言以对,反问道:“那你可见过蜃景,知道别人是怎么推演的么?”

    “见过,老子见过蜃景,就和现在一模一样,但老子不会推演,主上你可别指望我啊。”日天昊全身都在冒着冷汗,因为他只听过而从不曾见过什么蜃景,但为了保着这些面子,能撑住的还是要坚持到底的,“虽然我不懂推演,但这些宝物绝对是属于我们的,主上,可想要拿到这些宝物,还是得靠你出手啊。”

    君临疑惑不解道:“我?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日天昊说道:“主上你看,这里四周都是封闭的,照理说折射的光是被挡住的,这蜃景是不应该存在的,但它此刻就在我的眼前,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君临摇摇头,问道:“说明了什么?”

    日天昊猛然拍了拍爪子,道:“说明这空间是虚幻的,我们看到的岩壁是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空间是虚幻的?可明明有很强的真实感,反倒是这摸不着的蜃景,日天昊非说是真实存在的。这样一来,总感觉是在颠倒是非,让君临顿时就傻了眼。

    日天昊继续道:“主上,不管是真是假,我们都要到达最终之地,把囚龙石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就在日天昊说明这些后,那虚拟的蜃景正如烟般缓缓消散,且最后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囚龙之石。看其模样,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但石上用鲜血雕刻着囚龙二字,在光芒的直射之下,显得特别的耀眼。

    这是君临第一次看到囚龙石的形状,望其一点点在眼前消散,不禁在心中升起一丝疑虑,问道:“日天昊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日天昊搔了搔脑袋,憨憨一笑,道:“怎么会呢,要是老子瞒你,就不会和你说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叹笑一声,无奈的摇摇头,道:“我们找囚龙石去。”但当刚踏了数步之后,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,问道:“不对,日天昊,我们不是来炼化龙之心脏的吗?”

    日天昊笑道:“那也得先找到再说啦,主上,我们走这边,先沿这个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临不理解日天昊的做法,但在自己也毫无头绪的情况下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相信日天昊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路走下去,虚虚实实,就仿如是一场想醒而不能醒的梦。虽然没有遇上任何的危险,但君临却总是心神不宁。的确,这最危险的处境并不是这处境有多么的危险,而是从根本上就不自知有没有危险,悬着一颗紧绷的心,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“主上,这地方诡异的很,我们可得万分小心啊。”日天昊趴在君临肩头,十分惬意的指着路,“别看现在什么都没有,但这里该有的宝贝,一件也不曾少过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后,就越发肯定日天昊有事隐瞒,但经几次询问,日天昊都答非所问后,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就如这次一样,只依照着日天昊所指方向前行而去。

    日天昊继续说道:“主上,你是不是有很多的疑问啊?”

    君临眼中闪过一缕精光,但却面无表情,道:“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,以前来过?”

    日天昊敷衍般笑道:“我怎么会来过这里呢,这里可是那条龙的地盘,虽然老子身上也生有龙鳞,但本质上还是一只魔鼠,不对,老子也是人。”说的同时,目光一直都贯注着君临的神情,见君临似乎并不是很相信,继续道:“主上你要是不信,老子可以对天发誓,要是我来过这里,就……就被扒皮抽筋,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日天昊对自己也够狠毒的,这样的誓言可比死还要可怕万分啊。光是想想那扒皮抽筋,断子绝孙的画面,都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君临抬头望了一眼,悠悠然道:“可这里……好像看不到天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“嘿嘿”笑道:“好像是哦,那主上你就当老子没说,我们找宝物去。”

    然而,这一路上走来,各种宝物琳琅满目,景致秀色可餐,但这些尽是些虚幻之景,用日天昊的话来说,这就是蜃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