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光的背后
    然而,当君临与梦小姐正处于重逢的喜悦中时,一阵地动山摇颠簸而起。整个囚龙阁似乎像是要坍塌了一般,而且让人有种莫名的燥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囚龙阁乃至囚龙岛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水火相融,一层层的灰朦之气笼罩着整片大地。

    “主上,这是什么情况?”日天昊最为敏感,稍有一点动静,就逃不出他的感官,“好像有宝物出土了?”

    确实,日天昊所说不错,在茫茫的囚龙岛的大地上,鲜红的血液如山泉般喷涌,从地底而出,汇聚成了一条条的河流。

    但从上往下,在高处俯瞰的话,就会发现这条条的河流,实则是一条条的血管,将整个囚龙岛贯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……龙血正在苏醒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,龙血想要彻底苏醒,是需要一定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龙的心脏,刚才的摇晃就是心脏在律动,现在平稳了下来。”圣女回答道。

    君临问道:“那龙的心脏就在囚龙阁了?”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或许,只是这囚龙阁里构造怪异,除了一条长廊外,就再找不到其他的通道与门路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插嘴道:“对了,梦小妞,你是怎么进来的,怎么不见小丸子?”

    虽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感应到小设丸子的气息,但是日天昊还是期望能够见到对方。

    圣女没有回答日天昊,继续说自己的话,道:“据记载,囚龙阁有六层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,目前只有三层,呈人字形,上窄下宽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又插了一嘴,解释道:“就和金字塔一样,越往上等级就越高,估计宝物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囚龙岛没有任何宝物,就算有也被人给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反驳道:“不是有龙的心脏么?”

    君临点点头,道:“还有囚龙石。”

    圣女反问道:“囚龙石?”

    其实并没有很多人知道囚龙石的存在,除却君临与日天昊外,就只有当年的那条龙和那个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圣女接声问道:“什么是囚龙石?”

    君临本想要告诉圣女,但却被日天昊抢先了回答。只是日天昊并没有告诉圣女详情,只是含糊其辞的糊弄了一番。

    日天昊答道:“囚龙石就是一块石头,特别硬,比这里的墙壁还要硬上十倍,若是被砸中的话脑袋肯定开花。”

    如此的回答,显然是日天昊不想暴露囚龙石的存在,也就是说,他对这个圣女还存有怀疑,不完全的相信。

    君临听日天昊如此说道,当下便明白了其中用意,随后将话题一转,道:“我们要赶在穆老前头,不能让他拿到心脏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说道:“主上,我隐约能听到心脏律动的声音,还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君临反问道:“下面还有空间不成?”

    圣女说道:“六层囚龙阁变成三层,原来另三层是被埋在了地底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道:“那我们下去。”

    然而,这二人一兽说完这些话后,君临与圣女仍旧抱在一起,日天昊趴在君临肩头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探视着圣女的气息转变。

    “这气息明明就是梦小妞,可老子为什么会有种不祥的预感?”日天昊心神极为不宁,在黑暗中直视着圣女,不敢有半点大意。“管你是谁,只要敢阻碍老子,当着主上的面,老子也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显然,日天昊是忽略了与圣女的实力差距,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与君临有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临与圣女手拉着手向长廊深处走去,直到尽头被阻挡了去路。

    原来这是一个密封的空间,没有任何的出入口。

    “是死路,我们若想离开,只能靠自己打通一条路来。”圣女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却令日天昊惊慌失措,这不是又要凿洞了么?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日天昊的疑心又加重了几分,认为这是圣女故意在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君临似乎察觉到了日天昊的情绪,便没有让日天昊再去凿洞,而是自己祭着囚龙棒砸在了岩壁上。

    虽然囚龙一棒的力量很强,但君临也只是使得岩壁产生震动,连裂痕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岩壁太坚硬,非特殊手段不能凿开。”圣女在说此话的同时,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日天昊一眼,“或许用锋利的刀刃可以割开。”

    顿时,日天昊感到有把利刃悬于身前身后,进退两难,因为君临还在挥舞着囚龙棒。

    “主上,你留着点力气,让老子来。”日天昊这样做是有有一定考虑的,如果到时有敌来袭,而君临处于巅峰状态的话,就不至于那般的危险。

    君临停下手中的棒子,笑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说罢,便把囚龙棒指在岩壁的一个位置处,继续道:“这个地方,要凿开会简单许多。”

    日天昊顺着囚龙棒爬到岩壁上,用爪子轻轻刮动了一下,道:“主上,老子觉得还是使用刀剑枪戟比较帅气,这棍棒是出家人用的,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君临眉头不由一紧,感觉日天昊是话中有话,在暗示着什么。但君临却出奇的没有追问下去,而是自己在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圣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我要去哪里弄刀剑,或许离剑天的黑麟剑很适合我。”君临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懂剑?”圣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懂,但日天昊懂。”君临很坚定的问答道。

    圣女摇头笑道:“剑有道,想要懂剑需要天赋……还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头道:“我最不缺的就是天赋。”

    然而,在这话说出的话时候,君临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废物头衔。

    忽然,一束光芒映入君临眼前,伴随着岩壁坍塌之声,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照理说,坍塌一面墙而已,根本就不至于声响震震,除非在这光芒的背后隐藏着秘密。

    “终于见光了。”圣女用手挡住照射而进的光芒,嘴角露出一缕不可察的微笑。

    君临却直视着这道光一言不发,囚龙棒的龙纹在光芒下浮现出虚影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我有种感应,它在召唤我。”君临的目光转移到囚龙棒上,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圣女问道。

    日天昊抢在君临之前回答道:“我也有感应,是心脏,是心脏在召唤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其实日天昊根本就没有感应,而他之所以这么说,完全是因为怕君临在圣女面前藏不住秘密。

    君临继续道:“跨过这道光。”说罢,便迈步向着光芒走近,继续道:“就在这道光的背后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囚龙棒上的虚影在光芒中越加的活跃,仿佛随时都会冲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